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問權貴何處有?


牧童遙指帝寶村!


希望金城武永遠不會看到這段新聞畫面,真心的。


不分男女老少,我想,金城武是台灣第一美男子的事實幾乎已成全民共識,大家愛惜金城武的心,並未曾因他的父親姓金城,而自我矮化成皇民餘孽,並非往自己臉上貼金,而是時值今日,台灣早已無分族群,悲情的是,國際化,甚至還是連勝文的第一主打歌,或許,〈愛的主打歌〉才是依珊想聽到的唯一歌曲吧......


雷根總統遇襲時,身為共和黨的他,在被送進手術室前,問了他的操刀醫師是哪一黨,雷根說:「我可不希望自己死在民主黨黨員手裡。」醫師說:「今天的你對我而言,只是一個我將全力救治的病人罷了!」言畢,雙方都笑了,即使雷根的胸口尚有子彈在內。


21世紀已過了將近四分之一甲子的台灣,戰哥卻是譙親兒的對手「渾蛋」,親兒的娘則是扯著顫抖的高七點五度﹝八度有瓶頸﹞的嗓門吆喝著親兒的對手是「墨綠」,極盡所能否認對手曾對親兒的醫療貢獻。此時,再回文至雷根,我們將不禁要埋頭深深悲嘆:雷根卸任有多久,台灣民主的腐化時間,便是多久乘上十倍,萬幸,那不是一萬年......



由於連勝文的曾祖父連橫的傳世鉅作「鴉片有益論」,我們終於得以撥雲見日、醍醐灌頂,原來:「鴉片戰爭」根本是顛倒是非、竄改歷史;李碧華在寫《胭脂扣》時,根本毫無所本,否則,她怎會描述如花因吞鴉片殉情而亡?


感謝連勝文的參選,若非他的慷慨赴義,我們不會知道他的曾祖父的過人先知,我們更無從瞭解自己所學與常識認知有多低能,甚至失能。


有鑑於連氏家族的貢獻,我們身處的時空皆頓時彷若如花之名 ─ ─ 如夢如幻影,若即若離花~



倘若天若有情,怎會有689投出馬英九?


倘若天若有情,怎會讓我們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噴油?


倘若天若有情,怎會讓連勝文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到成為台北市長候選人?


倘若天若有情,《追夢人》的結局劉德華怎會死死昏昏去?


這個世界的確不公平,但老天若真有眼,能否恩賜我們一個眼前的希望,因為我們再也不想聽到李慕白的懦弱之言了:「耐心點吧,秀蓮!」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