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種類型電影往往都有公式可循:懸疑的佐料是動作;謀殺的線索是推理;災難的夥伴是天災或怪獸;恐怖的主菜是尖叫,甜點是美女裸身出浴;而美食電影的處方則是愛情。


亞洲、美洲、歐洲,美食型態的電影拍到多不勝數,無論有沒有看過,至少都說得出一部片名,近期較知名的可能是《料理絕配》,很可惜,這部片的價值無須勞駕馬可本人來唬爛,因為,它實在有夠爛(抱歉,其中有情緒性的主觀偏見,凱薩琳麗塔瓊絲是主要關鍵)。今天,要聊的是《女侍情緣》這部2007年因口碑沸騰而由原本地區性小規模熱映加廳到全美聯映直至最後創造票房奇蹟的電影,可惜的是,明星不夠知名、故事不夠煽情,台灣片商就算買定也不敢放膽離手上院線,只好拖到現在直接發行DVD,但能見天日總比再失去時效性等有線電視的電影台播放來得謝天謝地。



一個生活在有暴力傾向的丈夫陰影下的餐廳女侍,極力想逃離一切遠走他鄉,就在準備妥當時,赫然發現懷了身孕,計畫不僅趕不上變化,這變化還真巨大,只因產檢時竟勾搭上自己的婦產科主治醫師,更嚇人的是,醫師還是個有婦之夫,一步錯步步錯,接下來,觀眾就端看著這錯誤能走到哪裡去了。



這樣的故事情節似乎平凡無奇到令人發暈,甚至可以讓人隨便聯想到任何一部電影來對號入座作比較,就拿1995年由尼可拉斯凱吉與布莉姬芳達主演的《愛在紐約》來說好了。兩位女主角同樣是餐廳女侍,不同的是,布莉姬芳達身在繁華紐約,夢想與可能性無限大,《女侍情緣》的凱莉羅素卻是在鳥不生蛋的喬治亞州南方小鎮,鄉愿的自卑心態作祟,就算想跑都不知能跑到哪,幸運的是,凱莉羅素她有一技之長會做有口皆碑好吃的派點(甚至贏得大賽冠軍),不像布莉姬芳達只會楚楚可憐等著尼可拉斯凱吉拿著中獎彩券送上門,《女侍情緣》的導演便仗著女主角有此優點來大作文章。



愛情電影的女主角身邊勢必都會有幾個姐妹淘圍繞(可能是中等美女,但大部分皆來自侏儸紀居多),本片當然也不會有脫軌演出,女主角珍娜服務的餐廳裡就剛好有兩個知心同事好友,一個是每天靠腰胸部高低不齊的貝琪,另一個則是面無血色猶如死屍的唐(本片女導演Adrienne Shelly親自下海飾演並身兼編劇,此片殺青後,卻來不及看到影片首映便死於非命,在此感謝她留給我們一部美麗的遺作),三人最大的樂趣便是下班後坐在店門口互相訴苦並挖苦對方,導演一開始便利用此種瑣碎雜事的橋段來提醒觀眾,在本片裡看不到夢幻,只有貼近市井小民的平實。


已收攤的影集《艾莉的異想世界》中,女主角艾莉只要一遇到不平之事便發異想來發洩;《女侍情緣》的珍娜則是在瀕臨瘋狂時,把怒氣出在創造各種不同款式的派點,並以發怒之事為其派點命名,想當然耳,她那無能的暴力老公與腹中她自認為的孽種往往首當其衝。


故事到了中段卻又來個大轉折,就如同《P.S. I Love You》中死去的男主角寫信給未亡人般的溫馨,珍娜的心性隨著肚子的〝日漸壯大〞而有了轉變,她開始把心情紀錄為一封封給即將來到世界上的寶寶的信件,而點醒她的人則是餐廳那猶如自己父親的老闆,此時老闆一角似乎又像是《P.S. I Love You》中女主角的母親凱西貝茲的翻版。



本片最大的敗筆是,除了老闆這角色還有guts之外,不論是珍娜的老公或者偷情的醫師全都是小孬孬,令人強烈懷疑編劇是否現實生活受過感情重創,非得把男人玩殘到如此卑微?!當然,「驚某大丈夫,打某豬狗牛」這句話用在珍娜老公身上無庸置疑,但當我們原本期待醫師能夠對珍娜有所作為時,卻只看到他除了會與之相擁做派接吻作愛,其餘皆乏善可陳,更不用說後來珍娜都當著他的面大聲對自己老公喊離婚時,他卻還天真地想繼續維持這段不倫戀,原來,精蟲衝腦真的可以把一個高等智商的專業人士搞到腦殘。


雖然能在《女侍情緣》中勾勒出太多電影的影子,但唯一的不同是,女主角不僅不是公主,就連看似俊帥的醫師都不是完美的王子,本片結局成功之處在於:


即使沒有王子與公主,生活中仍是有幸福美滿的童話,就算,只有我們自己一個~~~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164 素人影評專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馬可 的頭像
李馬可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