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40年代的清純可人,到80年代的風華褪去,歷盡滄桑仍舊是一名美人 ~ 王琦瑤(鄭秀文飾)。


頂著上海小姐美名,「美」字吸引了男人,即使大部分男人曇花一現,最後仍有個人願意站在燈火闌珊處。


生命中的五個男人,有一生的知交(程先生,梁家輝飾)、有椎心的至愛(李主任,胡軍飾)、有先上車的留後(康明遜,吳彥祖飾)、有後補票的詐婚、也有生命的代價(老克臘,黃覺飾)。


等愛的女人往往都是容易受傷的女人,她死守上海大半輩子,人生隨著上海灘的興盛衰敗而有了不規則的起伏曲線。等待不等於能等到真愛,她為愛而生,也為愛而亡。


她說她被男人玩弄,玩弄她的男人卻也剛好都不得善終。男人為了美色而接近她,她為了得到呵護而工於心計,這是一場對稱的愛情交易,無所謂誰玩弄誰,「玩弄」只是大環境下處於弱勢的女人為求自保的說詞,眼見她自己結局的慘痛下場,究竟孰是現世報?


王琦瑤若是聽過《臥虎藏龍》裡玉嬌龍的至理名言:「愛就愛了唄!」這句話,我想她就不會因為得知至愛一去不回的消息後而猛烈地撞牆自殘哀號。



每個男人都向她許了承諾,李主任說要和她結髮一輩子;康明遜說等他事業有成會回來給她和女兒一個名分;就連忘年之戀的小夥子老克臘都因迷戀她的女人香而答應會照顧她下半生。唯一沒有許諾的程先生,卻是真正守護她一生的男人,他和她一樣都在等待,不同的是,他等到一個無言的結局,而這份等待是明眼人一看便知的咎由自取,等待是否值得?對於王琦瑤這個女人而言,她能獲得程先生不求回報的等待,人生至此已然無憾,但她的無憾卻是程先生終生的遺憾。


程先生痛心昔日愛慕的那朵清蓮王琦瑤已不復見,只好將那份形象寄託在細心保存的照片。相較於王琦瑤身邊的男人輪番達陣,程先生的愛雖偉大卻又顯得渺小地可悲,終使他在王琦瑤不顧一切貪戀老克臘年輕肉體並沉溺於過往無法自拔時,送給了她一句:「人家有的是時間,妳還有時間去忘記他嗎?」程先生到此終於恍然大悟他與王琦瑤之間真的只是〝永遠的朋友〞。



上海凋謝又綻放,王琦瑤一生卻像是朵夜來香更勝清蓮,男人在夜晚來臨,而她為男人只散發一夜的香氣~~~


昨日是黃花,今日的好景也不保證能常在,得不到的是真愛,得到手的是錯愛!


金錢的揮霍,由奢入儉難;男女的情愛,由愛入恨易!此恨雖綿綿無絕期,卻恨不出個所以然......


 


馬可話唬爛:



「關錦鵬親手殺了鄭秀文!」這是我看完本片後,終於明白為何當初鄭秀文撐著病體,苦熬了一年半載,用盡心力,甚至〝親頭〞連撞四次牆的駭人表演,卻換來惡評如潮的感想。


若以表演層次來看,既然鄭秀文都可憑有如在演她自己的《孤男寡女》入圍最佳女主角,何以演技大突破的《長恨歌》會全軍覆沒?問題首推關錦鵬的導戲手法真的遇到了江郎才盡的瓶頸。我雖然沒看過原著,但單憑跨越四十個年頭、加上與五個男人的情愛糾葛的劇情就可以想見,想要把所有細節濃縮在兩小時內,根本是天方夜譚。於是乎,我們每每只看到鄭秀文與她的每個男人才剛相遇,下一個鏡頭便直接〝帶上床〞;於是乎,我們根本還來不及記住眼前所要呈現的是何年何月,下一個鏡頭已看到〝嬰兒轉大人〞〝少婦變棄婦〞〝童顏變鶴髮〞;於是乎,每當觀眾的情緒才剛隨著鄭秀文醞釀即將爆發的內心戲而悸動時,導演馬上腰斬跳接,給了一記當頭棒喝,澆完冷水當場陽萎;於是乎,就在關錦鵬把鄭秀文與男人們拍成不斷〝親嘴來,上床去〞之後,我看不到為愛執著的王琦瑤,只看到一個猶如〝潘金蓮再世〞狼虎之年的女人!


我承認我是鄭秀文的粉絲,但這不影響我的嚴詞批判,我非常肯定鄭秀文在本片的演出絕對有拿影后的實力,就算最被人詬病的口音我都不認為那是問題所在,難道每個上海人都說得一口流利無鄉音的北京話?即使有粵語腔調又如何?都不能全然否定她的表演難度與深度,要刮鄭秀文的鬍子之前,請先把關錦鵬的刮乾淨。



本片對於梁家輝的著墨並不亞於鄭秀文,程先生與王琦瑤事實上是一體兩面,愛得深沉也愛得心痛,差別只在於他睡過的女人遠不如她睡過的男人來得嚇人。關錦鵬給梁家輝在本片的表演空間之大,甚至讓我有種錯覺到底《長恨歌》是為誰而唱?



胡軍無論是當官時的成熟男人味,或者落魄時的骯髒尿騷味,信手拈來在在令人如沐春風。



吳彥祖沿襲《門徒》的一貫模式:帥氣依然,演技也依然......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