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幾天前,在MSN上與中學時班上的班長聊起天來,該說是無傷大雅的問候吧,我想。


忘記最後一次見面是曾幾何時,即使每天在線上看著對方的暱稱,彼此也許久未曾讓兩個方框連線,飛速的網路傳輸變得如此遙遠,咫尺也天涯。


 


在台灣時的每個求學時期,我沒有幾個好同學,可能是冷漠的一張臉、或許是尖酸的一張嘴,總之,那是黯淡的歲月,是會識愁滋味的少年、是會強說愁卻不是為了賦新詞的年代。因此,到現在我仍不解為何到了國外溜達反而有了新解,我沒變,改變的只有身邊不再是黃種人的嘴臉。


班長是一個功課優品行佳的好學生,不巧,我恰恰反其道而行。兩個不同世界的學生怎會同行是一個問號,同樣水平坐在同一條船上理應才是正道,所以我很珍惜這段同窗之誼。


嚴格說來,當時在班上他也稱不上是我真正的好同學,頂多是能多聊上幾句的同儕,我愛說話,但找不到傾聽的知音,那他是知音嗎?也不算,有人願意聽我說話我就沒齒難忘,這也是如今我會保留他的MSN帳號的唯一理由。


我們的聯絡有一搭沒一搭地斷斷續續,出社會後見面次數更是寥寥可數,然而,他卻是我這個電腦小白的顧問,買新電腦請他幫忙灌東灌西、電腦中毒請他幫忙重灌,如同我的電腦的園丁,但就是不會互灌對方生活苦水,他的話還是少得可憐,我們的交集仍是平淡如水。


他有阿宅的能力,卻沒有阿宅的行為,認識15年來,他身邊的女友一個換過一個,環肥燕瘦如數家珍,我會聽說他失戀,但從沒看過他失戀的落魄;我會又看到他的新女友,卻從不知道舊情是何時了結。


 


他在MSN上約了我週末夜吃飯,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提出邀約,以往見面的場景則都是我家裡的電腦螢幕前,以及事後在某家餐館酬謝他。


7:00PM,在Bistro 98碰了頭,四樓的迴轉壽司「夢海賊」幸運沒客滿,對於「吃」方面一向好說話的我們便一股腦地往壽司吧台坐去。


看著一盤盤壽司轉啊轉,我們的對話沒有隨之起舞熱絡。


「最近好嗎?還是在政風處?」我先開了口,這是慣例。


「是啊,你也還常出差往歐洲跑嗎?」他隨我的話題反問。


「我們都老樣子,工作一樣,就是年紀與外表變了。」的確是〝老樣子〞,我心裡苦笑著。


「你哪有變,還是瘦不拉饑,我才臉腫巴豆又凸。」他會說笑了。


經過幾巡百無聊賴的談天配壽司後,話鋒突然一轉。


「你有那麼多外國朋友,可不可以介紹幾個給我妹認識?」他殷切地問著。


「可以啊,我之前不也常找你出來和我那些外國朋友social,只是你很難約就是了,怎麼會問這個?要介紹男朋友嗎?她喜歡吃西餐喔?看不出來ㄟ。」我話匣子一開就似連珠炮停不了。


「我發現她只喜歡跟女生在一起,幾乎沒有異性朋友,也不喜歡和男生說話,而且她個性比較內向,想說讓她多認識不同國家的人可以幫助她走出去。」他面有難色語重心長。


聽得出來他說得很含蓄委婉,但任誰也嗅得出來他妹是蕾絲邊。


「走出去?走去哪裡?走去國外就能改變她的性向嗎?都什麼時代了,她都幾歲了,蕾絲邊又怎樣?你不用擔心她啦,都快30歲的輕熟女了,她會照顧好自己的。」我劈頭就破了他迂迴在喉頭說不出口的梗。


那一刻,他詫異的表情,我永難忘懷。他沒多接口,我們接著繼續吃壽司、吃甜品,直到八點半,他那大學剛畢業的新任小女友把他接走去看瓊斯。


 


目送了小倆口之後,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往頂好商圈內的暗巷走去,腦子空無一物,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遠,也顧不得是否會走到仆街,最後,我走到了延吉街附近,腦海忽然閃過熟悉的「85 Lounge」一價喝到死的招牌,何不獨自享受或者說自我荼毒一下單飲的苦悶與暢快?!


一個念頭,我在吧台前磨蹭到凌晨12:00AM整,醺然起身,出店走人。


踏著凌波微步,既然都已走到延吉街,何不乾脆直接走回市政府?!


一個念頭,我往東走過國父紀念館,望著右前方101的霓虹,邊走邊望邊高歌起「開始飛吧」。


漸漸老去,還飛得起來嗎?


歌聲,掩不了我的遺憾......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ig lady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Bubblegirl<wbr>
  • Marco:
    人就是活得很怪~我們在當下 還是會想起或預設"過去&未來"式
    我們的改變 是一天一天地累積~變得有時真認不清自己
    我是被動地活著~被動被命運推動著~
    高興?快樂?滿足? 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要得很多~希望 能達到我所向要的目標
  • Eric
  • 哇恭馬可ㄚ....班長那青澀模樣....怎能與馬可的VOGUE風采相抗衡ㄋㄟ....
    偶本來是要說班長那土樣....但是後來想想好像不太好啦....希望班長不會看到偶這樣的形容
    鴨????.....唔湯啦.....偶最擔心的就是要與大哥哥或是大姊姊一起同樂....因為會吃不消
  • Eric
  • 這位班長的外貌....似乎...好像....有一點....年輕ㄋㄟ...
    如果馬可不明說的話....偶還以為那是馬可的助理或是小跟班咧....Ahahhaahha
    偶發現....這幾年....好像也不年輕了....莫說外表...連心境都老陳了許多.....
    雖說...偶而還是會催眠一下....但是....好像也沒太大的作用....哇摳連ㄚ....
    下次要喝酒....記得找偶....偶只是要喝酒...不是要陪酒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