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監獄》可能是我從小踏進電影院看電影至今,第一部讓我極度想把手中的爆米花往大銀幕丟去並快閃離開廳院的電影,但礙於是自投羅網的試映會,我實在沒那個臉皮便中場厚著走出門口,同時,我也沒辦法克制自己必須一吐咒怨的衝動。我真的強烈懷疑片商買片之前是否有先「鑑定」過?再不然,總可以去看看IMDb那低到驚很大、死不用錢的投票分數吧?!我都替片商擔心穩賠到脫褲懶!


我愛看電影,尤其恐怖片更是心頭愛,無論是把血漿當殺蟲劑在噴的無腦片,或是稍有懸疑深度的驚悚片,一律通殺。重點來了,《銀河監獄》讓我感覺輸人很多,因為,我大概在電影進行至過半後才隱約看出端倪,這時又有但書了,故事的「頑強」收尾彷彿又再度把我打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伸手不見五指的陰暗,就如同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劇情般唬爛!



簡單來說,在一個不知是民國幾年的未來世界裡,有一艘載著一群不知是打哪兒來的囚犯的太空船,這艘太空船也不知是在哪個銀河系航行,同時,船上還載有幾個來自「神經研究院」﹝翻譯真是這樣翻的,我沒瞎掰﹞的研究員,這幾名研究員對囚犯做著不知是何目的的實驗,之後,研究員不斷給囚犯打針,針筒裡的藥物電影有拍出來給你看,當你看到流竄在囚犯體內長得極像「俄羅斯方塊」的方塊時,對,那正是不知為何物的藥物,於此之時,被注射的囚犯就會莫名發狂,之後出現一名神奇的新囚犯拯救這些人,方法是替他們施行「吸星大法」,吸出一隻猶如「海星」又似「花枝」的異形,然後......這些人就「」了!呃......我說完了。



我的老天爺,我從沒這麼「阿莎力」介紹過一部電影,可是,它的確就這樣了。我滿腹疑惑,情況比《誘‧惑》裡的梅姨究竟有沒有被心魔唬弄還懵懂,拍過《黑店狂想曲》與《驚異狂想曲》兩部極品的馬克卡羅﹝Marc Caro﹞江郎才盡了嗎?或是自從與麻吉尚皮耶居內﹝Jean-Pierre Jeunet﹞在合作過以上兩者後,各自分道揚鑣的他其身不再獨善?試問,有多少人曾被《黑店狂想曲》裡殺人殺到無厘頭的屠夫又驚又笑到不能自己?又有多少人懷念《驚異狂想曲》裡的偷夢人的偉大創意?可惜的是,到了《銀河監獄》後就此「絕筆」,不僅聞不到香,甚至臭氣沖天。


《厄夜叢林》讓觀眾體會什麼是「」,既晃點你的視覺神經,也晃點你的腦子;《銀河監獄》則讓你明白什麼是「天亮該該叫」,畫面一時白帥帥、一時亮金金﹝不是晶﹞,閃卡都沒那麼閃,閃完後隨即發出不知名的「音效」,叫 ~ 到你鐵定惱怒片商為何沒在進場前發「耳塞」。別問我是什麼鬼?我兩眼只看到前文所提及的「海星」與「花枝」!恐怖嗎?我覺得那隻看起來還蠻可口的!


身為名導實是不容易,但要身敗名裂只需旦夕!我不清楚同場的其餘觀眾作何感想,可我的確看不出有任何值得我咀嚼的藝術價值。視覺效果頂多只有老搭檔尚皮耶居內的《異形4:浴火重生》的托兒所程度;劇本邏輯的不著邊際甚至比《厄夜叢林》還需要「開天眼」才看得出來,至少,我們還知道《厄夜叢林》是要找女巫,但《銀河監獄》到底是要幹嘛啦?


《銀河監獄》這顆老鼠屎或許會壞了「幽閉恐懼影展」這鍋粥,事實上,《銀河監獄》該這麼解釋較貼切:幽幽地悶到斃了你!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216 素人影評專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馬可 的頭像
李馬可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