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只有藥丸才會讓人「老了,吞不下了」,其實,無論男女老幼,任誰都吞不下,如果要吞的是不治之症。


因為吞不下,所以力搏反抗;因為反抗,所以政府就出動國家機器來制裁你;而反抗與制裁的拉扯,便拉坏出《藥命俱樂部》的大抵雛形,可惜編導的定土功力實在不怎麼高明,導致坏體空有形卻不堅,一碰就裂土,搞得我們探究不到它的內裡底蘊,最後只好純粹欣賞馬修麥康納與傑瑞德雷托的雙人花式特技表演,《藥命俱樂部》便是這麼一部令人退而求其次的電影。


時光回溯至1985年,那個醫療體系對習稱世紀黑死病的愛滋病仍是處於一籌莫展的荒漠年代。本身就是德州佬的馬修麥康納飾演一名德州技工,他熱愛西部傳統的騎牛競賽,但同時,他也沉溺於毒品與性濫交,正所謂出來混的,總是要拿命來還的,於是,他被醫生宣判得了愛滋病,生命,僅存30天。另一廂,馬修麥康納在醫院裡結識了同樣患有愛滋病的傑瑞德雷托,一個有變裝癖的男同志。因緣際會下,兩人合夥從墨西哥走私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未核准的藥品至美國境內,一方面自己服用,另一方面也販售給其他同病相憐的患者。隨著銷售網絡日漸擴大,美國政府部門開始全力掃蕩這個醫療老鼠會,自稱「Dallas Buyers Club﹝達拉斯買家俱樂部﹞」的地下組織的命運將何去何從?


1985年7月,來自好萊塢黃金年代的永恆的不朽巨星洛赫遜宣布自己罹患愛滋病的年月,這個時間,拉開了《藥命俱樂部》的序幕。電影的第一幕,一邊是選手在征服野牛,另一邊則是馬修麥康納在牛場邊的木樁柵欄內的陰暗一角,與女子激烈地妖精打架,場內場外皆有活體需要被馴服;緊接著,馬修麥康納在牛場的休息室裡翻閱報紙報導洛赫遜染病的新聞,邊看邊和一群朋友大肆批判洛赫遜「不直」的性向,只因他們是頂天立地的德州牛仔,全因同性戀就是傷風敗俗的妖孽禍害;編導一開始便告知觀眾主人翁的男子漢性格,但騎牛、吸毒與性濫交,是否就等同於男子漢?答案,在馬修麥康納被醫生宣判染上與洛赫遜相同的病症後,昭然若揭。到這裡為止,是《藥命俱樂部》拍得最好的趴數,其後,便像是走馬燈般的流水帳,平鋪直敘,起伏凍結,張力疲弱,心思匱乏。


改編自真人實事、片長將近兩個小時的《藥命俱樂部》,絕對不難看,但也絕對啟動不了你的感動點,因為編導賦予兩位男主角的內心戲真的太少、太短、太不大快人心。我相信大部份的觀眾想看到的是兩位男主角的內心轉折,畢竟他們的生理為本片做出如此大的犧牲,因此,給他們既全面且深入的表演空間不僅是應有的回饋,更是毫無轉圜的理所當然,但顯然地,編導並不懂觀眾的心,就拿最簡單的哭戲來說好了,兩位男主角大概各自只有「一場」而已,我並非意指要以哭多哭少來論輸贏,而是要能哭得恰到好處、哭進觀眾的心坎深處,但你相信嗎?兩位男主角的哭戲加總後的平均時間,竟約略各自皆不超過「十秒」!這著實是一個令人不解的X檔案,因為他們兩人在自己唯一一場的哭戲裡的演出,鐵定都已攀上從影以來的巔峰,那份肝腸寸斷的椎心之痛,就在我們即將快要被擊中之時,嘎然而止,因為 ─ ─ 我們被導演倒數、我們被剪接讀秒!


在《花神咖啡館》一片裡,精準刻劃出凡妮莎帕荷蒂與唐氏症兒子的母子情深,甚至在橫跨古今的兩段故事中穿梭自如的導演尚馬克瓦利,為何無法將其本事複製到《藥命俱樂部》裡?這又是另一個被封存的X檔案了!此外,《藥命俱樂部》的編劇更是大有問題,馬修麥康納幾乎沒有像《費城》裡的湯姆漢克斯那樣的動人時刻,反而只剩下不時穿著小褲褲或光著小屁屁的百無聊賴的光景,以玆證明自己為藝術無悔犧牲的膚淺炫技;而同樣有變裝癖,傑瑞德雷托也幾乎沒有像《男孩別哭》裡的希拉蕊史旺那樣的發揮餘地,反而徒具一副花枝招展的死三八樣的生硬刻板;編劇更寫不出像《永不妥協》那樣對抗大財團的衝擊力道,遑論我們能夠對編劇做出像《羅倫佐的油》那樣為延續生命的汲汲營營與孜孜不倦的苛求,那對本片編劇的能耐來說,或許都是嚴峻的負荷。



而兩位男主角的處境都這般不堪了,那麼飾演醫生的珍妮佛嘉納更不消說是如何地悽慘無比,這個角色若能被編劇多用點心去描繪,肯定也會有資格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但就像你已經知道的,本片編劇的腐爛程度當然扶不起這個角色的份量,無論是珍妮佛嘉納與馬修麥康納的曖昧情愫,或者是珍妮佛嘉納與傑瑞德雷托的姊妹情誼,通通都是蜻蜓點水,最最最糟糕的是,編導既然也有心安排哭戲讓珍妮佛嘉納去哭了,那就應該讓她去大哭一場,結果不哭則已,一哭的壽命竟然比兩位男主角更夭壽,大約只有「五秒」!﹝《X檔案》的配樂再次緩緩響起﹞


儘管身處在宛如平淡無趣的紀錄片的劇本裡,馬修麥康納與傑瑞德雷托兩人仍然壓榨自己為本片做出盡其所能的最大的貢獻,尤其馬修麥康納在本片拍攝期間,還被媒體拍到戲外的他,孱弱到就連走路都需要被母親攙扶的照片,可以想見在戲裡甚至還有跑步追逐跳躍橋段的他,根本就是在玩命!況且馬修麥康納與傑瑞德雷托兩人演得之好,李馬可我敢擔保,值得你撐過爛編導的煎熬買票進戲院去慰勞,你能想像得到嗎?就連馬修麥康納的那頭鳥髮,以及傑瑞德雷托的那雙破絲襪,都是戲,都是戲啊!﹝抿嘴唇﹞


本片的結局以馬修麥康納騎牛的畫面來避開死亡的哀戚晦暗,藉以闡揚整部電影所力求的樂觀向上的中心思想,想法雖美好,但手法卻粗糙,因為類似的方法早已在《真愛一世情》裡出現過,那場布萊德彼特和棕熊搏鬥的光榮戰役,同樣是結局,同樣不見血,這意謂著什麼?好萊塢的創意已死!


就算都已經寫到這兒,我依然對於編導的鋪排耿耿於懷,因為這部電影的片長要容納演員們的內心戲絕對綽綽有餘,但編導寧可將演員們的感人戲份「超濃縮」﹝悲憐的是還沒有精華﹞,也要把剝奪來的時間拿去不斷拍攝交易藥品的過程,過程當然很重要,但以超大篇幅的規格去描述則完全沒必要,重點是,還描述得很沒有重點。最後,我要再強調一次,我們是在看劇情片而不是紀錄片,請不要隨隨便便就拉我們去跨界,好嗎?!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