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心醉於《愛‧從心開始》的遲暮之戀,那麼你必定會心碎於《愛你到最終》的堅貞誓言!


如果你受教於《舊愛找麻煩》與《男女生了沒》的把貨奇招,那麼《愛你到最終》會向你驗證它真的有效,而且不管這個妹有多老!


由《艾德伍德》的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馬丁蘭道與《再見愛麗絲》的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艾倫鮑絲汀領銜主演、以《愛情三選一》嶄露頭角的伊莉莎白班克絲與亞當史考特友情客串的《愛你到最終》,於【2010 高雄電影節】﹝耳邊又傳來陣陣菊姐催促的聲音﹞映演時暫譯為《愛,依然》,這部電影完全看不出是身兼編導的Nicholas Fackler的處女作,無論是雕塑到一個極致的幻彩光影,或者操弄於股掌之間的分割畫面,在在顯示出初生之犢嘸在驚的膽識,更重要的是 ─ ─ 劇本,理應平淡的故事,卻爆出驚奇的結尾的劇本。因此,請你跟我這樣說:「皇天在上,本文在前,《愛你到最終》我發誓我一定會去看,因為我相信李馬可推薦的絕對不會讓我失望,就算後悔,也只能怪我自己為何要對李馬可滿口海誓山盟的甜言蜜語死心塌地,所有咒怨,與人無尤!」


《愛你到最終》是一部會讓人深感遺憾的電影,內外皆同感的電影。於內的劇情,從直衝雲霄的甜蜜蜜,急轉至直落谷底的苦哈哈,這分明不是一部可以讓觀眾與其觀影當下的心情「好鬥陣」的電影;於外的市場,2008年便殺青的電影,對於只能藉由不斷參加各大國際電影節來賣片的獨立製片而言,賣得出去,是緣分,吃閉門羹,鼻子摸著得認份。你可能很難相信《愛你到最終》遲至2010年九月才勉強擠上北美地區的奧斯卡熱季秋季檔,而且還是小規模的限定廳數放映,既沒票房加持、看來也無奧斯卡黃袍加身機會的電影,在台灣,若有大發佛心的片商願意發行,當然,就得有請你趕緊前去各大出租店的影音架上挖寶。


艾倫鮑絲汀與女兒伊莉莎白班克絲舉家搬遷至某個小鎮上,屋子就座落於馬丁蘭道家的對面。某天,艾倫鮑絲汀無意中在超市裡的一角瞧見在那兒當服務人員的馬丁蘭道,獨自坐在超市裡的休息區的座位上,全神貫注地拿著筆在紙上畫著畫,此情此景,看在羞紅了臉的艾倫鮑絲汀的眼裡,宛如為一見鍾情的愛意下了最佳註解:認真的男人最帥氣!偷窺的女人最嬌氣!就是那一刻,就在天雷勾動地火的那一瞬間,艾倫鮑絲汀決定主動向馬丁蘭道提出邀約,自此,兩人訴說了這則愛的故事,而寡婦與王老五的愛情能否結出理所當然的甜蜜果實?正是這個「問號」,著實讓我嚇了一大跳,更是你非得一看的必要!


我不敢斷言在我看來《愛你到最終》那充滿爆炸性的驚人收尾,是否具有堪稱前無古人的原創性的資格,但它的確入圍了第26屆美國獨立精神獎的最佳新人作品劇本獎,這是不爭的事實,而我也是在看完本片後才得知這項消息,更加映證《愛你到最終》的好看度的客觀性。


兩位老牌金獎巨星的演技撐足了整部戲,不用擔心、無須懷疑,什麼都不必想,當一部正確的電影襯上讓人放心的演員時,所有你必須做的,就只有打開心房去擁抱這部電影,然後跟著他們去愛情、跟著他們去悲情。角色設定的「準點性」,就如同德國人向來對全世界自豪他們的火車絕不誤點般,既討喜且討好。尤其是男女主角舉手投足的小動作那份不著痕跡的細膩感,絕對是要縝密著你的心思去投入體會箇中滋味的無價珍寶。親愛的,請撇開你對在影史經典《大法師》裡飾演被魔鬼附身、會口爆綠汁的琳達布萊兒的那個瀕臨崩潰邊緣的母親的刻板印象,艾倫鮑絲汀不是只有受驚﹝非授精啦﹞媽媽的斤兩,她,可是很會演的!


讓我看得渾然忘我、愛不釋手的橋段實在多不勝數。例如艾倫鮑絲汀初次見著馬丁蘭道時,是如何表現傾心崇拜的亢奮之情?答案為讓手中捧著的大把零食掉落一地、讓看愛慕之人看到出了神的自己被女兒從幻夢﹝春夢也不為過﹞中喚醒,身心離散式的日常幽默便足以令人發噱不已。


男女主角的首次正面交手,卻是在男方家裡疑似被闖空門的情形下,男方從起初單方面的憤怒,到女方解釋不請自來地進門原因後的釋懷,直至最終男方尷尬地向女方自我介紹,之後她率先伸出友誼之手,他面帶靦腆的微笑也伸出手回應了她,相信我,你肯定可以從兩人十指交握的那一剎那,感受到他們想傳達給觀眾的那種無法訴諸文字的感受,毫無疑問,是蘊含感情與感動的感受。



雖然這株愛苗的萌芽看似皆為女方在主導灌溉,甚至因為男方的車子報銷,所以第一次的晚餐之約的交通工具都是由女方負責,但即使顛覆了「男主外,女主內」的常規,女方卻也仍適時地做球給男方Score:「你挑個約會地點吧!」女方的知所進退,彌補/掩飾了男方的拙於應對,其脫軌的過程得出此不死的結果論:無所謂前鋒或後衛,會得分的球隊就是好球隊!


臨到約會前才想要抱佛腳的男人,自身奇差無比的經驗值無以為靠,能想的、能做的只有求助於週遭:
「吻她。」猴急的男路人。
「就算你很想,也不能吻她。」矜持的女路人。
「去市區坐馬車,讚美她的鞋子。」天真的女路人﹝傻不傻不知道﹞。
「你要表現得好像她不重要似的,女生看你不在乎,才會更想要你。」當老江湖的男路人講得滿嘴全是泡沫時,我們彷彿聽到在《舊愛找麻煩》裡,邁克道格拉斯對馬修麥康納諄諄教誨的兩性哲理:男女權力的高下之分在於 ─ ─ 誰比較不在乎對方!



電影逼近尾聲時,畫面色調頓時由溫暖的昏黃轉化為冷冽的陰鬱,使用調色盤來增減煽動劇情轉折處的調性氣氛實不足為奇,但偶一見之仍是分外誘人,除非你是色盲,否則鐵定能立刻心領神會一觸即發的手榴彈即將被拉栓引爆,而當你被轟炸後,再去回想電影前半段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所說過的每一句話,你會發現事事、句句皆有跡可循。


這段愛情的發酵期,只維持了聖誕節前的短短一星期,時間的長度,並非評斷愛情的濃度的唯一度量衡。小時候愛看《格林童話》的女孩,長大後自然而然便成為嚮往「找到真愛,永遠幸福快樂」的女人,這是艾倫鮑絲汀的遠景;獨居的馬丁蘭道,孤零無依的難解死結,就好比所棲身的那幢老宅,有著一扇像他一樣一把老骨頭的難開的大門,或許時而俯首興嘆:「我也許一輩子都浪費掉了。」或許時而喃喃低迴:「因為我不想再孤單一人。」這是馬丁蘭道的晚景。


即便愛情過了發酵期,微薄的希望猶存,它正進入熟成期......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304 素人影評專欄】。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