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的權力造就極端的腐敗,而腐化的程度端視權力集中的多寡而定。


魏晉南北朝時期盛行清談之風,政事就這麼地隨著這些士大夫的紙上談兵起舞著,繁榮與沉淪間隔在言論中的與否的微妙一線間。從悠久的中國歷史演進來看現今的大千世界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會發現這些朝代經歷過幾千年的洗禮後,人類的智慧並沒有跟著時間而演化,不可思議的是,原來不管身為哪一個種族,為達〝目的正確〞的終點,所使出的非議狡黠手段放諸四海皆準,人類確定是有別於禽獸的高等智慧生物嗎?或者智商總趕不上一己之私的飛快腳步?


已經忘記多久沒看過好萊塢出現如此睿智激辯式的〝清談〞電影,有別於伍迪艾倫雅痞式的無病呻吟,以及歐洲美化環境式的曲高和寡,《權力風暴》帶來的是更貼近大時代的寫實,一針見血地暢談政治、媒體、教育主宰著生命的脈搏能否繼續跳動,人說生命是脆弱的,倘若不堪一擊的成因來自於為滿足不干己事的私慾,那麼這寶貴的一命還真是荒誕無稽。


嚴格說來,由勞勃瑞福自製自導自演、集合戲神梅莉史翠普與人小志氣高的湯姆克魯斯的《權力風暴》不是一部〝政治正確〞的電影,若對美國政壇略有關心之人,絕對會認為這部電影幾乎淪為民主黨的發聲筒,處處顯露攻擊主戰派共和黨的斧鑿(PS. 本屆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的初選競爭者之一的希拉蕊柯林頓學生時代正是不屑共和黨贊成越戰而倒戈至民主黨),尤其上映檔期剛好卡在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熱身前夕這敏感時機,無怪乎即使明星名氣之大,但偏激的劇情已讓本片的票房提前宣佈死刑,全美竟吸金不到二千萬美金,情況就好比台灣的民進黨與國民黨兩派誓不兩立的支持群眾,更何況還要從其中一派裡去挖出會進戲院看電影的人,真的難如登天。


撇開兩黨政治的生硬話題,《權力風暴》不啻是難得的佳作,雖然勞勃瑞福試圖以三段故事分線來行進,見絀的導戲功力時有所見,幸好絕妙的劇本與梅莉史翠普依舊有如神祇的方法演技掩護了短處(光看梅姨的表演已值回票價),否則,沒有人會願意花一個半小時進行一場宛如洗腦之旅。


2001年發生的911事件,今年即將邁入第7年,美伊戰爭仍讓中東地區烽火持續蔓延,美國大兵至今死了三千多名,這數目還在往上竄,而傷亡人數會攀升到哪個程度,卻是掌握在主事者的政客手裡,坐在清幽的辦公室中,新戰略只要輕鬆地一聲令下,這吆和聲隨即震如嘎響地傳至戰地前線,管它別人的囝仔死不完,政客的地位便是踩著這些血軀扶搖直上,而無遠弗屆的媒體則是最佳幫兇。



追根究底,政客原是更高層級的推銷員,藉由媒體這工具來廣告新產品(新戰略),有良心的商人兼顧售後服務,奸商卻只在乎賣得出去就好,賣越多賺越多(官位升越快),結果就是受騙民眾賠得越莫名、死得越冤枉。


政客問記者:「妳想打贏這場反恐戰爭嗎?」記者震懾地啞口無言,她的思想是反戰,奈何現實是早已宣戰多時,美軍仍在浴血,她能說不想來反駁嗎?既然終將一死,光榮勝利的戰死總比棄械慘敗的冤死來得有價值。政客丟出這個驕傲自大的問題,記者的答案注定要被吃定,政客問得冠冕堂皇,我們聽得咬牙切齒。


政客不斷游說媒體,媒體不斷催眠觀眾,永遠只有第三手資訊的觀眾還能相信誰?政客?媒體?或是回歸本位的自己?三者息息相關的食物鏈,觀眾被壓在最劣等的底層。



教授試圖扭轉有意從軍的兩名學生的想法,才發現原來學生把他年輕時加入越戰的英雄事蹟視為表率起而傚尤,教授一句:「我是被徵召而不是自願從軍。」頓時打破原有美好的表象。參戰不英雄,英雄更不是為戰爭而生,一消一長的拉鋸,讓信心動搖的差距有了兩倍的落差。


嘗試失敗總比不嘗試好,若結果是一樣的呢?至少我們努力過。令人不忍卒睹的是,換成是嘗試戰爭總比不嘗試好,若結果是可預期的失敗呢?這戰爭是否還值得去嘗試?頭頂的問號等待著有識之人去解開謎團。


政客要上位,媒體要收視,教育要同化,戰爭要勝利,進階的方程式為 ~ 不計代價!


 


馬可話唬爛:



勞勃瑞福這位帥福伯(相較於另一位福伯哈里遜福特而言,他當然要加上帥字以示區分)的演藝之路雖然導與演並行,但在我眼裡,無論是導戲功力或表演層級皆遠遠不及他的外表來得吸引人,我們可以想像公認的帥哥布萊德彼特老來就是這副模樣。即使1980年的《凡夫俗子》一片讓他登上奧斯卡最佳導演寶座,我還是認為可能是28年前正值帥氣的外在迷惑了廣大的奧斯卡影藝學院會員而屎到,而在演技方面,永遠是美國式新好男人弱不禁風的書生樣,看看傳世名作《虎豹小霸王》裡站在保羅紐曼身旁的帥福伯,像個剽悍的賊嗎?



喔,瞧瞧梅莉史翠普那眼神銳利的抿嘴神韻,就明白為何我會多麼崇拜梅姨了!看過我之前文章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對於梅姨的愛可比海之深、天之高,若仙界有表演藝術這門派,她這戲神絕對是掌門人。


自從1985年首度與帥福伯合作經典之作《遠離非洲》後,闊別多年終於再次聚首本片,雖然兩人沒有任何對手戲,但一導一演的唱和,仍讓我不禁懷念起在《遠離非洲》中,帥福伯為梅姨親手洗頭的萬千繞指柔絕世畫面啊!



阿湯哥,他會賠錢(《不可能的任務III》賠到片商派拉蒙從此和他老死不相往來)、他會告人(誰敢說他是gay就告誰,從妮可基嫚、小潘潘到現在的凱蒂荷姆斯謠傳都是幌子),最駭人的是,他還會失心瘋......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165素人影評專欄》。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