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星期二,愚人節的下班時分,我抱著雀躍的心情、踏著輕盈的腳步朝向隱身在西門町繁雜巷弄內的樂聲戲院而去,不是高興著今天唬弄了誰、或誰唬爛了我,即使暮色淹沒在惱人的綿綿春雨中,心,卻在真實而沒有謊言的美妙裡蜿蜒著,只因即將參加《三國之見龍卸甲》的首映會,電影散場後,原本快快樂樂出門的心情,轉眼之間卻是哭哭啼啼回家作收,觀影前後判若兩人是自我情緒的寫照,泣不成人形是自己外表的模樣。


我不愛唸書,卻關心歷史;我不愛看正史,卻熱愛稗官野史。求學時代的歷史課本,往往被框限於「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句話,而只著重於「主子」的動向,卻忽略了許多把主子拱起來的大將,他們的視死如歸被正史漠視、他們的慷慨就義被正史藐視,導因於正史皆由朝廷所任命的文官執筆,把主子隱惡揚善是保命之道,少數由民間傳談蒐羅成的野史變成唯一可以見證這些真英雄的途徑。也許有人會懷疑野史的虛實,但我始終以正視的態度來看待,不可否認,某些人物的描述或豐功偉業可能有誇大的成分,可是我相信沒有空穴來風這種事,那些野史的作者也沒必要歌功頌德與自身毫無干係的亡者們,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羅貫中《三國演義》便是其一(雖美其名是小說,我寧願視為野史)。



《三國之見龍卸甲》把三國時代蜀國劉備旗下的五虎大將之一的趙雲(劉德華飾),從關羽(狄龍飾)、張飛這幾個赫赫有名的名將身影中勾勒出來,我不會說是為趙雲翻案,因他原就功在蜀國,該是說這部電影藉由劉德華(好巧不巧,永遠的偶像華仔正是無線五虎將出身)出飾主人翁讓更多人認識到這名被歷史忽略的英雄,趙雲雖因生不逢時無緣參與劉備、關羽、張飛桃園結義的傳奇事蹟,事實上,他的功績卻是血一般的鐵證。


我欣賞趙雲就如同我崇拜楚漢相爭時的項羽,他們都講義講信,卻也皆被「義」「信」兩字所滅,差別只在於,趙雲的身分是下屬,只管聽令於上,有功是錦上添花地記上一筆,無功也無害;項羽則是發號施令的上位者,更是處於兩強爭霸的一方,卻輸在自己過於信任的劉邦之手,因為慘敗,烏江自刎,一代英雄頓時被貶為梟雄,反觀劉邦,儘管心計多端叵測,卻因為勝利,一介草莽變開國高祖,這就是我詬病正史偏頗之處。


本片香港編導李仁港的作品並不多,可這次能著眼於三國時代的無名英雄(回去翻翻歷史課本,就知道趙雲的篇幅是幾行草草帶過,記得的人能有幾多?)著實讓我大為振奮,想見李仁港也是個細膩之人,從電影中故事人物的鋪排可看出,例如虛構出趙雲的義兄羅平安(洪金寶飾)這角色,以及Maggie Q飾演把趙雲困於鳳鳴山的曹操(劉松仁飾)孫女曹嬰(此非史實,與趙雲對峙的另有其人)。題外話,馬可我若沒看這部片的話,就真的孤陋寡聞了,話說當電影開場秀出演員名單時,「李美琪」三個大字足足讓我剎那間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誰會知道又誰會相信「李美琪」=「Maggie Q」?!本片的中國出資片商也過分中國化了吧?!這不可思議的譯名讓我的笑意直到電影進行將近十分鐘仍不可抑。



趙雲,字子龍(馬可古文觀止時間:古人幼時先有名,20歲後便有字,若成名後再有號,故電影裡稱趙雲為趙子龍,可別搞混囉),常山人。電影大約從趙子龍深入曹營拯救劉備的妻子甘夫人、糜夫人與襁褓中的阿斗(此為小名,本名劉禪)進入主題。沒錯,若說到阿斗這號人物,想必大家一定有就算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的觀感,當初若沒趙子龍奮不顧身以單騎救這小主,今天我們也沒機會聽到「扶不起的阿斗」這句損人的老生常談,更不知道阿斗究竟有多傻、多天真了呢!


提到阿斗,由於電影略過細節,因此馬可我再離題一下,阿斗長大後之所以〝康安〞在歷史上有以下兩個傳言:


1. 當趙子龍救回阿斗送到劉備面前時,劉備因不忍愛將為了幼子置自身危險於不顧,而在抱起阿斗的當下往地上重重一摔以洩心頭之恨,導致阿斗日後腦袋摔成〝鏗鏘〞


2. 另一傳言則駁斥以上所言,事實上根本沒這回事,而是阿斗長大後為求在亂世中力保王位而故意〝裝傻〞,若果真如此,那阿斗不但不傻,甚至可說是〝智慧過人〞啊!


以上兩點是我長久以來對阿斗的認知,但自從看完本片後,卻讓我有了第三個想法。電影中刻意神話了趙子龍單騎救小主力搏曹軍這部份,於是我們看到被趙子龍揹在背後的阿斗不斷隨著趙子龍〝打摔〞,上馬時摔、下馬時也摔、與敵軍近身肉搏時摔得更是慘不忍睹,如此壯烈的慘樣,實在讓我不得不重新思考阿斗何以會傻成那副德性了!



雖然本片號稱耗資二千萬美金的拍片預算,但看得出來事實不然,尤其和剛下片不久、真正充斥千軍萬馬的《投名狀》相比,就明白本片不僅唯有劉德華是真正賣埠明星,就連揮灑兩軍交戰時的場面也相對〝迷你〞了許多,而片長不到100分鐘也過於簡短,導致故事不斷用〝過場〞手法來推進,因此,趙子龍與妻子從初相識到結連理的部分,簡略到從皮影戲到閨房裡就要讓觀眾〝放聰明〞點來對待;而趙子龍從童顏瞬間鶴髮便要交代他已征戰沙場多年,戰無不勝而得「常勝將軍」的美名,草率到連一場如何奪勝的戰事都吝於給觀眾。嚴格說來,劇本分明地薄弱,幸好編導賦予趙子龍的人性刻畫雖有狗血,但還不到淋頭的病態樣,這種描述重兄弟情義卻反吃兄弟虧的角色正好是劉德華近年最拿手的戲路,也是影迷更疼惜華仔銀幕形象的良帖。



電影從趙子龍與羅平安結拜於鳳鳴山開始,也在受困於鳳鳴山結束,這是很令人玩味而諷刺的橋段,因為外在因素是「戰事開始的成功與結束的失敗」,深入點的內在因素卻也是「結義的開始與背叛的結」。這是會讓觀影者跟著角色個性突然扭曲而頓感坐立難安的悲情關鍵點,也是讓無力的劇本有迴光返照的機會,此時,銀幕下涕淚縱橫的觀眾們早忘記了故事的模糊粗糙感,腦海中再次重新撿拾趙子龍一路走來的英雄血淚足跡,即使是浮光掠影皆彌足珍貴。


老臣相諸葛亮對趙子龍勸說著:「我們都老了,戰場上過去的光榮回憶就留待紀念吧。」


趙子龍回說:「我所失去的戰場回憶,要再次從戰場上找回來。」


人的確在戰場上再戰最後一回,卻萬萬沒想到,敗戰的原因不是輸給敵人,而是輸給視為親兄弟的親信。《投名狀》裡的趙二虎被大哥賣了,《三國之見龍卸甲》裡的趙子龍落得同樣下場,他們都遭遇背叛,他們也都力求死而無憾。


趙子龍在最後關頭對著羅平安感嘆著:「我們從鳳鳴山開始,你說只要打完一圈,蜀國就可以一統天下,如今我們已走完一圈,那天下太平了嗎?」


實情是局勢更混亂、人心更不古;我坦蕩用兵,你機心耍詐。


趙子龍在戰時即便身受重傷也堅不卸甲,卸甲,等同向敵人卸下防備不戰而退,這是穩定軍心的骨氣;奈何坦誠不諱的豪氣終敵不過一個易碎的圈套,卸甲,卸下的是莫衷一是的心碎,卸不下的仍舊是那一身是膽。


從草民到虎將,千金也難買寸光陰,何況這流逝的歲月是由情義所交織而成,友誼不因歷久而更濃醇,它發酵、過期而走味。


趙雲,義薄〝雲〞天的真英雄,可悲的是,英雄所為何來?英雄所為而去?


 


馬可話唬爛:



對於永遠的偶像華仔,我還能多所讚美什麼呢?只盼望即將來臨的4月13日香港電影金像獎能讓他憑《投名狀》再次捧回一座最佳男主角獎!


這次可得喊聲:「安心拿獎!」來隔海助陣,而不是「安心上路!」這種衰話。



李美琪(從今天起,懂華語的影迷們可別再洋腔洋調叫她Maggie Q囉,這很不上道又不屌呢)從模特兒轉戰香港影壇多年,關心她睡過的男人始終多過她的演出作品,自從搭上矮子矮一肚子拐的阿湯哥去好萊塢當特務後,如今的李美琪已不可同日而語,頂著好萊塢女明星的旗號輕鬆地在各地演藝圈穿梭自如,混血兒的先天劣勢條件都可以去三國彈琵琶當女將了,這般能人所不能的能耐,誰還敢說她哪天不會躍龍門、跳火圈給大家瞧瞧,即使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片中飾演曹嬰幼年時的小童星眼神流轉之間的世故演技都比她好上千百倍。



吳建豪飾演關羽的兒子關興,既然木頭美女可稱花瓶,姑且封他為〝可笑花盆〞吧!



題外照,萬眾矚目與本片題材相撞、暑假強檔吳宇森的《赤壁》,由全民偶像金城武來飾演史實有所記載是美男子的諸葛亮可說是恰如其分,我們繼續由衷期待金城武的飄逸帥氣,完全不苛求演技!



台灣第一美女(絕對不會是憨人所想的蕭薔)志玲姊姊哪,《赤壁》的小喬已經讓眾人望穿秋水等到快〝凍抹條〞阿啦!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164 素人影評專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馬可 的頭像
李馬可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