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娜姊命帶衰夫嗎?不然蓋瑞奇怎麼會在與娜姊歡好之時,幫愛妻拍了一部「鬼遮眼」的《浩劫妙冤家》?而在被娜姊休了之後,當年那個令人絕倒的絕世好導演﹝簡稱:絕導﹞蓋瑞奇馬上一整個都回來了啦!!!


我 ~ 我的 ~ 我的老 ~ 我的老天 ~ 我的老天爺 ~ 我的老天爺吶 ~ ~ ~《搖滾黑幫》根本就是《兩根槍管》與《偷拐搶騙》的第三部曲嘛!若錯過《搖滾黑幫》,那就好比缺了一角的拼圖,你永遠沒拼出完整的蓋瑞奇,足可謂「月若無恨月長圓」吶 ~ ~ ~


蓋瑞奇最會的就是「聚沙成塔」的技巧,將大堆頭煮成「大鍋菜」,沒有啥主配菜之分,每一口都爽口回甘:《兩根槍管》是賭徒、毒販與毒梟的追逐戰;《偷拐搶騙》是鑽石爭奪戰的瞎攪和;《搖滾黑幫》則乾脆「集敗類之大成」於一爐,大夥兒鬥陣擺爛,爛就爛成爛泥巴,好一幅讓人看得吱吱叫的爛咖風情畫呀!



這一次《搖滾黑幫》的局設在英國倫敦的土地開發許可證上,湯姆威金森〈Tom Wilkinson〉飾演一名善於炒地皮的黑幫老大,這名老大的政商關係之好,連俄羅斯的角頭都要先來向他拜碼頭討甜頭,束脩便是奉上七百萬歐元另加一幅外借的名畫,當然,蓋瑞奇的電影裡,錢總是會「長腳」,畫作自然也不會安分乖乖躺在牆壁上任人觀賞,接下來,就是看老大的心腹馬克史壯〈Mark Strong〉、吃裡扒外的會計師譚蒂紐頓〈Thandie Newton〉以及混混傑瑞德巴特勒〈Gerard Butler〉如何與俄國佬角力周旋。


所謂的英式喜劇和美聲美氣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再怎麼誇張,大部分仍只是耍耍嘴皮子,有色曖昧頂多點到止乎禮,想像大於實境,因此,我們永遠不會看到《美國派》裡可以拿來自慰的蘋果派,諸如此類演到讓你瞑目的「死胡同」出現在英國,路一旦走絕了,瓶頸就是意料中之事,難道還要拿馬桶當後庭花來搞嗎?扯遠了。但說來說去,英國電影的小眾市場宿命,看來在咱們的有生之年裡是無解了,即便為蓋瑞奇作品湊上布萊德彼特操著嘰哩呱啦的吉普賽口音於全英賣翻的《偷拐搶騙》又怎樣?在台灣也是難逃一死,更甭提《搖滾黑幫》索性連院線都免了。


蓋瑞奇金正揪古椎耶,我一直認為此人除了是我在之前的《險路勿近》裡提過的,柯恩兄弟是他的祖師爺之外,他更是美國已逝名導勞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在英國的另類傳人,勞勃阿特曼作品的特色清一色都是眾星拱戲,以輻射狀的多線敘事開展,而這些線環環相扣,最終再像釣魚般一口氣收線拉上岸,但偶之我們會覺牽強,或許這是大師「漏勾」,蓋瑞奇則完全沒此陋習,一方面他有青壯年的腦子與活力,風格貼近英文字母尾數世代,另一方面,無論是交錯或交叉,他實在太有能耐把「複雜」處理得宜,你絕對不會看到霧煞煞,反之,引人入勝到欲罷不能。



於是乎,譚蒂紐頓慫恿傑瑞德巴特勒去搶俄國佬準備賄賂湯姆威金森的錢,錢到手後,傑瑞德巴特勒再把這筆錢當債償還給湯姆威金森,轉個身,湯姆威金森又把這筆錢拿去當市議員的封口費,這麼解釋較Easy:A叫B去死,B就真的跳下去了,結果B竟大難不死,卻被C接殺,就當C暗自竊喜時,背後又跳出一個D敲了C的後腦杓並幹譙「最該死的正是你」!



《搖滾黑幫》究竟有多「凍頂」?吼,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破掉其中一個小梗渾身才自在。畫作不翼而飛,湯姆威金森氣急敗壞指使小弟們趕緊去把畫生出來,這時,馬克史壯﹝本人的超偶﹞趁機給屬下來場機會教育,用賞巴掌的方式敵人才會乖乖招供,像噴泉一樣說個不停,用不著太暴力,一巴掌就能把他們送回童年,聽話得很,說時遲那時快,馬克史壯向當中一枚小弟反手使出「掌心雷」後得意地說:「瞧,他以為回到小學了。」另一枚嘍囉無辜地嚷嚷:「可是他沒唸過書耶。」﹝罐頭笑聲ing﹞



梗斃的是,全球影迷心目中雄性荷爾蒙過剩的傑瑞德巴特勒,在本片裡的爆炸性演出鐵定把你的眼睛看脫窗,犧牲到連佈滿橘皮組織的屁屁都開花了,保證讓你笑到忘記《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在哪裡!整部電影在傑瑞德巴特勒與譚蒂紐頓尬舞時來到了最高潮,時空彷彿倒轉回《黑色追緝令》裡約翰屈伏塔與烏瑪舒曼大扭「阿哥哥」的光景,事實上,無厘頭的層面更有《阿珠與阿花》的蜜拉索維諾與麗莎庫卓女女排舞的影子,總之,光是這場戲就值得你立刻衝去出租店把這部片抱回家,而且片尾上字卡時,千萬不能給它按Stop,有ㄍㄧㄣ必有得。順帶一提,片中兩名俄國人在車上互比傷疤的橋段,沒錯,分明是在向《致命武器3》的梅伯與蕾妮羅素致上最崇高的敬意。



唯一的敗筆,大概是不脫隱晦的種族歧視色彩,蓋瑞奇就是有這項不治之症的老毛病,英國在變,倫敦變得更兇,元兇何人?蓋瑞奇的答案是:暴發戶的東歐人。英國的黑幫,在蓋瑞奇眼裡,似乎始終保持著「可愛」......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221 素人影評專欄】。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