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自認為法語超脫了拉丁語系而躍身為全世界最美的語言。


法國自認為高盧人即使身高不如人仍是全世界最優秀的民族。


法國自認為電影即使賣埠賣不過好萊塢卻無法抹煞身為全世界第八藝術的發源地。


以上前兩項見仁見智,但若真談到電影,普羅大眾的印象似乎乏善可陳到只剩「巴黎」。當法國電影意識到再也不能用「浪漫浪到漫死你」來餵食影迷時,1994年盧貝松拍出暴力經典的《終極追殺令》並順勢捧紅大銀幕處女秀的娜塔莉波曼,但該片的血統卻不純正,畢竟英語發音、紐約背景,我們始終不認同這是法國片。時至2000年,終於拍出一部《赤色追緝令》向世人宣告法國不是只出產帥哥,她也有尚雷諾這款面惡心善的硬漢;法國不是只會談情說愛,她也會殺人;法國不是只能巴黎,她也可以好萊塢。


2007年,《微笑標本》乾脆跟我們嗆聲:「老美有《沉默的羔羊》,我們也有《微笑標本》對幹,君不見茱蒂福斯特不也曾客串《未婚妻的漫長等待》開口說法語?!法國一定強!」的確,《微笑標本》真的真的強死了!



《微笑標本》主要描述某個夜晚,兩名失業者到將其解雇的工廠塗鴉洩憤後,飆車撞死一名路人,意外發現死者身旁有個裝了200萬歐元鈔票的袋子,貪念一起,毀屍滅跡。同時同地,警方發現有小女孩被製作成人體標本,其死樣與裝扮宛如80年代風靡女孩間的安娜貝娃娃,就當警方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卻又發生另一樁小女孩失蹤案件。究竟這幾起事件有無關聯?便是本片要玩給觀眾看的戲碼。


雖然《微笑標本》沒有全球熱門影集《CSI:犯罪現場》來得細膩,對於死者的解碼或兇手的指紋來歷空有後者影集的輪廓卻過於迅速解套,重要關鍵甚至出自於一名菜鳥女警探之口;又或者,同樣握有200萬的贓款,《微笑標本》給予貪念之人的轉折篇幅沒有《險路勿近》來得精采,差別似乎只在於歐元與美金的幣別之分。但這些瑕疵都在抽絲剝繭的緊湊過程後令人了無遺憾,或許這是影迷已先入為主本片來自文藝過了頭的法國,在期待不高的情況下過分解讀被衝擊的驚喜吧?


這是一部很難被翻拍成功的電影,光看裡頭眾多的平行線:工廠塗鴉、車禍、肉票、拿到贓款的人後續銷贓的動作、菜鳥女警探的背景、兇殺案嫌疑犯的動機等等,我們便了解只有原著小說才有辦法把複雜的情節處理得到位,就算《沉默的羔羊》的金獎導演Jonathan Demme來拍也不見得會拍得比本片導演Alfred Lot來得好,這是不爭的事實,更何況《微笑標本》本身的故事結構真的比《沉默的羔羊》更扎實,我知道有些人怕被幹譙而不敢大聲承認其實《沉默的羔羊》沒有想像中那麼棒,還很有可能被安東尼霍普金斯與茱蒂福斯特兩人許多時候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心理喊話喊到夢周公去,我懂我瞭我一直都知道,所以大家不用擔心《微笑標本》會有此觀影障礙,本片的節奏就像釣魚一樣,給你一個餌,也許餌沒那麼肥美,但你整個就是心癢難耐想上鉤。



《微笑標本》是女性自覺反諷男性沙文的電影,它不僅僅是以女性警探來當主角,就連警察局長都是女性。例如任職幾十年的男性警探的推理能力既然不如女主角,索性就無恥地剷除異己把女主角排除在小組之外,而藉口更是愚昧到把責任往局長身上推,坦白說,這部份的鋪排有點牽強且草率,難道這名男性警探真是笨到不曉得自己羅織的謊言有多容易被戳破?虧他還是在重案組的咧。我只能說或許編導極力想要替女性在職場上所受的不平等待遇平反,但手法卻拙劣地讓人覺得倘若現實生活中的男性都如片中這種傻大個兒,那我還真的看不到女性有啥好委屈的,因為對手實在太好對付了。



最狡黠又詭異的環節莫過於兩造兇手正面對決,上演三方黑吃黑的橋段,有人窩裡反、有人想報家仇、有人卻單純只為了追回自以為屬於自己的錢,無論如何,沒有一方是乾淨的,骯髒的包括了這筆鉅款。電影把這個章節拍得扣人心弦,前一刻,我們膽寒於人類的劣根性;下一秒,編導馬上轉個彎兒讓我們玩味於是否會出現有人開得了槍、下得去手後的非命下場。那場面陰得教人如坐針氈。



類型電影總會讓人提出疑問:「兇手的動機在哪兒?」這是無解的宿命。《微笑標本》卻淡化了反方,而反向思考倒推回去正方緝兇的動機有多大?動機又因何而起?這觀點增加了本片的價值與可看性也著實有趣多了。從交待女主角的養女身分,再到女主角救出受害女孩就像實現了自己當年對同伴的諾言,電影雖只利用回顧的影像輕輕劃過,可畫面會說話、觀眾有長眼、幕幕入心扉,編導顯然是成功的。


當然,再如何懸疑驚悚,甘草人物永遠不會缺席,這絕對是SOP的一環。片中每個中年男子似乎都曾是女主角的母親的入幕之賓,但母親那股熱愛生活、寵愛孫女的活力四射的生命力,我們絲毫看不到千人騎、萬人壓的中年婦女該有的下賤樣兒,取而代之的是我們恨不得也有一個會讓人感覺「明天會更好」的風騷媽咪哩!另外,電影看完後,眼尖的觀眾還會發現一件事:Google大神連歐陸這塊大餅也吃下來囉!



身為一名擁有雙胞胎女兒的單親媽媽的警探,不堪回首的童年陰霾加上女兒的父親根本不知自己有女兒的荒謬,如此痛苦的人生、如此痛苦的女人,她之所以能心細如絲視人所不能視悟得案情線索,足以支撐故事有了合理的解釋,相較於受害女孩微笑死法的痛苦,她活生生的痛苦更不人道,就在找到真男人、破了案之後,上帝最終開了另一扇快樂的窗得以繼續呼吸新氧。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