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我唬爛電影的人一定都聽我說過「若仙界有表演藝術這門派,那麼梅莉史翠普絕對是掌門人」這番話,同時,也一定都知道每次只要一提到勞勃狄尼洛,鐵定都會在名字前面加上「我的」這兩個好像獨享杯的字眼,如果你(妳)單單以為勞勃狄尼洛只是個不靠外表專走實力派路線的明星的話,那你(妳)就犯了大錯了,君不見70年代的他,無論是在《教父2》或者《計程車司機》裡的模樣,活生生整個就是青春偶像的形體,他,曾經是貨真價實的優質帥哥一枚呢!



是的,我愛死了這兩位影壇的教父教母,凡是看過1984年由他們兩人譜出一段不倫戀的《墜入情網》的舊雨新知,莫不對於片中兩人把相見恨晚的惆悵演得如此絲絲入扣且淒美而掬一把同情淚,關於外遇這部份,甚至還可讓梅姨延伸到1995年的《麥迪遜之橋》中直達登峰造極難以讓後輩跨越的表演障礙標的,我們會明白,原來不是每個搞不倫的女人都會像1987年的《致命的吸引力》中的葛倫克羅絲那樣的肖查某。


請原諒我每當談到偶像便會像得了強迫症般出現狂離題誤入歧途的病徵,都快忘了勞勃狄尼洛 + 艾爾帕西諾的《世紀交鋒》才是正道。大家看了我以上落落長的病史,稍微把一下脈,大概也把得到我沒中艾爾帕西諾的毒太深,但這不表示我討厭他,至少,我完全醉倒於他那猶如幾十年老菸槍、好似有一口陳年老痰咳不出來的滄桑又磁性的嗓子。



艾爾帕西諾也是名符其實的《教父》,麥可的經典已名留青史,無須贅言。與勞勃狄尼洛不同之處在於,艾爾帕西諾有他一定的戲路﹝我尊敬他,不願說那是定型﹞,可能觀眾就只吃他這一味,就算他想轉個型去和好萊塢首席熟女蜜雪兒菲佛一起吃《性、愛情、漢堡飽》,劇中他還是有前科;不是玩《大亨遊戲》,就是耍《角頭風雲》;即使到了奧斯卡封帝之作的《女人香》裡,依然是個肩上有泡泡的退休軍官。永遠是個漢子,不管黑或白。或許這可嗅出為何艾爾帕西諾晚年無法如可嚴肅可丑角的勞勃狄尼洛般地量產;或許這也是若論起輩分,勞勃狄尼洛其實還差他一期卻能在《世紀交鋒》裡的排名壓在他前頭的原因之一﹝這一點我倒要替艾爾帕西諾抱不平,為什麼電影裡的片頭不能雙掛頭牌?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emotions_dlg.emotion_012}﹞。


當過兵的男人都了解,不論打靶技術多高超,若手中握著宛如第二生命的這把槍是爛的,「」肯定無庸置疑。遺憾的是,《世紀交鋒》的編導真的是個不折不扣的天兵,平常都沒在好好保養槍枝,不擦槍的結果就是讓兩名神槍手射擊時猛挖地瓜,讓影迷們差點把眼睛看傻掉,幸好神槍手的架式十足,射不準不打緊,姿勢漂亮一切已足矣。


藉機順便大力聲援國片《囧男孩》的兩位騙子男童星,索性先來點一下「天兵一號」的導演Jon Avnet,話說這位強先生剛在前陣子的《死亡倒數88分鐘》裡差點毀了艾爾帕西諾一世英名,好心ㄟ,您就別再玩教父了啦!還是好好回去拍《因為你愛過我》這類MV式的芭樂片比較符合普羅大眾的期待,沒有那個屁股就別硬拉那坨屎;再來,「天兵二號」的編劇Russell Gewirtz,這位羅素先生在2006年的《臥底》早已讓人意識到他有點青光眼了,如今,到了《世紀交鋒》幾乎全盲。


我不清楚好萊塢是否完全沒有可用的劇本了,否則,神祇級的明星不應該是搭配這種製作層次。基本上,《世紀交鋒》握有夢幻的明星組合卻出自於獨立製片體系已經讓人訝異,但除了勞勃狄尼洛與艾爾帕西諾以外,一切從簡到出乎意料之外。


要看兩位神祇你來我往高手過招,嘸啦!話的確不少,但一點都不珠璣;要看警匪動作槍戰火拚,嘸啦!有鑒於兩位神祇加起來都120歲了,這點倒是能稍稍釋懷解套;要看懸疑驚悚絞盡腦汁,嘸啦!影片大約進行到三分之二時,只要是長期受過正統好萊塢思想改造教育的忠實影迷沒猜到結局的話,本人的部落格名稱就改名為「愛,想起來太Happy」!拜託,就連我那與兩位神祇明星的年齡相當、也是勞勃狄尼洛死忠影迷的娘親都比我早一步預知結局,可見編劇這張臉丟到全世界了!



看到這兒,大家肯定滿腹疑惑:「那到底該不該看這部電影呢?」「看看看,當然要去看!」如果你(妳)是個不在乎天長地久﹝擺爛劇情﹞,只在乎曾經擁有﹝神祇演技﹞的影癡,你(妳)要去看;如果你(妳)和我一樣﹝包括我娘﹞是個只要想像勞勃狄尼洛與艾爾帕西諾兩位傳聞中王不見王的王牌勾肩搭背的麻吉樣就全身寒毛直豎起雞皮疙瘩的話,你(妳)更要去看!


就像到廟裡擲茭(博杯),你(妳)不會因為博不到聖杯就賭氣再也不到廟裡拜拜是同樣的道理,神明這次不恩准,不代表祂不靈驗了,更何況,《世紀交鋒》很有可能是繼1995年的《烈火悍將》後,最後一次向兩位神祇百年合體大駕同廟參拜的機會,錯過這次,會否等到下輩子,誰知道?也許要再博一次杯!


《世紀交鋒》不是一部適合太多評論的電影,其一:兩位神祇的置高點和一般的演員遠遠不同,誰能評?誰有種評?這種等級就如同以往影評家在評論梅姨般的無厘頭,不是在比較他們比誰強,而是到了自己在跟自己比賽的化境,因為若按照正常情況下,他們每演一部奧斯卡都該中一部。其二:雖然編導一無是處,但連我這臭嘴巴都能只因為看到勞勃狄尼洛與艾爾帕西諾兩人同進退上下場就High到眉開眼笑不能自己,而徹頭徹尾不甩故事的爛梗,尤其當看到勞勃狄尼洛露出依舊抿著下垂嘴角的神情﹝那顆活跳跳的招牌肉痣都像著了魔般好有戲吶﹞、以及艾爾帕西諾不變的深色襯衫搭著黑色皮外套後,那就好比在腦海中按下記憶鍵便自動開啟的神奇,更棒的是,兩者還被Mix哩,此情此景,相信大多數的人應該也會不忍多加苛責,我想。


戲到了尾聲時,我流下了兩行清淚,一方面是為誰哭?不告訴你(妳),我若破梗就跟編導一樣爛作堆;另一方面,則是心疼兩位神祇何以會接下這種劇本,他們演得堪稱鞠躬盡瘁,但卻落得像老布「死得很困難」的《終極警探》(Die Hard)般,用盡心力要鋒芒畢露,無奈寶刀雖未老,鋒芒,卻露得很困難......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187 素人影評專》。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