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我沒有流淚,由於頭皮忙著發麻而忘了淚腺;我沒有流淚,由於腎上腺素急速竄升到像騰雲駕霧般在飛。


稍嫌不切實際又浪漫浪到瀕臨童話的《海角七號》,既然全台票房都能夠輕而易舉地飆破五億新台幣了,那麼寫實又血色到會出草又抗日的《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與《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上下兩集,全台票房的期望值沒理由無法各自呈《海角七號》的倍數成長,換句話說,加總起來得要飆破二十億新台幣才是理應的數字,更何況它還不是血色童話,而是突顯出一個驚世又警世的普世價值 ─ ─ 自由與平等。


當《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裡的威廉華勒士於躺在刑台上即將被劊子手處以分屍刑之際,以蘇格蘭子民之姿對侵略者英格蘭狂吼出「Freedom」來宣洩鬱積於內心的憤火時,此般因壯志未酬所引發出集體式催眠的強磁性動容,你將可以在《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裡的莫那魯道對族人的那席心戰喊話:「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們就讓他們看見野蠻的驕傲。」中,再次尋回你渴望已久的吸引力法則;當《阿波卡獵逃》裡的馬雅古語與獵殺活人獻祭,讓你強烈感受到文化的誕生與文明的崩毀竟是雙面刃的震撼教育時,《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裡的賽德克古語與出草儀式,將會讓你頓感原來東西原始文化的差異性竟是如此出奇地小、重疊性竟是如此出奇地高。


何謂大片?氣勢!電影以獵山豬和出草來將青年時的莫那魯道帶出場的那股既磅礡又凌人的氣勢,輔以令人血脈賁張的高超剪接以及逼真音效,全然就是好萊塢暑期大片的級數,魏德聖的成功之處在於,他完全明白一部好看的電影必須能夠一開場就迅速鎮住場子壓倒觀眾進入狀況的通理,他選擇以通經脈透中氣的振奮式手法來呈現,而不訴諸慢板的溫情流洩,或許會有人批評此為孔雀開屏式的譁眾取寵,但換個角度來看,我反倒認為魏導急於向觀眾表態你不必擔心更無須懷疑七億新台幣的鉅資究竟是都花到哪裡去的意圖異常明顯﹝OS. 在這裡,全部都在你看得到的本片裡﹞,因此,這何嘗不失為既配合故事又討好觀眾的一石二鳥之計?!此款大成功,我好鍾意!


十九世紀末葉至二十世紀初期,當時的原住民與漢人之間仍存有以物易物的原始生活型態,在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之下,當我們看到青年莫那魯道與漢人交易時,彼此皆會來上幾句對方母語的畫面,異族共和的情景,對照賽德克族小朋友在公學校裡因賽跑跑贏日本同學,反被視為欺負日本人而招來老師一頓毒打的不平等待遇,或是莫那魯道與鐵木瓦力斯因爭奪獵場而結下原住民之間不共戴天之仇的敵對,甚或之後所發生的二二八事件漢人屠殺漢人的人間慘劇,無一不是在在諷刺人類因生而活、為活而殺的劣根性的荒謬可笑。



魏德聖是善用隱喻的說書人,諸如:日軍初初踏進原住民的勢力範圍內,正當帶隊軍官仰頭讚賞櫻花樹上的花朵開得又紅又美時,隨即慘遭埋伏一旁的原住民突襲,被殺得片甲不留的日軍,伴隨著飄落一地的櫻花,櫻花再美,也是徒留腥紅的血櫻一片;受日軍奴役拉著囚車路經市集的漢人車夫,邊拉車邊驅趕路人靠邊站一點,鏡頭隨後給了一隻正在路旁的溝渠裡行走的山豬一個特寫,那是一個不言可喻的意象畫面,話若說白,就不好聽了;在公學校裡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巴萬放學後回到部落時,央求著身為頭目的中年莫那魯道帶他去打獵,這時莫那魯道逗著眼前的小不點戲謔地問道:「你的獵場在哪裡?」過後不久,待族人們一起去打獵時,偷偷跟著前往的巴萬,高舉手中自己打來的獵物向眾人大肆炫耀,這是一座證明小我的獵場,而後霧社事件爆發時,巴萬則用染血的雙手,成就一座血祭祖靈、完成大我的獵場。


善與惡的二元對立,在受日式教育的賽德克族人花崗一郎與花崗二郎身上,逐漸褪色模糊進而脆弱地不堪一擊;日本雖將文明帶進部落,但文明卻是建立在殖民統治的威權基礎之上,如果文明只是讓被日人剝削的我族顯得更加貧窮時,那麼這般宛如海市蜃樓的假象文明是否不要也罷?體內流著祖靈的血,對外卻得委曲求全,如果靈魂要受這般扭曲拉扯的折磨,那麼死後是否有臉走過彩虹橋進祖靈的家面對祖靈?或是只能繼續低頭爬進日本人的神社?花崗有一席話讓我聽完後低迴不已,他這麼嘆道:「不想當野蠻人,但不管再怎麼努力打扮,也還是無法改變不被文明認同的這張臉。」認不認同?臉,看了算!


韓劇之所以迷人,不僅僅只是一群假面的俊男美女組合而已,更重要的是,它每每會在關鍵時刻落下適切的配樂或歌曲,感傷的橋段不一定就非得是感傷的樂曲才能達標,有時反差,反而收到意想不到的漲停板效果,這一招絕對可套用在電影上,例如入圍過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的《烈火焚身》大膽採用電台司令的另類搖滾曲風便是明證,而《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同樣也附和了這一點,不論是中年莫那魯道與父親的亡靈在瀑布下一同唱和,或者公學校大屠殺,兩個極端的場景,皆襯以吟唱的古調,同時卻也都神奇地讓觀眾清楚接收到前者勵志、後者悲壯的訊號,這正是歌詞的神祕魔力所在,靜待你用心咀嚼。


分別飾演莫那魯道的青年與中年時期的大慶與林慶台,其震懾人心的大銀幕魅力肯定要以「驚艷」才得以形容,兩人的眼神與肢體動作承接得完美無瑕,看得出來彼此在互相揣摩對方的演技這方面下過苦功。莫那魯道的父親生前時常叮嚀著他:「好的獵人懂得等待時機。」要成為賽德克‧巴萊 ─ ─ 一個真正的賽德克人甚至英雄,不外如是,同理可證,好的影迷懂得等待電影,於是乎,我們正引頸期盼著《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上映的那天到來。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hanklin
  • 馬可格主您好

    進來看您的文章發現還沒有人回應,
    小弟我有點驚訝,
    雖然沒有定時來貴寶地,
    或許大部份的人比較認真看待這部電影,
    過些時日再來造訪。
    (看!你的意思是說人家以前都是來隨便看看的喔?看!)

    感謝格主您寫賽德克‧巴萊,
    小弟我會這樣講是小弟我想去看這部電影,
    不管有沒有看過您的文章,
    (你已經來了,還留言...)
    或真正看完電影後的感受都不管,
    小弟我會實際去支持。

    "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
    那我們就讓他們看見野蠻的嬌傲。"
    (這段話小弟我沒有複製貼上,
    雖然格主不鎖右鍵...)
    (看!你是在強調什麼?
    還故意把驕字打錯是想搏取誰的信任?)
    假使小弟我在場也會受到這段心戰喊話所激勵。
    題外話一下,
    在電玩遊戲-"機器人大戰"中,
    激勵是一個很微妙的精神指令...。
    (看!你很博學是不是?
    你這什麼題外話?
    他X的不懂還要給你去找資料來看嗎?)

    劇中莫那魯道說的那席話,
    讓我想起了周星馳演的鹿鼎記裡,
    劉松仁對他說的那番話;
    小寶,你是一個聰明人,
    喊那些口號只是對著非知識份子講,
    你以為喊喊口號革命什麼的就能成功嗎?
    上述是小弟我憑記憶書寫,
    沒有再找電影查證,
    有錯誤懇請手下留情。
    (看!你是誰啊?留什麼情啊?)
    在很多當下要眾人一致對外的時刻,
    為了凝聚人心不喊行嗎?
    莫那魯道說的那段話小弟我覺得強而有力,
    而陳近南對韋小寶說的話,
    小弟我只是想到寫出來與之沒有任何關係...。

    不想當野蠻人?
    人的認知很可怕,
    可以說世上的一切都是人的認知,
    雖然超脫世俗了,
    但得不到大部分人的認同眼光,
    或許還有那一丁點的遺憾存在,
    小弟我寫的這番話,
    拿來和劇中花崗的感嘆之言比照很牽強,
    但不同文化的對立,
    無奈總是佔著一個位置,
    衝擊、融合之後的相安無事,
    人們知道的,
    不一樣的還是不一樣,
    不一樣的可以一樣嗎?
    小弟我根本是來亂的感慨之言,
    抵不過格主平心靜氣而可能帶著哀傷的;
    臉,看了算。
    (哇!你還真敢往臉上貼金啊!
    抵不過還需要你來強調,
    平心靜氣、哀傷你都能看出來,
    你乾脆出去外面擺攤幫人家算命好了,
    不用來這邊強迫自己擠字獻醜,看!)

    格主在生活之餘,
    還要挪出時間花費心思,
    來造就率直又細膩到不行的文章,
    小弟我說這些話並非要拍您馬屁,
    來對小弟我前述廢話種種下手輕一點,
    (廢話種種不包括對格主的感謝與讚賞...)
    而小弟我謙稱"小弟我"已養成了在網路發言的習慣,
    請格主您莫見怪,
    在格主文章的面前,
    謙稱小弟我可能還自抬身價了點。
    (你還有臉說"可能"?看!本來就是!)

    小弟我的謙虛或會讓格主感到虛偽,
    (什麼謙虛?噁!你狂妄才是,看!)
    但小弟我要回應別人時,
    一定真心用心地發言。
    (別人不希罕你的廢話...省省吧!)

    謝謝。
  • 進來看您的文章發現還沒有人回應,
    小弟我有點驚訝
    ↑ 可見我多不熱門、人緣多差!

    劇中莫那魯道說的那席話,
    讓我想起了周星馳演的鹿鼎記裡,
    劉松仁對他說的那番話;
    小寶,你是一個聰明人,
    喊那些口號只是對著非知識份子講,
    你以為喊喊口號革命什麼的就能成功嗎?
    ↑ 你的聯想力好強,你應該寫部落格的,有嗎?

    不想當野蠻人?
    人的認知很可怕,
    可以說世上的一切都是人的認知,
    雖然超脫世俗了,
    但得不到大部分人的認同眼光,
    或許還有那一丁點的遺憾存在,
    小弟我寫的這番話,
    拿來和劇中花崗的感嘆之言比照很牽強,
    但不同文化的對立,
    無奈總是佔著一個位置,
    衝擊、融合之後的相安無事,
    人們知道的,
    不一樣的還是不一樣,
    不一樣的可以一樣嗎?
    小弟我根本是來亂的感慨之言,
    抵不過格主平心靜氣而可能帶著哀傷的;
    臉,看了算。
    (哇!你還真敢往臉上貼金啊!
    抵不過還需要你來強調,
    平心靜氣、哀傷你都能看出來,
    你乾脆出去外面擺攤幫人家算命好了,
    不用來這邊強迫自己擠字獻醜,看!)
    ↑ 一點都不牽強,說得很好!還有,我那幾個字的確蘊含平心靜氣和哀傷,全都被你摸透了,看!

    格主在生活之餘,
    還要挪出時間花費心思,
    來造就率直又細膩到不行的文章,
    小弟我說這些話並非要拍您馬屁,
    來對小弟我前述廢話種種下手輕一點,
    (廢話種種不包括對格主的感謝與讚賞...)
    ↑ 大家都誤會了啦!大家都以為我閒閒沒事等著開幹嗎?人不幹我,我怎幹人?你又沒殺我,我幹嘛對你下手?我是肖ㄟ沒錯,但瘋病只有在被咬時才會牙起來,安啦!

    PS. 我發現你也很愛演,讚!但記得馬景濤和林瑞陽的角色別跟我搶,我已經定型只剩這兩個人的戲路了﹝淚﹞。

    李馬可 於 2011/09/16 10:48 回覆

  • 小米
  • Dear 馬可,

    你好嗎?好久沒有跟聊電影囉,希望你沒忘了我!

    昨天去看了《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本來我想等下集上映再一起看,但讀了你的影評後就忍不住還是先跑去看了,雖然還要等2個禮拜才能看到下集,真真是心癢難耐啊!

    我真的很佩服魏德聖,很感謝他拍出這麼一部劃時代的作品!他沒有要塑造英雄,也沒有美化歷史,但他讓我對另一種文化有了了解與尊重的機會!當莫那魯道與他的父親一起在瀑布邊吟唱族裡的歌曲,我的眼淚霎時湧出,真是太美了!那種深刻在血液裡的文化與信仰,怎能屈服在敵人的槍砲下,失去這些又如何能再自稱是賽德克人呢?所以明知會死會敗的一場不對等戰爭,賽德克人還是義無反顧的出草了,否則活著只是沒有靈魂、沒有獵場的行屍走肉!死亡卻能走向彩虹橋投入祖靈的懷抱!

    整部片的運鏡、佈景、音樂都好棒,好用心!我們本來就該支持好電影,更何況是這麼一個堅持夢想、實踐夢想的好導演!真的值得為他喝采!
  • 人家才不會忘記妳呢!﹝妳要趕快餵我優格﹞

    我覺得我好變態,因為在看完這部片後,我天天都想對辦公室裡的人渣出草,好幾回我氣到美工刀和剪刀都握好準備血祭祖靈了說,而且電梯就是我的奈何橋,只要一下樓出了電梯門,我就能跟孟婆抱抱親親了。

    李馬可 於 2011/09/23 09:23 回覆

  • Lily
  • 格主好
    一直挺喜歡看你談電影的文章,文筆犀利,見解獨到,
    但欣賞始終只停留於潛水拜讀,從未留言,
    今日看到格主這一篇,卻忍不住想浮出水面附和一番
    對於電影,自己其實說不出什麼所以然
    凡舉東洋.西洋.國內.國外,各地電影,
    只要順當的拍完,然後有觀眾願意看,最後發行DVD的時候,
    客人們還願意花點小錢,花點時間租回去,
    讓在下從中賺一點點薄利,那就是功德一件啦
    (如果有猜的話...,沒錯,本人是做DVD出租店的啦)
    凡客人有問的片,一律告之.不錯,好看,租得不錯... ...
    等等,絕對正向,也許無良卻絕對誠懇的答案
    就是這樣長久以來一直對電影抱持如此博愛之心,
    可每年總還是有幾支片子,是要被自己列為,特好的私藏最愛地
    今年的賽德克巴萊,一定是要列在其中的
    真是非常高興今年能有魏導為台灣拍出這樣一部足以和他國大片相抗衡的作品
    感動啊
    期待下集一樣好看
    也在此謝謝格主三不五時發表觀影心得,讓本人享受到閱讀時的愉快
  • 對於電影,自己其實說不出什麼所以然
    ↑ 妳哪會沒個譜,光妳的回應就可看出妳的文筆明明就很好,妳可能只是沒嘗試跨出第一步去把妳的評論寫出來而已,況且妳又搞出租店的,電影應該也看不少,妳只要開始跨出去,妳會發現妳到底有多會融會貫通的,相信我!

    凡客人有問的片,一律告之.不錯,好看,租得不錯... ...
    等等,絕對正向,也許無良卻絕對誠懇的答案
    ↑ 各行各業都一樣啦,就像我在催洋鬼子訂單時,不也都是使出三寸不爛之舌美言自家新產品,拜託,當我在秀展或拜訪客戶時,妳如果看到我那副嘴臉,妳就會明白啥才是「好傻好天真」,我都嘛拿阿嬌當樣板去對著客戶演,就只差沒趴在桌上罵罵號而已哩!

    但欣賞始終只停留於潛水拜讀,從未留言
    ↑ 應該是氧氣筒快被妳吸完了吧?還好妳有及時浮出來,我可不想演害死妳的肉絲對著妳喊傑克,因為我天生吃不胖,沒辦法增肥到肉絲的重量。

    李馬可 於 2011/10/04 03:09 回覆

  • hanklin
  • 馬可格主您好

    不熱門?
    那小弟我還算有福份的人,
    有明燈肯指引小弟我來此。
    人緣?
    很多人默默地支持格主,
    只是表達的心意不同。
    淚謝格主不吝提攜小弟我的鼓勵,
    小弟我沒有寫部落格。
    格主在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
    讓它將台灣影史票房紀錄給出草吧!
    文末親述道;
    好的影迷懂得等待電影,
    那小弟我希望能做個好觀眾,
    用心體會格主的文章。
    格主若是那麼容易讓人摸透,
    就不是馬可先生了。
    假使小弟我擺攤打著"馬可大力親鑑過"的旗幟,
    希望您不會想海扁小弟我...。
    格主的小生地位已成經典無可取代,
    小弟我充其量臨演,
    恐怕東施效顰自取其辱。
  • 有明燈肯指引小弟我來此。
    ↑ 莫非......那盞明燈乃是《倩女幽魂之人間道》裡的普渡慈航?歹勢,我失言了,我以為我只能吸引像蜈蚣精等蛇鼠蟲蟻之流,喔,我錯了,原來我是知秋吶!

    假使小弟我擺攤打著"馬可大力親鑑過"的旗幟,
    希望您不會想海扁小弟我...。
    ↑ 除非......你沒按時繳納保護費。

    李馬可 於 2011/10/04 03:27 回覆

  • 小米
  • 怎麼辦, 我好喜歡你的變態! 感覺又是我熟悉的那個李馬可!

    《賽德克‧巴萊》真的好好看喔,我已經看兩遍了! 等看完下集後, 我大概又會看個四~五遍跑不掉, 繼《謎樣的雙眼》後, 再次中毒!

    趕快去youtube聽完整版的《賽德克‧巴萊》看見彩虹, 好聽到想哭說! 待會要去7-11把預購的原聲帶帶回家!

    我好久沒看過這麼棒的電影! 沒看過《賽德克‧巴萊》, 不知道在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這麼悲壯的歷史, 當為了信仰, 為了尊嚴而戰時, 死亡似乎已經變得不可怕! 只是可憐的人們啊, 如果我們願意多開放心胸去尊重, 去理解, 去包容, 去欣賞不一樣的文化, 這世界是否可以少一些紛爭, 多一些希望! 我真的很佩服小魏導演克服那麼多的困難, 拍了這麼真誠感人的電影! 演員們真的很了不起, 不但得硬背另一種完全不同語言的台詞, 還得在非常艱困危險的環境拍戲, 而且還演得這麼棒! 我感覺每個演員好像都化身成他們飾演的角色, 所以光想到他們在下集都要狀烈犧牲, 我就難過的好愀心! 媽啊, 寫著寫著, 我又要哭了! 真心推薦這部好片和這首好聽到爆的片尾曲! 這是主要演員一起大合唱的! 我只能說, 真的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