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2013年2月18日,近午夜時分,我搭上了末班夜機,直飛上海浦東機場。


當飛機機輪在機場跑道上開始徐緩地滾動滑行的那一刻,當飛機收起輪架呈45度角往上直衝雲霄的那一瞬間,我才真正感受到:回不去的感覺!


Good night, my hometown Taipei.


Goodbye, my homeland Taiwan.


From now on, I am drifting into China without looking back way.


雖然飛行時間僅僅只有兩小時,但在飛行途中,我仍一如往常地徹底執行我的飛行標準作業程序:機上電影與酒水 ─ ─《亞果出任務》與四杯去冰螺絲起子。「少了,和以往飛歐洲出差的份量比起來,不管是電影或酒水。」我在心裡嘀咕著。


飛機落地時,已是凌晨兩點整。走出機艙,走過空橋,走向「本國籍」查驗通道,掏出「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台灣國籍護照用不到,原因為何?「台灣省民」都知道!海關人員,女同志,看上去三十來歲,擺著一張晚娘面孔,兩隻眼睛直盯著我的臉上下左右轉了一圈,或許是因為我的「馬臉」的關係,而讓她在「上下」打量的方向比別人多花了點時間,我不在乎,因為我懂我瞭我一直都嘛知道,終於瞧夠了,隨後她問道:「來幹啥的呀?」我回答她:「不是公幹,來上工的呀!」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有拐著彎罵人的語言天分,所以答完她後,我沉浸在報「一面」之仇的快感裡許久。


收回「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走進電梯,按下上樓的出境樓層,出了電梯,來到行李托盤處,輸送帶上一片空蕩蕩,對映圍繞著托盤滿滿一圈的旅客,那風景煞是對比地強烈,三十分鐘的空等,猶如畫面定格的靜止長鏡頭,空轉,不至空得心碎,但確實空得寂寥。



拿到我那卡30公斤超重的行李時,看了眼手錶,三點半,我忽然想起幾個鐘頭前在台灣的華航櫃台辦理Check-in時,那個年紀應該有四十多歲的男地勤,農曆十五的臉型,米其林的身材,他說我和我的主管兩人的行李合併Check-in,共61公斤,規定是一人20公斤,我馬上以老江湖的口吻回他:「應該可以寬限到23公斤吧!」隔著一堵櫃台的他從裡頭抬頭掃視了我和我主管幾秒,接著面帶微笑地說:「這樣加起來也才46公斤而已啊!還是超重15公斤耶!」由於我的主管不善言辭,而男地勤的表情與說法又似乎釋放出善意,因此,我立刻使出我的絕世絕招 ─ ─ 撒嬌。即使噁心到自己想衝去洗手間抱著馬桶,但為了每公斤超重費242元新台幣,雖千萬人吾往矣,於是我把眼形瞇成下弦月,嘴角咧成上弦月後說道:「今晚班機沒客滿吧?!我看報到的旅客也不多,你就通融一下嘛!拜託啦!不然超重費公司不會讓我們報帳的,現在上海那麼冷,年也還沒過完,如果這時付那麼多錢,到了上海後會感覺很悽苦的,好啦!就算了啦!拜託啦!祝你蛇年行大運!」我的眼、我的嘴,依然掛在該有的形狀,就快僵掉了。「那算十公斤吧!」男地勤回話的同時,眼神更友善柔和了。「唉唷!十全十美沒用在這裡的啦!你若高抬貴手化整為零才是十全十美囉!」我邊說邊微調稍走鐘的眼嘴。「沒辦法啦!電腦都已經有超重記錄了,一定要有費用產生啦!好啦!五公斤,不能再殺了啦!」回答的男地勤笑得更開懷了,說實話,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弄到他哪一條爽筋了,雙方就這樣在你來我往中達成檯面下的協議,事實上,超重費的收與不收,操之在地勤人員,因為不可能每個旅客的行李都超重,做帳與否,全在一念之間。付完超重費後,沒想到男地勤突然又主動開口向我和我主管問道:「你們是做婚紗的嗎?」我和我主管聽到後面面相覷,「婚紗」?雖然家妹今年出嫁在即,早些時候我也的確陪她去看過婚紗,但這和做婚紗可是八竿子打不著呀!更何況,你是在跟我們搭訕嗎?我們才不想把五公斤的超重費變成變相付你的無趣的搭訕費。我隨即反問男地勤:「怎麼會這樣問?」男地勤又一次笑著回答:「因為你們兩個看起來很年輕、很斯文,行李又超重那麼多。」我也跟著笑著簡短有力地答他:「不是。」隨後再脫稿地補上一句:「你若可以不算超重費的話,我就祝你發大財,但你現在只能行大運而已了,掰~」拿到登機證的我倆,掉頭,走人,兩顆大頭回也不回。



拖著沉重的行李,步出機場,打了輛的士,坐上車,車一開,擋風玻璃上頭立即飄下雪花,「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呀!」操著不知來自哪一省分的濃厚鄉音的司機興奮地說道。「瑞雪迎貴人。」我低頭對自己如是呢喃著。到達下榻酒店時,時間清晨五點,我在有「小台灣」之稱的昆山,雪,仍然兀自下著,雪不停,我未歇。當天下午退房後,去了咖啡廳喝咖啡上網,幾杯黑咖啡?我已不復記憶,只記得準備殺掉等待晚上七點發車回南京的高鐵的空窗時間。當晚八點多回到南京時,雪,已層疊地厚實,聽當地人說,這是這幾年來最大的一場雪。


晚娘的海關、龜速的行李托盤、難訂的高鐵車票、人滿為患的咖啡廳,一切是如此地沒效率,卻又如此地讓人享受到在台北生活時從未享受過的悠哉,矛盾的一切,矛盾自有突兀美。



後頭的公安也上咖啡廳喝咖啡上網,公安好好幹唷!歹徒好快活柳!



在我的工作地南京市的第二晚,我便被自家與他家的台幹們拉去唱花歌、喝花酒。原來,我們在台灣所聽說過有關於台幹在中國低劣檔次的花花生活的點點滴滴,登愣~全~部~都~是~真~的~絕~無~半~點~兒~灌~水~的~虛~假~攏~係~金~ㄟ~攏~揪~黑~皮~ㄟ~啦~但雞群的質素奇差無比,只會玩吹牛,然後外加積極主動自掏奶子出來給眾卿家瞧好玩兒的,除此之外,啥都不會,這對於過盡鹹水的李馬可來說,怎麼了得?!於是乎,我反倒在包廂內現場開起了划拳授課教室,把我行走江湖多年下來的畢生精華全部傾囊相授,連拳術最高階的「請你跟我這樣做」以及源自新加坡的「007」我都開春大相送,結果雞群玩到嗨爆,還群起大叫「洗刷刷」操他媽的爽快刺激,搞到最後我都覺得自個兒才像隻鴨,是我在坐檯被買單,可惜繁華攏係夢,我還是得丟600草紙﹝台灣人對人民幣的俗稱﹞給當晚陪我的雞來結束這一攤,倒是評評理,這款貨色你玩得下去嗎?



凌晨四點,從歡場回到家裡,關起房門,獨自喝著「美汁源」也就是台灣的「美粒果」來解解方才牛飲無數杯的威士忌,重點來了,「美汁源」比「美粒果」好喝一百倍!



當天早上八點進公司,張會計﹝此女尚有壓軸戲份,請記住此女﹞帶著徹夜未眠的我前往「江蘇國際旅行衛生保健中心」體檢,目的是為了申請五年的長期居留簽證之用,又有重點了,體檢得要空腹,問題是,我的肚子裡雖然無固態物,但「威士忌」和「美汁源」滿載呀!距離狂歡結束也才不過幾小時而已,究竟排掉了沒我都沒個譜呀!另外,重點趴兔,抽血的針頭粗~到不像針,抽完血一整個嘩啦嘩啦流個不停歇,來首【血孃】吧:抽血~流血~我不停歇~﹝暈﹞



體檢完畢,我跑到對街的「元祖食品」買了三塊蛋糕果腹,還是像「美汁源」一樣比台灣的好吃一百倍!



回程途中,在路邊看到一張過期的商業海報「2012華夏之尚羽絨製品(南京)博覽會」,吸引我目光的並非這個抬頭,而是底下的副標「雪中飛特邀香港影星劉錫明現場助陣」,媽媽咪呀~好復古的時尚風吶~劉錫明還活著吶~我一整個融化也融入這兒的生活了呀!




當晚,我和同事們聚餐,終於喝到傳說中的中國白酒﹝不是二鍋頭,但同屬白酒類﹞,味道根本是劣質的明星花露水嘛!天吶~無酒不歡的李馬可我,連劣評如潮的二鍋頭都能喝通海的了,竟然會栽在這款差二鍋頭十萬八千里遠的綿柔型白酒上,我一聞到那股劣質的嗆鼻香味,我就醉到飽了,更甭提喝上它,但我終究還是忍著痛乾了它,只因往後和中國人談生意時必點必喝,我毫無選擇,只有乾了吧!生目睭頭一拜明白何謂「苦酒」!





聚完餐回到家後,手機發出收到Gmail新郵件的聲響,寄件者是我的德國麻吉Tamara,我趕緊點閱信件內容,信中寫道,結婚好幾年的她,終於和她那個同樣名叫Marco的老公生了一個男娃娃,名為Linus Gabriel,目前十九個月大,第一張照片是三星期大,第二張則是去年九月拍攝的,她說這段時間沒聯絡正是因為孩子的緣故,她很想念我,希望我能盡快找個時間飛去德國探她,她很懷念我倆當初在夜店裡恣意青春的那段糜爛時光,也懷念因公聯繫的緊密感,她表示現階段的她擁有未曾有過的幸福與平靜,祝福我也能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與平靜,看到這兒,我不自覺地流了淚,或許,麻吉總是懂你的淚點。我回覆她關於我來中國工作的近況,並附上我和我外甥的照片,當娘的人永遠愛看可愛的小朋友,這點我也懂,至少。



2013年2月25日,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央視6台當晚10:34﹝你沒看錯,就是這個非準點的時間開播﹞上中文字幕播出,其實當天早上我就已經在公司上網看完全程直播,我連星光大道都追了,之所以會再看央視一遍,全是因為我聽見李安上台領最佳導演獎時感謝台灣的那番謝詞,我亟欲知道央視是否會把台灣兩字消音,或乾脆大刀一揮剪掉省得麻煩,萬萬想不到沒有,並沒有,不但沒消音、沒剪片,甚至台灣兩字的中文字幕都上了,習近平,您好大器啊!天殺的,我愛習近平!但有一點是最可笑的,李安也有感謝台中,央視雖然也沒消音或剪片,但卻刻意不上台中兩字的中文字幕,這真是怪哉怪哉怪到倒頭栽!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矮子矮聯盟》!難道地球就不能找些高大威猛的硬漢來救嗎?!不能嗎不能嗎不能嗎?﹝丟筆﹞



《冰封之心》等於《冬天的骨頭》,中國大陸把英文原片名直譯到一個淋漓盡致的真善美境界吶~


《派特的幸福劇本》等於《烏雲背後的幸福線》,這就真的是腦補到太超過了啦!﹝擠眉嘟嘴﹞



第一次搭中國公車﹝中國人稱之為公交﹞,公車教會我的事:文明乘車!


在台北搭公車搭到像在喝白開水般無色無味,可時至今日我才曉得:原來,我是文明的!﹝哭趴﹞



還記得前面我請你記住的張會計嗎?來,女主角壓軸登場囉!預備備,Here we go!


話說張會計小我一歲﹝你不知道我幾歲,也就不知道張會計幾歲,而我也不會跟你講我幾歲,所以不管小幾歲都是廢字﹞,但已經是一個小孩的媽了﹝一個也是廢字,因為中國仍在實行一胎化政策,除非家裡有本錢生第二胎讓政府罰好玩兒的,否則罰款多寡沒個準兒的,看政府心情,看你家田地﹞,她告訴我在中國超過二十五歲結婚就算晚婚了,我告訴她在台灣二十五歲結婚卻是算早婚,這幾天都是她陪著我到處去辦相關證件,我跟她說幸好有妳這地頭蛇陪著我,不然你們政府單位實在讓我不敢恭維,她聽完後自顧自大笑了起來,我問她笑啥?她說這兒都講「地頭龍」,沒「地頭蛇」這玩意兒,她話一說完,我也跟著哈哈大笑。


公車,便是張會計帶著我去搭的。在等待公車到來的時候,我和她在公車亭下閒聊,聊港劇、聊韓劇、聊明星、聊微博,正聊到部落格時,我們要搭的公車開來了。上了車,投下一塊錢人民幣,黑麻麻的人頭四處鑽動,這兒的人沒染髮的風潮,這是我這幾天看下來的結論,無怪乎無論我走到哪兒,人們都直盯著我瞧,這兒的人看人是沒在怕的,就是會看到讓你知道他在看你,而你反看回去後,他仍然在看你,總之不看到你倆四目交對誓不罷休的那種。我和張會計一路走到了車尾倒數第二排各靠走道的兩個空位,我倆同時一屁股坐下去,坐定後,我原本想要立刻繼續剛才在候車時未完的話題,但人聲鼎沸,並交雜各種「花式」與「花樣」的口音與方言,我實然無法暢所欲言,但我可不打算就此鳴金收兵,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便拉開嗓門向隔著通道的張會計吶喊:「你們這兒是不是都叫博客?」由於噪音實在太大,聲音傳遞感覺都像是會累格一樣,終於接收到聲訊的張會計猛地答道:「XX?我知道啊!我們小學一年級時就每天都要唱了哩!起來~起來~」唱歌的同時,還誇張地在窄小的座位上比手畫腳、手舞足蹈了起來,鏡片下的眼神,頓時煞是光采耀人,舉手投足間透出一股逼人的英氣,而巾幗不讓鬚眉的騰騰殺氣,更是堪比紅衛兵!當下,不明就裡的我,根本搞不懂博客和小學一年級的唱遊有啥關聯?還有,「起來~起來~」是啥歌啊?為啥還得雄赳赳、氣昂昂地唱啊?但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我便自以為她是要我站起來,於是傻愣地邊抬起屁股邊問道:「起來?我們不是才剛上車而已嗎?為什麼要起來?」她聽了一愣,答道:「我沒要你起來啊!你不是問我會不會唱『國歌』嗎?」我狂笑道:「我是問你們是不是都管『部落格』叫『博客』啦!」登愣~人客啊,咱的《博客之聲》有好笑嘸?有喔!最佳女主角,張會計!最佳男主角,李馬可!﹝沒用《鹿鼎大帝》的演法的話不算﹞


同場開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大家一起來:起來~起來~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十一
  • 馬可大佬,妹子我以為大哥您3月才前往(驚),
    沒想到我們在中國的日子有重疊到啊~(要不就在中國相見歡了)
    我上月16號去北京,本以為可以看到雪的,結果只看到髒兮兮灰色的融雪。
    還惹了一身超嚴重的乾季癢,可怕死了。
    希望你在那裡一切安好。
    這篇文章前面好哀傷,可是中後段開始又好爆笑。
    似乎還是可以上部落格和大家打招呼?
    我這陣子也看了Argo和Lincoln。
    《冬天的骨頭》還真夠絕的。

    祝福一切順心平安如意。
    P.S.喔買尬的,結果說要見面說到哪兒去了~~@@
  • 倫家明明就寫2月!﹝插腰歪屁屁﹞

    北京離上海和南京都好遠的吶~就算時間重疊到我想也是力不從心。說好的見面呢?

    離開的時候~有些話沒親口說~

    再多的承諾~未來也難預測~

    阿林在唱了啦!﹝淚洋﹞

    氣候方面我倒是適應得很好,可能我本來就不怕冷,我連上阿爾卑斯山都穿短袖哩!

    我在台灣先灌好的自由門太強了,翻牆能力極為卓越,我每天都在中國鐵幕裡越獄得好自由吶~

    我真的覺得《亞果出任務》還好,至於《林肯》,就算丹尼爾戴路易斯演技精湛,但外型方面我可大大不認同,外界都太高估他的扮相了,那些人真的知道林肯的外貌嗎?媽媽咪呀~林肯可是公認的醜男吶~但丹尼爾戴路易斯再怎麼扮醜,看來看去都還是一枚大帥哥呀!敗筆!敗筆呀!真實中的林肯為何要留大鬍子?起因於有個小女孩寫信建議他蓄鬍遮醜﹝連小孩都嫌,你看他有多醜﹞,英美文學必修的。

    也祝福妳萬事皆順!目前看來我要連上部落格是沒問題的,之前的擔憂是多慮了,我倆繼續保持聯繫囉!

    對了,妳到北京幹啥去呀?

    李馬可 於 2013/03/05 12:25 回覆

  • 十一
  • 別哀傷啦~(拿手帕拭淚)
    妹子在此先送大哥一首孟浩然的〈過故人莊〉先!

    連上阿爾卑斯山都穿短袖,你是紅孩兒再世之類的嗎?
    太厲害了~

    曾聞林肯很醜,但我真不知道他竟然有醜到讓小女孩說他該留鬍遮醜!(驚)
    英美文學我超少接觸,這幾天才剛入手《大亨小傳》的小說,
    準備等五月李奧納多的Gatsby上映。

    當然要繼續保持聯繫啊,大勾您酒水小心別喝太多,假的傷身吶~~
    我去北京旅行,除了空氣、乾季癢,食物我也沒吃習慣。
    吃到最棒的一餐是人民幣332的大董烤鴨!
  • 說哀傷也哀傷,說爆笑更爆笑,我現在週六週日晚上都鎖定江蘇衛視收看《非誠勿擾》,馬的咧,相親節目居然好笑到破表,好笑在於各個交友人士說話都過時到不可思議地好笑那種,好像在上《古文觀止》柳!然後只要男主角沒配對成功獨自離場時,就會下阿林的那首《離開的時候》,太經典了啦!

    我不怕冷是因為我火氣大,但說也奇怪,我竟然沒痔瘡。

    我所謂的英美文學其實是在指我大學時的必修課,而非書市上的英美文學,但關於小女孩的故事,市面上的確也有書籍提到過,這不是野史,是正史。

    妳幹嘛期待李奧納多的版本?妳何不直接去買勞勃瑞福的《大亨小傳》的DVD?﹝氣﹞

    我投奔之前就已經做好撩落去的心理準備了,所有食物眼不見為淨,總之我在這兒若沒掛掉,我回鄉後就全身都有抗體不會死了。

    我在南京則是愛吃當地名菜「肚包雞」,便宜又大碗。

    李馬可 於 2013/03/06 00:58 回覆

  • 十一
  • A.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我看得好開心扭,但我很懷疑那到底是真是假,應該是套好的吧?
    B.沒痔瘡是好事哇,代表你都很順順暢暢!
    C.哇哉你說的啦,我大學學的是日本文學,所以英美文學我都超少接觸。
    D.預告片很華麗耶!勞勃瑞福的我想先補了《The way we were》啦,得先找找有無資源先!
    E.那你應該可以養成金剛不壞之身!
    F.肚包雞為何物?是豬肚裡包雞肉嗎?
  • A. 套好的!而且江蘇衛視就在南京,離我家好近。
    B. 一路到底脫肛舞男!
    C. 我討厭日本!
    D.《往日情懷》歌曲比電影讚,因為芭芭拉史翠珊實在醜到天衣無縫,導致我無法融入勞勃瑞福和她的愛情世界裡,那種超越外貌的愛情於我而言真的太浮世外,但她的歌聲卻如此溫暖厚實帶磁性,果真是實力派代表!
    E. 我現在已經有Fu了!
    F. 我打錯,肚煲雞啦!哈~

    李馬可 於 2013/03/30 13:32 回覆

  • 十一
  • 我終於看了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啦!
    我好愛啊!!!
  • 我好愛保羅紐曼啊!!!

    勞勃瑞福創立日舞影展就是因他的戲名而生,他愛他自己,我愛他Buddy!

    李馬可 於 2013/03/30 13:38 回覆

  • 十一
  • 天啊!
    我以為江蘇衛視在江蘇錄製耶.......
    《往日情懷》我還沒能看(扭手帕)。
    勾勾請推薦保羅紐曼的作品。
    好個「他愛他自己,我愛他Buddy!」
  • 不用天,它的確是在江蘇省,只是在省內的南京市,依此推論,台灣的電視台也都在台灣,那都是在哪兒呢,十一?Oops,天啊!

    《往日情懷》市面上鐵定很好找,其實如果要看這一部,倒不如去看《愛的故事》,這部的經典度和主題曲都不輸給《往日情懷》!

    保羅紐曼首推與勞勃瑞福二度合作的《刺激》,再推《火燒摩天樓》,這部在當年算是全明星級數的電影,包括史提夫麥昆在內,然後《金錢本色》可看可不看,它實在算不上好,但奧斯卡終究得要給保羅紐曼一座最佳男主角獎,奧斯卡虧欠保羅紐曼無數次了,妳能想像演了超過半甲子的戲,入圍過最佳男主角獎無數次,這才是他第一次當上奧斯卡影帝而已,而且還是頒給他的爛作,只因在當年他已經呈半退休狀態,再不給就沒機會了,他馬的奧斯卡!另外《大衝激》、《秘密電台》以及《大智若愚》皆可看。

    李馬可 於 2013/03/31 20:55 回覆

  • 十一
  • 不,還是我老天,是我自己的地理太爛,不知道南京是江蘇省內。
    好丟臉喔!!!!!
    《刺激》我已經準備好了。
    其他勾勾推薦的我也會找來看。
    感謝!
  • 妳知道啥才叫丟臉嗎?我來南京第二天,我同事就說要幫我報名《非誠勿擾》,我就是因為這樣才知道有這個節目,更因為這樣,我才發現庾澄慶主持的《王子的約會》根本就是抄襲《非誠勿擾》,而且抄得非常爛,完全不同檔次!

    《刺激》真的好棒,看完後妳會對《瞞天過海》這款片嗤之以鼻,也是不同級數的!

    其實妳應該感謝我娘,她青春年華時根本就是我,愛看電影、瘋迷明星、愛講英文、愛泡夜店﹝當時都是在舞池跳國標﹞,一整個崇洋媚外,我對早期好萊塢黃金年代的電影和明星的知識全都得自於她,當年她就只差沒部落格寫而已哩!

    李馬可 於 2013/04/01 14:18 回覆

  • 十一
  • 哈哈好好笑,你同事為什麼要這樣弄你啊!
    說真的小妹段數超級低,我沒看《瞞天過海》,其實也真的沒興趣看。
    你娘也太酷了吧!
    我媽都是在和我說娛樂圈八卦,我幾乎是被娛樂八卦餵養大的<<但只限台灣。
    我常被說「崇洋媚外」耶,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但我比較愛老電影和歐洲片。
  • 他們沒弄我,他們是太天真,天真到像小白!

    妳媽應該常跑美容院吧?!哈~我娘也不會自己洗頭,她每兩天就進美容院洗頭,她以為她自己還是富家千金,我說我要抓她的頭來洗還不給洗咧!

    我知道妳愛老電影和歐洲片,妳部落格都寫這一掛的,老電影我在小時候都看得差不多了,我覺得以前的錄影帶店真的好棒,幾乎啥幾百年前的鬼東西都挖得到。

    李馬可 於 2013/04/02 08:49 回覆

  • 十一
  • 我媽超不常跑美容院,她是個極為樸素的女人。
    其實我也是很樸素的女人,但我媽已經覺得我夠花俏了。

    我是超討厭洗頭,之前我是一個禮拜至少給人家洗一次頭髮。
    我小時候超討厭我媽幫我洗,她都用指甲抓,然後泡泡都流到我眼睛。

    錄影帶真是好久以前的記憶囉!
    現在的小孩應該不知道啥叫錄影帶,
    也不知道倒帶用的紅色小跑車吧?
    歲月啊~(遠目)
  • 我小時候是都給我外公洗頭,跟妳一樣,泡泡都直往我眼睛冒,我都哭天搶地叫到沒人敢聽,忽然好想我外公,如果他當年無縫接軌去投胎的話,現在應該是二十出頭的小伙子,所以我都盡量去認識年輕人,說不定就註死讓我碰上我外公。﹝淚眼撇首﹞

    對啦,靠,一樣,真的一樣,我那台倒帶機也是紅色小跑車啦!哈~而且紅色小跑車在當年還是拉風的進化版,因為更早時我還用過醜陋的黑色長方體。

    李馬可 於 2013/04/14 11:50 回覆

  • 十一
  • 說不定我就是你外公~(大誤)

    黑色長方體我就真的沒見過了~
    我有記憶以來,它就是紅色小跑車。
    我以前很希望自己可以縮小坐進去咧!
  • 妳的年紀包準一萬個不是,二十出頭意指二十五以下﹝不包括二十五﹞。

    《親愛的,我把孩子縮小了》在當年讓我看得好開心唷!

    李馬可 於 2013/04/15 19:39 回覆

  • 十一
  • 那真的不是~

    我前幾天才在看這部電影耶,
    結果小羅素長大有種劣化感。
  • http://www.imdb.com/name/nm0114787/
    ↑ 妳指的是這個人嗎?我覺得很性格耶!哈~

    我覺得第二集《親愛的,我把孩子放大了》就很糟糕,裡頭還有童星出身的凱莉羅素。

    李馬可 於 2013/04/20 09:24 回覆

  • 十一
  • 對呀對呀。
    因為我覺得那時候感覺他會變成美型男,但成人後卻差好大。

    《親愛的,我把孩子放大了》我是小小朋友看的,
    已經都沒印象了。
    多虧HBO,才得以重溫《親愛的,我把孩子縮小了》。
    雖然當年沒有現在先進的技術,可是用道具做出來的小螞蟻、蠍子啦比起現在卻更真實,而且讓人看了好感動喔!
  • 你不能怪他,這表示他沒進廠改裝,哪像艾力克斯派帝佛,小時候醜到翻掉,結果一打掉重練後,嘖嘖嘖,都帥到去當舞男了呢!

    李馬可 於 2013/04/27 20:37 回覆

  • 十一
  • 他小時候不醜哇~~~~~
  • 妳有看過我在《野獸情人》那篇文中所貼的對照圖嗎?那明明就是一個醜少年!﹝「單」夫所指﹞

    李馬可 於 2013/04/29 23:24 回覆

  • 你同學
  • 馬貴人吉祥~(好像有點過時了)
    跟你問安外,想說的是你這幾張照片跟你娘超像...
  • 貴人?恁爸不夠格當蔡少芬嗎?不能當正的只能當偏的嗎?來人吶~備舌剪一把!

    我們全家都在比誰臉長。

    李馬可 於 2013/07/20 17:21 回覆

  • sanco
  • 影集:新聞急先鋒 The Newsroom,讓我有看家族風雲的FU,有機會你一定要看啦!!
    才第一片就讓我笑到翻掉了!!雖然裡面的新聞內容對我來說有些難懂,但男女主角的爭鋒相對,對答如流真的讓我讚賞,推薦~~
    另,今天看了一部大陸片,黃金大劫案~~也不錯看,有幾段對白很有意思!!
  • 親愛的,妳知道我不看HBO出品的影集的,而且我也不看少於二十二集的短季秀,再加上我打從學生時代就很討厭傑夫丹尼爾,所以就算妳搬出《家族風雲》來引誘我嘛嘸效啦!說到《家族風雲》,我真的好懷念啦!為什麼死老美都不看讓它演不下去啦!對了,我之前有跟妳說過嗎?《家族風雲》裡的凱文的老公在現實生活中和《越獄風雲》裡的弟弟是一對。另外,我最近在看凱文演的另一套全新影集《The Americans》,「FOX」頻道翻成《冷戰諜夢》,我想今年秋天台灣有可能會發行DVD,但中文譯名我不確定會不會一樣,因為像《法庭女王》就被「Universal」頻道翻成《傲骨賢妻》,總之這套好好看,雖然是短季秀,但衝著凱文我就給它撩落去囉!

    肖婆,妳真的很愛看中國戲耶!妳不要以為我現在身在浪奔浪流那一岸就被同化了,我反而要感化收編426!

    對了,妳的暱稱285怎不見了?哈~還有,我好想妳唷!

    李馬可 於 2013/08/07 04: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