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常來這兒走跳的朋友都很瞭:當我看電影時,往往都會變成比馬英九還馬英九,歇後語 = 死娘砲!


一抹牽動嘴角的微笑、一個深情相擁的入懷、一瞥四目交接的眼神、一句噓寒問暖的對白,我通通都能哭到死去又活來!


誰會相信爛到爆棚的《魔鬼終結者:未來救贖》裡的山姆沃辛頓和愛人之間的勾勾纏,我也能滴個淚捧一下場子,小孬孬到被阿飄抓抓去,天吶 ~ 我大概是地球上唯一一個看這部暑假High片看到眼睛擠奶的人類吧?!


若各位尚有印象,應該記得《追風箏的孩子》讓我罵罵號到一篇文章寫不出個所以然,今兒個,請大家擔待點,對,惡夢再度降臨,來自波蘭的《追火車日記》,AGAIN!


年初時就已經看完《追火車日記》,當時也是像鬼打牆般,不知怎地就沒寫這部電影了,或許又是一個沒時間吧?我想。



你一定想問:那現在幹嘛寫?理由鏗鏘到爆腦,因為前幾天本人和波蘭的麻吉客戶「卡唬爛」時聊到這部電影﹝請見上圖,左起Goran、Liz、Marco﹞,年紀幾乎可以當我的阿嬤的Liz表示,《追火車日記》讓她憶起意外身亡的獨子﹝偶爾我會喊她「Grandmy」裝口愛討她歡心,應該有討到吧?!﹞,這段故事她從不避諱,而我也聽過幾百遍,每聽必「伴哭」,無論隔著機器或者面對面皆如是,於是乎,即使電影的某些細節已錯亂﹝歲月催人老﹞,我仍決定出這篇過時文釋放淚水,你可能不會相信再+1,我現在邊打字還邊鼻酸。



小男孩閒來無事時,最喜歡當姊姊的小跟班。小小年紀,卻是個宿命論者,他相信運氣的好壞影響著命運之說;姊姊則是個世故的現實主義者,她相信有錢能使鬼推磨。南轅北轍的個性、天差地別的歲數,斷言了姊弟倆在火車站月台上偶遇的陌生中年男子,是否為離家多年的生父的不同認知。


從未親眼見過生父,只單憑一張被塗鴉過的相片,小男孩一眼便「指認」出陌生男子是父親,那是連科學都無法考究的血濃於水的默契;小男孩搖搖姊姊的膀子,姊姊回頭一瞧,無動於衷的表情與急於否認的說詞反而揭示了答案,她認出他了,無奈生父當年的外遇記歷歷在目,無情的往事讓姊姊開不了承認之口。


姊姊與男友的成人世界,打不倒小男孩的信仰。把袋子放在公園裡的垃圾桶旁,猜測路人會否拾起它丟進垃圾桶,抑或是為了幫助在路邊賣蘋果的小販的慘澹生意,小男孩始終懷著人性本善的信念,輾轉幾輪的結果,終究栽在姊姊所施的伎倆:裝了漢堡的袋子、放了金錢的推車籃。


姊姊為了討生活而到一家大公司參加面試,小男孩又跟著去了。知弟莫若姊,姊姊看穿弟弟的心思,因此,她要求他站在門外握拳為她祝福。


第一回,姊姊的面試並不順利,她步出公司,看見滂沱大雨中孤站著一枚小人影。


「怎麼在外面淋雨?」


「我留在原地握拳祝妳好運!」


姊姊的心急與弟弟的心癡,映照在次回的面試更加令人心碎。


小男孩在公司外頭等著姊姊,這一幕,我無法不想起我的超偶蜜雪兒菲佛主演的超殺愛情電影《一日鍾情》,蜜雪兒菲佛的兒子在餐廳的落地窗外對著裡頭應酬的母親做著鬼臉,波蘭的小男孩、美國的小男孩,同樣出現手足無措的百無聊賴,不忍莫過於此。


面試官嚷嚷著外頭有個調皮的小男孩在車輪邊小便,被拆穿的姊姊氣急敗壞地趕忙解釋:「他是輕度智障。」事實上,小男孩仍因手握拳而沒能尿進排水孔,心無雜念的祝禱,反成搞破壞的低能......我,我正硬ㄍㄧㄣ住,因為我的鍵盤快淹沒在汪洋淚海裡了啦!


《追火車日記》的高招之處在於,不管是剪接、配樂、對白、場景,完全不煽情狗血,你真的就只是看兩姊弟在「過日常生活」,這很玄,照理說它應該悶斃,但你若用心點兒觀賞,你會發現:小男孩就連跑步都能跑破你的哭點!﹝離我遠點,雙手掩面ing﹞


不瞞您說,當姊姊在街上遇到弟弟徒步亂晃,而抓著他一起上男友的摩托車三貼時,我的老天爺,我一整個崩潰,你問我靠三小?莫名奇妙的是,我還真靠不出個三小來,就是一直一直一直掉淚,要猛擤鼻涕的那種哭法,也許故事的那份「」,是讓我潰堤的主因,因為「」,所以小男孩把玩鴿子的橋段都如此動人,也因為鴿子,而讓小男孩確定陌生男子正是期盼已久的生父。


你看編導有多厲害,很多時候讓你以為不著邊際,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全循序漸進地有條不紊,而且還使用了修辭學的「頂真法」!你不僅要看,更要「看中學」!



「我們會轉運嗎?」弟弟不時問姊姊的口頭禪。姊姊總是低頭不語,當然,你也能視為置之不理。不假他人之手的本位思維,姊姊內心所承載的苦更是酸到令你醒目。背景,雖讓她不依;真相,卻讓她不得不依!


小男孩:「你又錯過火車了,等下一班車嗎?」


陌生男子:「我在等你來。」


阿富汗的小男孩,為了背叛的主人而追風箏;波蘭的小男孩,為了背叛的父親而追火車。


他們都在追著一個咫尺天涯的夢想:不幸的,讓人摔得粉身碎骨;有幸的,成真了又如何?另一個未完待續的開始?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e
  • 大哥....不對........應該說大姐才對(這麼纖細感性)...我沒想到竟然也有男人有莫名其妙奇妙的哭點......來自於書本上還是電影劇中的字裡言間....我只能說妳上頭說的"真"....很貼切....我也認為真的是最感動人的地方.....
  • 照這樣看來,你是真的Man多了!

    嘿唷嘿唷 ~ 嘿唷嘿唷嘿嘿唷 ~ 大哥好!

    李馬可 於 2009/06/22 23:19 回覆

  • maple
  • 很高興看見馬可這篇文章,說到這,我也很久沒寫跟電影有關的文章了,至於達斯汀霍夫曼的電影,嗯,你懂得,只能說讚!又有點俗氣哦!

    至於追火車日記,我的回應就在我當初寫的囉http://tw.myblog.yahoo.com/gowithyou-mydear/article?mid=4991&prev=5133&next=4629&l=f&fid=14

    最近,我又重新看了愛爾帕西諾跟強尼戴普的<驚天爆>Donnie Brasco 還是好看,無間道的影子都在裡面看見了!

    週末愉快,馬可兄!
  • Hi Hi Maple,

    有,妳那篇文我很早就看過囉!妳聊的電影我可是都有在看唷!

    哈 ~ 形容達斯汀霍夫曼俗氣讓我一整個彆扭起來﹝我是在彆扭啥?﹞

    義大利裔的名字真的有夠好辨認!只要看到O或I結尾的音,八九不離十都是義大利種來著!《驚天爆》我是去電影院看的,若沒記錯的話,當時廳院裡也是只有小貓兩三隻,天吶 ~ 我還是高校男孩吶 ~ 艾爾是妳的菜,我暸。

    倒是最近HBO卯起來狂播《狼人生死戀》,我也再度潦落去囉!

    李馬可 於 2009/07/11 0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