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青春陽光歡笑


此刻,我希望你的胃是空的,不然你可能會無師自通從口中抓出一隻小白兔變起魔術來!同時,我也希望你不像王清峰那樣有顆狗膽,不然你嘴裡的兔子還可能會被膽汁暈染成小綠兔!


我鏗鏘了,終於,鏗鏘到一整個完完全全、明明白白、徹徹底底!歹路不可行,夜店走多了,總會撞到屁!


話說李馬可自出道後,行走江湖的這些年來,大大小小強強弱弱的風浪也遇得不少:打人、被打、嗆人、被嗆、被下藥﹝我很想下人,但沒藥﹞、摔酒杯、摔麥克風、摔包廂門,就連包廂內的便所門也都摔過,不過,就是沒有自摔過,而且是摔到椎心刺骨猛搥心肝的那種摔法,更靠北的是 ─ ─ 連兩摔,摔下去,爬起來,跨一步,再一摔,雖然平時都有吃阿鈣,但這時已經需要勞煩別人攙扶才起得來,阿鈣有照顧我的膝蓋,可是卻和我的屁股說拜拜!


從大年初三一路喝到大年初五,三天,有志青年不知做了多少益事,我卻讓自己不醒人事。初五那一夜,喝過幾多攤、跑了幾多趴,我不知道我不明瞭﹝Singing,啥歌?家庭作業去查去﹞,我只記得我有記得換衫。凌晨五點半,滂沱大雨了一晚,碗公狀的台北盆地似乎盛接雨水盛得開心莫名,天雨等於路滑,路滑等於夜店散場後的門口的大理石地板更是他馬的加倍滑不溜丟。就醬,剛在酒池肉林中繞了N圈的我,滑了,是的,沒錯,無誤,毫不扭捏,全無惺惺作態,確確實實地犁了兩塊大田!


「挖嘸愛做田僑仔啦!」叫了,大聲叫了﹝Singing again,大哥與苦旦合唱的那首﹞,醒了,酒都醒了,看了,不管是不是俊男美女妖魔鬼怪,大家攏目睭抓挖睛睛看,死了,難道天要我從此亡在家裡別再出來走跳了嗎?這可不是對本人畢生最大的凌遲嗎?「天吶!此般的天老爺吶!」我在心裡瘋狂嘶吼著,歇斯底里,頓時,從自豪的馬景濤一躍而成噁爛的林瑞陽!


「就只差沒正面著地狗吃屎了。」我在永吉路與松信路口那家老字號的中醫診所內,對再熟悉不過並且和我一樣全身綠油油的老賢現靠夭著。「尾椎垂直起降兩次,第一次搖晃落地未成,趕緊往上提拉,沒想到,第二次嘗試後便直接墜毀。」賢現聽完哈哈大笑,邊笑邊摸摸我的頭﹝上面那顆啦﹞。旋即,賢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拿了一根針猛往我的後腦杓插去,「全台灣沒幾個醫生會針頭殼的啦!」賢現在邊笑邊摸我的頭邊說中,就在我全然沒有任何防備與心理建設之時,我已經像《養鬼吃人》系列的主人翁一樣,頭上扎了針了。「原來,他並非在捧我自以為幽默的場,他應該是在竊喜著:『傻孩子,你的頭頭要被針灸了,呵!』絕對是這樣。」我擠眉弄眼胡亂猜測賢現笑聲背後的來由。


「尾椎有傷到,但是尾骨擱咖害。」我有顆針頭,我的背被敲打,我的屁股正如火如荼火熱地被拔罐,而賢現就這麼心平氣和地點出了我的要害。我不懂尾骨與尾椎的分別,確切點,膚淺的我根本沒聽過「尾骨」這詞兒,於是我問了賢現,他聽完後馬上「按壓」要害,瞬間,我痛到清楚瞭解機掰尾骨係瞎咪碗糕!


「我以後一定攏來找賢現復健,百分之一百不會笨到去劍湖山!」賢現又咯咯笑了,這回是真笑了吧?!我那股冷若冰霜的寒意,大概也就只能治得了爺字輩掛的了。



青春陽光歡笑


當晚,華燈初上,我原本也是隸屬帥哥正妹之列﹝我聽到你在翻塑膠袋的淅涮聲了﹞,天曉得,破曉時分,我狼狽地摔到變蟀鴿。人,真的不能太鐵齒,有事沒事就拿自個兒住帝寶來炫耀又如何?結果咧﹝繼續Singing﹞,房子也不是登記在妳的名下,每天臭彈和老公作愛作不完,卻拚不出一個帶把兒的,如今,又鬧到這步田地,好死不死,我的公司嘟嘟好座落在帝寶不偏不倚的正對面﹝別來堵我﹞,害我一個班上得心不在焉,無時無刻望出落地窗等著看好戲。人,如果跩個二五八萬,小心像本山人一樣跩到屁眼!


家暴?許雅鈞激動否認  小S心疼老公擬提告


每家熱門潮店皆使勁兒刮著唱盤強力放送Jay Sean的〈Down〉,我賣力配合搖頭擺臀,結果咧﹝唱袂煞了﹞,扭到一語成讖!


You'll be my only, no need to worry ~


Baby are you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



歹勢,強迫各位聞我的屁聞到倒頭栽,你ㄟ甘苦挖攏災!眾卿家們,洗目睭ㄟ來囉!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i.louise
  • ㄘㄟˊ 沒有閃到腰也算厲害ㄌ
  • 若不是因為太鏗鏘導致身體動作遲緩,不然少喝幾杯的話應該很有機會說。

    李馬可 於 2010/03/16 22:40 回覆

  • Sophia
  • 大哥 你有腰身捏
    好羨慕唷....請多多保重 畢竟我們都不年輕啦.....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來 來 來....
  • 那是因為下半身太粗勇的關係,打大老二都不怕沒「葫蘆」!

    我要把它抓回來烤鳥仔巴!

    李馬可 於 2010/03/18 01:59 回覆

  • lion
  • 蛤(大驚)

    那是馬可的腰喔

    唉我已經跟我的腰失散多年了
    自從他在脂肪海淹沒後

    你是在模特兒經紀公司上班嗎?為什麼你身邊老是有不同的正妹?有這麼多正妹,怎馬可文字間常出現哀哀叫的哀傷和吱吱叫的寂寞?不要打我(逃)
  • 賣擱靠挖ㄟ腰啊啦!重點明明就是咖瘡。

    我如果在那兒上班的話,我就直接自己上去當魔豆了,而且每天忙著賺吃飯錢和睡覺錢,賺呷攏嘸夠啊,哪有空回妳。

    李馬可 於 2010/03/23 21:48 回覆

  • lion
  • (沒人來再回一下)

    文末是馬可最好玩的地方,那鍋是哪找的,可以集合好萊塢眾帥,而且還不是合成的說(居然有我的歌神蜜蜂叮先生STING啊啊啊啊)都是我滿喜歡的A咖男星,除了那個過氣的玩幼齒的羅蔔肉之外

    ㄟ不好意思,腰不痛的時候可以大略翻譯一下嗎?(兩眼汪汪)
  • 我也是史汀的頭號粉絲!!!他當年那張〈沙漠玫瑰〉的CD讓我聽到跳針了啦!

    可是......我也超愛羅伯洛說......先聲明他不是我的年代,都嘛是中學時代狂看錄影帶的症頭,他和黛姨媽合演的那部《昨夜情深》我看到連台詞都會背了!

    我以為大家看看笑笑就算了,妳總不會要我逐字逐句翻譯吧?!大概說一下好了,這是個在審判你是否為帥哥的法庭聽證會,一開始主持人先說明他們要分析你帥不帥,以及帥的價值多少,說完後順便強調他自己也是帥哥俱樂部的成員。接著,大家拿起魔鏡大喊:

    Wow, you're handsome.
    You're perfect.
    You're incredible.
    You're one good-looking son of bitch.
    Good job.
    Amazing.
    (消音)
    上面這段魔鏡吶魔鏡的誓詞我幫妳寫出來了,超easy不必英翻中了吧?!

    進入主題後,派屈克丹普西先表示比賽洗車的價值,然後主持人就一一拿出審判名單,於是妳就會看到《暮光之城》的兩位男主角被提出討論,隨即主持人說:「Show Handsome. All of Favor? All of Oppose?」﹝梭哈吧!(這樣翻很搭)一致贊成?或一致反對?﹞緊接著主持人看大家一致通過,便強詞奪理表示他認為他們還不夠帥,不是帥,Cute!﹝可愛﹞

    下面劇情大致上如此囉,總之主持人最終被踢出帥哥俱樂部啦!

    P.S. 有稿酬嗎?

    李馬可 於 2010/03/23 22:29 回覆

  • 蘇子
  • 好感人喔這麼用心的回應(淚)
    沙漠玫瑰))))))))))啊啊啊啊)))))))))))))超好聽的說

    我請您"大略"翻一下,豈敢要勞駕逐字(口是心非)
    很多路過的英文和我一樣好的都很知道啊,我是幫網友爭取ㄟ(明明沒人要我說)

    稿酬喔~我已經沒有你旁邊那些青春ㄟ罵體,吹喇叭又怕把您咬斷,長處只有繪畫圖而已,想送您裸女畫幾幅欣賞嘛,又怕您不近(愛)女色,甚是為難啊(嘆)

    這樣吧,先請您喝台啤,這可是我親自到八德路啤酒廠拍的喔~可不是網路抓了
    http://pic.pimg.tw/aaalion/1186957041.jpg
    喝酒完怕宿醉請您喝世界上最昂貴的咖啡http://bbs.tiexue.net/post_3963563_1.html
  • 阿娘喂!吹喇叭都出籠了,妳金加揪敢死ㄟ我給妳講!

    說到裸女畫像,順便再讓我置入性行銷一下﹝對,Again,但都沒人要鳥我就是了﹞,本人握有黛姨媽當年整波出擊的《脫衣舞孃》原版雙面海報一張﹝一雙好用的膝蓋遮掉假奶與黑森林那張﹞,並且使用油畫畫布處理模式外加原木裱框,百分百具有收藏價值與增值空間,尤其在如今黛姨媽已無戲可拍的情況下。由於本人無時無刻在缺餉,意者可大幅度議價皆無妨,感謝您!

    對了,台啤吧檯前那兩位七爺八爺稍微讓人打消酒意,就算喝到死都會持續驚醒!敗作啦!退件!

    李馬可 於 2010/03/24 19:40 回覆

  • 蝨子
  • 我沒有去找,是人家傳給我的,應該說是在噗浪上很紅的

    踏碼的,我吃鍋邊素ㄧ年了

  • 不管是獅子或蝨子,都是吃肉又噬血的呀!

    有馬堪吃直須吃,莫待無馬吃空氣!尤其這匹馬喜歡跑步加戲水,就算有狂馬症,都應該還是蠻好吃的說,而且我超想拿鮪魚刀宰這匹馬,然後吃完後飛去中國拉屎,讓牠死而無憾死得其所光宗又耀祖!

    李馬可 於 2010/04/28 18: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