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屆金馬獎和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這是我在寒流來襲、瑟縮著身體窩在昏暗的電影院裡欣賞《投名狀》,影片開演大約五十分鐘後已於內心發狂喝采的口白。尖酸刻薄如我,能在影片尚未進展到一半便讓我有種想起立鼓掌的激動,放眼海內外,就算是已鍍金掛保證的電影都不一定能打動我,更何況是一部華語片?!



如果說李安是全世界華人電影圈的驕傲,那麼陳可辛絕對有資格坐二望一!我承認,《投名狀》的成績讓我對陳可辛刮目相看,此後也會另眼相看(PS. 難怪吳君如人前人後把陳可辛捧上天,甚至甘願沒有名份幫他生了個女兒,這個男人值得)



綜觀陳可辛之前的作品,即使佳評如潮、為當年九七大限而拍的《甜蜜蜜》;或者首部進軍好萊塢卻失利的《情有千千結The Love Letter》;轉型詭異奇情的《三更之回家》;甚或歌聲壓過人聲、歌唱勝過演技的《如果‧愛》,戲法不管如何變、情愛不管如何兜轉,總讓人感覺〝聲勢〞倒不少,〝味道〞卻沒那麼好,更別說我會對《投名狀》有啥指望,有趣的來了,《投名狀》不只讓人有指望,確切點,它讓人看到了無窮的希望,尤其揮灑兩軍對峙時的屏息以待、貼身肉搏時的血肉橫飛、槍砲弓箭齊發時的血脈賁張,所有的場面調度看不出是一位所謂以文藝小品聞名的導演之作,如果說1995年的《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Braveheart》都能讓反猶太且即將過氣的梅伯捧回奧斯卡最佳影片並拱上最佳導演的寶座,那麼陳可辛的《投名狀》沒有理由無法循此路線在華人市場發光,更重要的是,請記得,這部片是華語片,沒有好萊塢大片廠傲人的銀彈攻勢,卻拍出可媲美好萊塢電影的氣勢。



1870年,時局正值太平天國內亂滿清政府,各地紛紛起義,朝廷只得不斷平亂。龐青雲(李連杰飾),一名戰禍下倚賴裝死而苟活的將軍(此時已隱約點出此人本性,也與影片其後口口聲聲喊著:「士兵不可餓死,只可戰死」的自己自相矛盾,把荀子的人性本惡之說表露無疑),途中巧遇蓮生(徐靜蕾飾),美其名雖是巧遇,卻也〝有心〞地把握這溫存的良機,戰後身心俱疲的他說:「不知道是蓮生熬的那碗粥或是蓮生這個女人讓他有活著的感覺。」正所謂食色性也,粥與女人餵飽也填飽龐青雲的身心,這是人性,但其後在得知蓮生是兄弟的女人後,仍罔顧倫常地與之偷歡,便是獸性;舒城一役,龐青雲以老大之姿強調自己是帶頭的,擱下兄弟為之貢獻大批土匪群眾賣命的功勞,稱王的司馬昭之心顯而易見;期間,順利攻城後,砍殺姦淫婦女慶賀的士兵,於理,是軍紀,於私,卻又反撲自己的作為,難道違背四書五經搞兄弟的女人,自己本身與被搞的女人就不該浸豬籠?!蘇州城叛變事件,於先,禁錮兄弟,於後,為謀求往後戰事的勝利,不惜跪求挽留兄弟,這又是另一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無恥;直至最後為保兩江總督的官爵與霸佔兄弟女人的私心,而出現誅殺兄弟的惡行也不令人髮指了。龐青雲徹頭徹尾地演繹了「衣冠禽獸」這句成語的字義(PS. 題外話,很想說說覺得他是啥星座卻又怕引起公憤,但不說又不快 ~ 天蠍座)



趙二虎(劉德華飾),一名大字不識幾個、卻無心眼的土匪首領,他深愛蓮生(只差一紙婚約)、照顧弟兄(無論是攻打南京勝利發餉給昔日底下的匪幫或者發糧給談和的蘇州城降軍),如此鐵錚錚的硬漢,大口喝酒(並且不忘安置酒杯敬死去的弟兄)、大聲說話(名言:「當匪,我們要當最大的!」),從裡到外的坦蕩蕩,就算慷慨激昂地為蘇州城四千名降軍生死而對著官場出身的大哥龐青雲心戰喊話:「人無信是畜牲。」也敵不過被回敬一句:「兵不厭詐。」的現實心寒。趙二虎在亂世入匪類是為求溫飽,當然能體恤民意;龐青雲在亂世入官宦是為求爵祿,當然是一徇己私,這就是市井與官僚最諷刺的差別。兄弟情義被斬斷、心愛女人被奪愛、大難臨頭還惦記呼喚著兄弟之名,趙二虎刻骨銘心地演繹了「被賣了還幫人數錢」這句俗話(PS. 題外話,可能是牡羊座)



姜午陽(金城武飾),一名天真過了頭的死忠換帖,一切依大哥為馬首是瞻,誰是大哥誰說了算,問題是,雖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但並非天下無不是的大哥。從開頭與趙二虎兩人的患難與共,到以龐青雲為首結拜投名狀(PS. 聽過弒血為盟、神明前斬雞頭,至於殺個陌生人來見證結義之情則是前所未聞,聽說典故源於《水滸傳》,不好意思,我不愛唸書孤陋寡聞),口中不斷念念有詞:「大哥是對的。」其中的大哥對象頓時移轉,觀看蘇州城敵軍無條件開城投降事件,今日若趙二虎仍是大哥,姜午陽勢必也會贊同發糧,但大哥信念的洗腦已足以完全矇蔽當初圖溫飽的簡單意志。姜午陽注定是個可笑又可悲的人物,當發現大哥不可告人的姦情,到必須手刃大哥的天人交戰與人格分化(「兄弟殺我兄弟者,必殺之」的投名狀誓詞言猶在耳),姜午陽天真無邪地演繹了「在純與蠢之間擺盪」的浮萍(PS. 題外話,可能是射手座)



當哈利碰上莎莉》,碰撞出愛情火花;當兄弟碰上利益,碰撞出鬩牆不義!


外人亂我兄弟者,必殺之;樂必同樂,生不同生,死必同死。投名狀就如同婚約,不是簽署同意便能高枕無憂海誓山盟到永遠,一旦理念不和,那誓言薄如蟬翼、輕如鴻毛、廢如紙張,一折一揮一撕便可銷毀。


色字頭上一把刀,利字頭上一把劍,刀劍刺破了真偽,當我們發現人性本惡的真相時,人性本善則成了一個夢想的烏托邦!


當道義放兩旁後,是非已無以名狀......


 


馬可話唬爛:



當影評們一面倒地海誇李連杰演出大突破的同時,我只能解釋角色衝突性的確有突破,這是劇情的走向塑造,但說真的,我看不到演技突破在哪,一樣的101號表情,有時唸口白的當下,那副正義凜然的模樣,我甚至會搞不清是《英雄》裡的無名鬼上身,還是《霍元甲》重出江湖鬼打牆。



永遠的偶像劉德華在本片才真叫演技躍龍門,我不明白為何影評非得要貶低華仔和金城武兩人的角色被模糊淪為配角,難道這又是所謂的專業角度?慶菜他們去講啦,誰叫我不專業。論戲份,三人平起平坐;論性格刻畫,劇本在這方面原本就較薄弱,沒有任何人被突出,當然,也沒有誰被壓後,這時,就最容易論出演技斤兩,華仔無論是在自己原本大哥頭銜被摘下的落寞、或者面臨被清兵欺壓導致必須聚集匪幫弟兄告別家人從軍的掙扎、以及眼看自己弟兄在戰場前線即將被橫掃的激動、期間遭受大哥無情地以鐵鍊軟禁的仰天長嘯、最後面對官場敵手想拉攏他入夥背叛兄弟的偽善,種種情緒轉折已達出神入化的境界,這是身為華仔忠實影迷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他的情真意切,唯一的遺憾便是惟獨華仔被配音(PS. 讓我趕了一脫拉庫的羚羊),若要從李連杰、劉德華、金城武三人中推舉出最佳男主角,華仔當之無愧,真心的,絕無先入為主。



當金城武從出道時的迷人內雙鳳眼,到今天眼皮一暝大一吋蛻變為勾人外雙娃娃眼時(PS. 沒有任何影射,純粹闡述事實,粉絲別卯起來譙我),我只看到他帥的程度以倍數成長,至於表演方面,我從來就不計較,想當初我還遺憾他因種種因素而沒演成《臥虎藏龍》裡的羅小虎,才被張震撿到死魚,雖然不難想像金城武在喊羅小虎的名言:「她是我的女人。」時,可能和張震一樣會讓戲院裡的觀眾笑傻,但至少他美化畫面的實力可比張震好太多囉!



影評都讚徐靜蕾是中國演技派女演員,但我只看到她在《傷城》裡是被修飾過的花瓶、在《投名狀》裡則是被醜化的破布娃娃,或許,是劇本與角色之故吧?!總之,我對她了解不深,不便多加評論。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