雖然《把哥哥退貨可以嗎》在台灣的票房與口碑不如預期,但就我個人的觀感而言,我看得很爽,就如同你長期在看我寫的影評一樣,就算不是篇篇好文,但你依然看得很爽那樣!


泰國曼谷身為全球一級的國際大都會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只會自慰式地喊自己很國際化、事實上卻啥都不像話的台北市請去呷賽,而且一定要呷官方唯一指定、兩岸一家親的中國非洲豬瘟豬的賽),每年造訪泰國的國際觀光客人數(最新統計3,500萬人次)老早就遠遠超越台灣的總人口數了,走在曼谷的大街上,放眼望去、錯身而過的西方人淹腳目,你有時甚至會產生究竟是身在歐洲還是亞洲的錯覺(若身旁剛好沒有那些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加上正在夜店的話,更是),綜觀以上,泰國政府根本不必唬爛「貨出去,人進來,泰國發大財」,因為,泰國一直在吸納全世界的人才,當然,包括影視與廣告產業(如果你看過泰國的電視廣告,就知道不是讓你笑死就是哭死),在電影方面,打從1999年正宗版的《幽魂娜娜》以降,直至2018年的《把哥哥退貨可以嗎》,遑論2017年的《模犯生》根本完全治霸全亞洲,也就是說,泰國的電影工業足足領先台灣19年。


在台灣,撇除守著民視和三立八點檔的阿公阿嬤、看中劇的本宮(我沒興趣看也沒看過半套,我只知道我周圍充滿許多雞掰的嬛嬛)以及瘋韓劇的歐巴,其餘的都已經在迷泰劇的卡噴卡~台灣人之所以迷泰國電影與泰劇,除了大部分都有一定的品質之外,最重要的是 ─ ─ 明星,百分之90以上皆為混血兒的明星,亞洲僅此旗艦、媲美好萊塢級數的「親和力」的明星!在泰國,人們視生出一個混血兒為「發大財」的機會,因為明星的門很窄(哪像台灣,阿貓阿狗都可以),所以只要能當上明星就「保證賺」,此外,由於泰國人種也是被歸類於「矮黑人」範疇,因此更渴望藉由優生學來洗基因,他們要洗也很容易,因為只要出個街就有「滿滿的大平台」的各款式的白人貨色等著被挑選,各大經紀公司也索性順勢推出各系列的混血兒來因應潮流,而且說也奇怪,泰國的混血兒,十個有九個都是帥哥美女,那九個都跑去當明星,反觀台灣的混血兒,卻是十個有九個都是妖魔鬼怪,剩下的那一個好看的即使當明星也不紅;至於親和力,泰國明星越大牌的越像路人,要親要抱要簽名要合照要留Line隨你便,只要你能遇到還敢開口要,不像台灣一堆阿撒噗滷的藝人若被認出可能還會擺臭臉跟你說:「不好意思,這是我的私人時間,不方便!(他們只有要屎尿時才會說方便吧)」或是中國藝人會跟你嗆聲:「中國台灣金馬獎!中國,一點都不能少!」抑或韓國明星只能透過「使用者付費」的模式買票去參加見面會才會被看見!順帶一提,《把哥哥退貨可以嗎》的男主角Sunny前陣子才剛和泰國電影公司的員工一起來台灣員工旅遊哩!(親民到讓人必須戴易利氣磁力項圈,因為都「硬」了啦,堅定支持追看到肩頸硬梆梆啦)


哥哥Sunny和妹妹Yaya是一對混血兒(真實生活裡的兩人也的確是),有個只有稱謂名詞卻從沒有過互動動詞的法國人父親,於是兄妹倆自幼便由母親和舅舅拉拔長大,接下來在成長過程中,哥哥很弱,妹妹強死,然後哥哥就拚盡全力要斬斷妹妹所有的桃花好讓自己好過些,最後妹妹終於遇見真愛、泰國和日本的混血兒尼坤,而這也將是兄妹倆的最終戰。


《把哥哥退貨可以嗎》是一部直來直往的電影,它直白到就像楊繡惠臉不紅氣不喘地大吼「阿桐伯久固勇」那般不怕人探聽,兩小時的片長,前一小時是瘋狂的喜劇,後一小時是喜劇的哀愁,工整的悲喜劇,可惜細節卻不完整,例如前一晚兄妹倆才剛吵完架,隔天一早妹妹卻突然出現在醫院看眼科,編導沒有交代吵個架干眼睛啥屁事,但看病樣又像是做雷射手術,無論如何,顯然原由是被剪掉了;而在原生家庭這條線上,那個法國人父親從頭到尾沒有現身過,他無聲無息無影無蹤到讓兄妹倆就像是由母親無性生殖生出來的,耶穌基督,她真的不是聖母瑪利亞,至於舅舅更是荒唐,他在接近尾聲時,竟然平地一聲雷已經變性為阿姨,我們對他的心路歷程一無所悉,他的角色定位也是虛無飄渺至如過眼雲煙。


即便有瑕疵,但瑕疵,不正代表有血有肉的寫實?!寫實,代表有人性,人性,代表有溫度,所以我恨透人類不斷研發三小AI機器人想去取代真正的人工,你有想過那會剝奪多少人的生計嗎?若機器人真的那麼啵兒棒,那為何一級精品仍堅持「純手工」?!尤甚者,人類不斷想去「打擾」火星更是罪加一等,地球快被人類毀滅還不夠,如今還肖想移民去火星再毀滅另一個星球,真心希望真有火星人趕快來把地球打下來先!恁娘咧!我在扯鈴喔~我是要講本片忠於泰國社會的寫實啦!不管是異國戀、家庭觀念或者變性,三者皆為在泰國流轉已久的脈動文化,例如兄妹倆的母親在看到兒子的成績單時,對著兒子大罵:「英文竟然考零分,你還是混血兒耶!(她根本不在乎他的父親是法國人,而法國人的英文能力普遍都爛透了)」母親在得知女兒交往的對象是泰日混血後,開心地對女兒說:「妳跟我一樣愛用外國貨!」哥哥以「母舅」(跟台灣的習俗一樣,這在婚禮時是要坐大位的)的身份陪同妹妹去跟親家母見面,席間,談論到兄妹倆的父親,妹妹欲輕輕帶過,哥哥卻冷不防地一刀見骨:「妳怎麼不說是爸爸拋棄我們?」再說到變性的舅舅,所有我能想到的可能,便是編導刻意安插這個梗來博君一笑(雖然令人錯愕也不好笑)並藉此突顯泰國的社會現象。上述的電影橋段與台詞確實都正在泰國發生,相信我,我很懂泰國!


泰國不僅是觀光大國,更是創意天堂,片中那隻圓滾滾的貓頭鷹和妹妹在浴室裡的對手戲,在電影史上前所未見,我只能說叫我看一百遍,我就能笑一百遍!(邊發誓邊胸口碎大石)


兄妹倆的親情戲實在非常好哭,諸如妹妹私下拜託友人錄用失業的哥哥、因怕增加哥哥負擔而主動幫哥哥準備給親家母的禮物、出嫁後甚至將房子過戶給哥哥,這一切原本都是妹妹出於對哥哥無私的愛,但當受施者是一個落魄的人時,還是一個理應照顧妹妹的哥哥時,這份愛,瞬間變成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小時候被妹妹當成偶像崇拜的哥哥,卻連自己最愛的棒球運動都輸給妹妹的哥哥,這個當哥哥的可想而知的自卑感宛如墜入黑洞,倘若這個黑洞有一個超越科學不該存在的盡頭,那麼它將名叫 ─ ─ 自大。


兄妹倆各有一雙眼睛,他的那雙在凋謝,她的那雙在盛開;他眼中投射的是悲憤,她眼裡溢滿的是不捨;他一直在自找麻煩,自找那些未曾遭遇過的新的麻煩;她始終在處理善後,善後那些不想再有過的新的搞頭;不論美夢是否真能成真,或許,他們都無法原諒自己相信夢想,也無法原諒那些試圖粉碎夢想的人......


同場加映隱藏版畫皮:



話說Gino是拿泰國天王Sunny的照片去當整形範本嗎?因為Sunny整張臉都是如假包換的!



李若彤也是跟泰國天后Yaya撞臉,但沒有誰拷貝誰的問題,因為前者出道太早,後者整張臉也都是如假包換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馬可 的頭像
李馬可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