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多少人是讓它平淡無奇地渾噩過去?或許不是刻意,但卻是如此自然。


一天,你能為身邊好友付出多少才算鞠躬盡瘁?或許不必刻意,但卻是如此必然。


一天,你能承受多少謊言才不致崩潰?或許無從刻意,但卻是如此訝然。


1987年,羅馬尼亞共產政權即將瓦解的最後一年,這一年的某一天,兩個女大學生告訴我們,原來看似極短的一天,會如此地難熬而漫長;原來活在極權制度下的每一天,會讓生命頓時壓縮而少了21公克的靈魂。



政府規定不准未婚懷孕,墮胎更是活罪難逃,涉世未深的未婚女大學生嘉碧塔卻〝逆天而行〞(無論是上帝賞賜的禮物或是極權政府的要脅皆是不可逆轉的天),歐蒂莉亞眼看閨中密友陷入險境,奮不顧身鋌而為友佈局,在這過程裡卻赫然發現原來自己無形中才是被設了局的白手套,因為友人的謊言,而必須被密醫玷汙;因為友人的謊言,而讓自己原本的正義之氣被踩在腳底。



謊言,讓歐蒂莉亞不得不反過來擔心自己的身體是否會走一遍嘉碧塔不堪的來時路。


謊言,讓歐蒂莉亞不得不重新審視友情的可信度以及男友對自身而言的可靠度。


當謊言碎落一地時,何嘗不是另類的仙人跳?!



在事事遭受政府監控的年代裡,歐蒂莉亞日常生活的處事風格是世故的,那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反射性防禦天性與能力表徵。取得不易的洋煙變成賄賂師長的〝束脩〞;走私的保養品變成大學生賺取零用錢的打工機會。如此的天時,造就暗地裡波濤洶湧的表面人和,無人處於有利的地位。



歐蒂莉亞望著剛動完墮胎手術、癱軟身體在床上的嘉碧塔,問她為何要說謊?得到的結論竟是「自以為」。的確小看了自以為,因為自以為,所以在她們想墮掉肚子裡的小兵之前,得先賠上寶貴的夫人;因為自以為,所以當歐蒂莉亞在參加男友母親的生日會,聽著餐桌上那群所謂的上流人士談論著上流話題時,她蔑視了自我,而隱瞞了來自鄉下的事實;因為自以為,所以歐蒂莉亞對男友的信心開始動搖。


當「自以為」變成粉飾太平的藉口時,即使身處的世界根本不平靜,是否正當性?早已無謂。



「一切從簡」這句成語用來形容2007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得主《4月3週又2天》這部電影實在恰如其分且涵義深遠。人物簡單、運鏡單純、對白簡潔、就連密醫施行的墮胎手術都草率地令人無法置信,對照著共產極權崇尚的簡樸,那是白色的恐怖、灰色的悲調、紅色的血淚。影像之尖銳,超越了語言,針椎的痛心。


嘉碧塔終究成功掩人耳目地墮了胎,失去胎兒,卻保住自己的小命也免於牢獄之災。


歐蒂莉亞於暗夜中棄置好友嘉碧塔墮下的死胎的同時,失去靈魂的不只是死胎,也包括奔波一天、對於未來已漸漸無所適從的自己......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