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新聞「希斯萊傑猝死」一則,電視報導一閃而過,眼淚幾滴,心有點涼......



牛仔帽下的艾尼斯那瘦削的臉龐依稀昨日,終究,仍是曲終人散盡。


也許,偌大的帽簷,遮蔽了大半的天空,世界變小。


陽光射不進靈魂之窗,沒有曙光,沒有餘暉。


眼神藏匿得太辛苦,當藏無可藏時,牛仔脫下了帽,行了注目禮,只是,禮數太沉重,受不起。


趕羊的日子太乏味,背山的雲煙裊裊比不上新天堂樂園的直衝雲霄。



騎士瀟灑地唱著《We Will Rock You》,原來,騎士不是永遠唱著凱歌而歸。


騎士,人士也,沒有神祇的萬能,他,會累、會敗、會退。


挫折,是普世生命能承受之輕,卻是騎士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騎士,應該佩劍戰死沙場,不應伴藥裸死床上。


人民渴望騎士Rock我們的心志,騎士怎能Rock自己喪失鬥志?


人民等不到奇蹟,始終能過著草民的生活;


騎士盼不到勝利,是否自此沉淪成落水狗?



分不清究竟是小丑邪惡?或是人生險惡?


分不清究竟是舞台冷漠?或是現實醜陋?


戲子會倦,無論是迷人的帥哥或是殺人的小丑。


撐下去,是種行屍走肉的無謂行為。


WHY SO SERIOUS?


絕對是個Knight,無論台上或台下。


風光時,是個不羈騎士;


     落魄時,淪為《黑暗武士》~~~



巴布狄倫說:


All I can do is be me.  Whoever that is.〞(我所能做的是作我自己,無論那會是誰。)


牛仔、騎士似乎皆達不到他的要求。


是完美主義作祟?或是墮入萬惡深淵?


走過二十八個寒暑,走不過即將逢九的咒詛。


把路走到死胡同,路,卻還不到盡頭。


絕望痛苦讓你走失,失去的是你的身,身子裡的血,尚未冷,我們,仍感受到那股溫熱。


Where are you, Heath Ledger?


《I'm Not There》......

    全站熱搜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