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唬爛《陌生的孩子》之前,請允許我「大發雷霆」一下先:吼 ~ 吼 ~ 吼 ~ 不酥胡 ~ 奇檬子不噹 ~ 一整個大暴走!


台北城被木馬屠城了嗎?人咧?星期天下午1點45分這款老少情侶 + 合家歡兩相宜的場次,信義威秀放映《陌生的孩子》的廳院,竟然......賣不到三分之一的席位!更可怕的是,人數之少,我都聽得出有幾個觀眾在擤鼻涕哩!這般光景我早在出門前便料到,只是這種成功的預言讓我更難受,我知道我的安潔莉娜裘莉雖然是地球最強、最辣、最騷的好萊塢狐仙,但若單純以她掛頭牌的電影真的很不好賣,可也不應該讓我在1點38分才急忙出家門 將忠孝東路的分隔島當柵欄跳 衝過AA相連到天邊的新光三越 向信義威秀狂奔 準時1點45分抵達影城二樓販賣部後 挖咧老天爺,竟還能夠劃到J排7號絕佳視野的「天票」!!!我多想因為出現「滿」字而必須看下一場,或者因為觀眾太捧場而買到A排的「爐主票」冒著頸身分離的生命危險靠夭著看安姬也甘願吶 ~ ~ ~


謹在此最後一次向各位我認識的格友以及從沒浮出水面的潛水客們心戰喊話:看慣安姬當大奶寶打摔的人,請即刻前往電影院觀賞《陌生的孩子》裡的她截然不同的面貌,演技足與火辣的身材匹敵;厭惡狐仙的女性朋友,拜託ㄟ,懇請賜給她一個洗心革面的寶貴機會,只是去電影院看一下而已咩,她不會吃掉妳的男人啦!況且,再扯遠一點好了,牛年將至,十二生肖裡狐狸沒排到名次,所以根本不用擔心會犯沖煞到。以上,謝謝!


《陌生的孩子》英文原名為《Changeling》,這是一個難以用中文能完整表達意涵的貶抑詞彙,我想這樣解釋好了,「貍貓換太子」夠簡單明瞭吧!這個英文單字講白一點正是符合此意。看到寥寥可數的觀影人數後,我一直有個想法,倘若片商將電影真取名為《貍貓換太子》的話,既親切又達意,說不定能一舉吃下濁水溪以南廣大的可愛阿公阿嬤們這個大票倉,反過來賣贏大台北地區柳!


是的,這部電影的中英文片名早已開誠佈公跟大家把故事講開了,完全不賣關子,它就是一部你看片前已有心理準備大概會扯出什麼鬼,可是看完後仍舊會被愛哭鬼上身,淅瀝嘩啦想要趕緊和朋友分享的爽哭劇情片。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十年後的1928年3月,安潔莉娜裘莉飾演一名獨立扶養九歲大兒子的總機主任﹝她上班時的傢俬有趣極了呢﹞,年代保守、女子皆須溫良恭儉讓、加上單親媽媽的職業婦女身份,她的苦許多人知道,卻不一定碰得到﹝奠基在妳夠幸運﹞,光是如此背景已具備了「催淚」的前戲,於是乎,她後來如何會把孩子搞丟、孩子不見後的心路歷程、轄區的腐敗員警與貪官污吏搞出一隻貍貓硬要她接收等等,我們馬上能隨之入戲感同身受,威力之強大宛如核爆彈﹝包括安姬與觀眾兩者在內﹞。


身為克林伊斯威特爺爺近年的導演作品,無論是2003年的《神秘河流》或是2004年的《登峰造擊》,《陌生的孩子》與之相較後,很明顯失色不少,處理人性險惡交相賊沒有前者的力道,女性與大環境拚鬥的不服輸刻畫雖沒有後者循序鋪陳來得激勵沸騰,但時代不同,倒可以公道自在人心,問題是,《陌生的孩子》本身的故事性原本就較薄弱,甚至幾乎是母親一人的獨角戲,它雖具有懸疑性的賣點,可是流於支線的體系,在與主線脫離又不能讓結局與觀眾「相遇太早」的克難情況下,這是先天不足的後遺症,免驚,安潔莉娜裘莉硬生生用她過人的細微肢體語言與臉部抽動線條將這沉重的把子扛起來了,免於後天失調之虞,我們純粹就是看她「」準沒錯。


演員部分的確彌補了劇本有限的發展性。安潔莉娜裘莉想拿影后的企圖心有多旺盛?光看2007年已經拚出了一部《無畏之心》,今年再接再厲拿到最會捧出帝后的克林伊斯威特導演作品的女主角通行證足以證明,雖然《無畏之心》最後無緣殺進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五強名單,但長眼的影迷都看到了,她不是只能當落翅仔去《女生向前走》。《無畏之心》裡的她大肚救夫,到了《陌生的孩子》則是捨命救子,同樣救至親,同樣有淚水,重點來了,當你正懷疑兩者有何差異性時,你就犯了大錯了,安潔莉娜裘莉就是能夠同中求異端出不同的表演菜色給大家聞香。誠如前文提及《陌生的孩子》處於壓抑的20年代,女性面對男性與社會給她的地位皆是卑微的,因此,遭逢噩耗時,仍舊得力求鎮定保持不疾不徐的口條,即便是哭戲,都是從極度抑制進而咬牙切齒,這點便與《無畏之心》裡的21世紀女性的嚎啕大哭南轅北轍。



另外,還有好消息與壞消息各一件絕對要向大家報告,先說說好的吧,那便是好萊塢的「劉雪華」正式誕生了!小時候看過瓊瑤連續劇的朋友應該都曉得雪華阿姨那兩注有如水龍頭的淚腺開關自如,甚至可以應導演要求,在說到台詞的某個字時掉下淚,喲呼 ~ 安潔莉娜裘莉做到了啦!當她向警局的頭兒懇求繼續尋找兒子的下落時,熱淚雖盈眶,卻硬是ㄍㄧㄣ到結尾的「Please」才讓「右眼的一顆斗大淚珠」隨著這個單字的脫口而潸然滑落,分秒不差到準準準,這真是太神奇了,安姬!至於壞消息嘛,請各位睜大眼睛注意開場戲安姬起床時,她現實生活中左手臂上的偌大刺青並沒有被粉完全蓋過去﹝有擦粉卻欲蓋彌彰﹞,本片最好不要入圍奧斯卡最佳化妝的技術性獎項,不然臉就丟大了,這......這真的沒辦法緩頰啦!



再來聊聊這位一直很會演,卻總是被忽略的女演員艾美萊恩﹝Amy Ryan﹞,這始終是獨立製片咖的無解宿命。此女星去年曾憑《失蹤人口》裡的毒蟲母親一角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此後又沉寂了一段時日,如今在《陌生的孩子》裡飾演安潔莉娜裘莉在精神病院中同病相憐的病友,極其有限的戲份,展露了無限的存在感,角色的定位猶如1999年全美熱賣、湯米李瓊斯與艾許莉賈德主演的《致命追緝令》中向艾許莉賈德解釋「一罪不二罰」的獄友Roma Maffia﹝中文尚未定名,游走於大銀幕與小螢幕之間已久的資深女星﹞,她們都是女主角在受難時助其一臂之力的活菩薩與心靈導師,而戲外,我衷心祝福她們,也希望各界影迷對於這些不靠外表真正用心在演戲的專業演員給予多一些的注目禮。



在約翰馬可維奇方面,牧師一角雖也是關鍵人物之一,但礙於劇本主要還是集中在女主角身上著墨,牧師的重要性似有被淡化之嫌,許多時候牧師與母親之間的對手戲讓觀眾看不到任何火花,漣漪該起未起,兩人的交手頓時可有可無,甚或徒生累贅之感,敗筆之處不言可喻。


鋼琴的主旋律配樂功不可沒,隨著安潔莉娜裘莉乘坐的電車淡淡然地駛過,跟著她下車的步伐幽幽然地掠過,一快一慢,動輒得咎兩面不是人的酸苦味,誇張點,觀眾都聞得到,坦白說,影片一開場的樂聲著實讓我的心情立刻被鎮壓,鼻頭震了幾下,我很不想每回看完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後都要用心痛來形容,可是,心,真的不安靜。



兩個小時又二十分鐘的片長並非時時緊湊,但感人的故事架構、優越的演員表演、扣人心弦的環節、峰迴路轉的結局絕對綽綽有餘來滿足喜歡看電影的你,或許當你聽完安潔莉娜裘莉教育兒子的座右銘後,便會驚覺,原來,我們的抱怨總是比感恩多一點,我們的惰性總是把努力比下去,我們的懦弱總是勝過勇敢,追根究底,我們的失望一直在暗地訕笑僅存的一線希望:


不准找架打,打了就要堅持到贏了為止!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202 封面故事專欄》。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