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我在,別怕!」不過是又一場無以數計的地牛翻身,或許還是最微不足道的規模,男孩仍從睡夢中驚醒,躺臥於另一側的父親聞聲後,連忙向前依偎男孩身邊,撫身、出聲、搭慰,一對緊擁的身形,衣衫襤褸、瘦骨嶙峋。這是《末路浩劫》的第一幕畫面,男主角的第一句對白,我的第一滴淚,惱人的是,電影才剛要開始而已。


進入主文之前,首先,我要感謝天真活潑又美麗的麻吉格友「Sophia公主」於數月前,御賜我這一介識書無多的草莽《末路浩劫》的原著小說《長路》一本,方使得我才能在電影開場後,三分鐘內急速入戲落淚,我會繼續加倍努力,朝雪華阿姨與馬景濤的三秒鐘人體極限關卡邁進,以不負公主的大力栽培與殷切期望。誰說網友都害人不淺?挖攏嘛受益匪淺!


不論你是讀書人或者電影人,想必不會對戈馬克麥卡錫〈Cormac McCarthy〉這個名字感到太見外,他所寫的小說皆有其一定的可看性,但改編成電影就不一定了,例如比利鮑伯松頓便導出一部敗作中的極品《愛在奔馳》;相反地,柯恩兄弟卻也能將《險路勿近》送上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的衛冕者寶座,連帶把自個兒拱成最佳導演哥倆好,堪稱極品中的極品,由此便可看出導演優劣影響影片成績甚鉅;重點來了,來自澳洲、導過一部台灣直接發行影碟但口碑極佳的澳洲本土片《生死關頭》的約翰希爾寇特〈John Hillcoat〉,究竟有沒有搞砸《末路浩劫》?他力求忠於原著,可時有力不從心的未逮之憾。



陌生的年代,不明的災害,世界因之頹敗,道德就此喪殆。滿目瘡痍,毫無生機,糧食的耗盡,給了人吃人一個充滿可行性的正當防衛的藉口,一名失去妻子的丈夫與一名失去母親的男孩除外,似乎。父子倆一路有目的往南苦行,同時,苦於漫無目的四處尋找食物充飢,南方,施捨了這對父子的軀體有持續脈動的殘存的餘望;這家子已逝的女主人,則成了這對父子的靈魂裡一息尚存的美好記憶的賸餘價值。他們秉持初衷,他們懷抱信念,但兩者,不斷被了無輪廓的未來一點一滴地剝削,當田地竟如是這般走出來時,他們所祈求的微薄祝福,或許,如同漫天煙塵一樣,烏黑,漸至烏有。


《末路浩劫》並非像《世界末日》或《明天過後》或《2012》那種可健胃整腸助消化的芭樂,如果你期待看到五分鐘有爽感、十分鐘便高潮的電影,勸你三思而後行,因為你不但吃不到芭樂,而且可能還會收到一張芭樂票,《末路浩劫》是水果之王榴槤,很臭、很難吃,但很營養。


由於原著小說《長路》的頁數非常精簡,人物方面更幾乎是父子倆在唱雙簧,因此,當套成電影時,乍看之下好像很容易拍,事實上卻不然,我甚至認為它比《險路勿近》更難影像化:蒼絕的意境、細膩的親情、難為水的愛情、孤清的尾聲,這是隱而不顯的陷阱,電影卻仍見獵心喜地落陷。小說裡的每一段遭遇都拍到了,但礙於片長不足兩小時,每一段都蜻蜓點水點到為止,一鏡帶過比比皆是,你會寧願導演刪掉一些章節,也別如此草率,約翰希爾寇特彷彿在嚷嚷著:「我很乖,因為我都有拍。」無論如何,肯定都強過胡亂竄改到不知所謂的《姊姊的守護者》。若你尚未看過原著小說,千萬別因我的說詞而膽寒,上述是說給已閱畢原著小說的人聽的,進電影院吧,敞開心房,這將是你全新的末日體驗!


《末路浩劫》不是拍給影展的評審諸公們看的電影,畢竟它的母體仍是好萊塢,所以你無須擔心會出現看攏嘸的問題,就算跳接式的插敘與倒敘,都不會破壞你腦子組織的連貫性。這是一部會讓觀眾心痛後進而省思的電影,它不灑狗血,你看不到殺戮血腥的鏡頭,但你光憑想像就不忍卒睹;編導也沒安排無病呻吟的哭戲,但光憑父子倆氣若游絲地龜速行走的病體,就能製造出彷若加速的引擎直直催出你的熱淚。


「人類互食代表極度恐懼。」出自父親之口的旁白悽然地說著。在這個人肉既免費又易得的時代裡,父親搜括到的一罐可樂,都變成是值得慶賀的豐年祭品,父親將可樂遞給不知其為何物的兒子,兒子啜飲了一口後,面露欣喜之色,隨即再把握在手中的可樂遞回給父親邀請他一同暢飲,父親捨不得喝,兒子強力要求,情感面的流轉,就這麼在捱來捱往間,溢出了大銀幕。


飾演父親一角的Viggo Mortensen﹝成名已久,中譯名卻仍百百種,以下統稱亞拉岡﹞一直是我的超偶之一,一名詩人般的演員,他真的出版過詩集,外型與演技也都充滿了「詩性」。有稜有角的顴骨、顎骨與堅毅的下巴線條,配搭凹陷的雙頰,即將屆滿52歲的亞拉岡﹝我知道你正圓睜著你那雙迷人的杏眼,免著驚,他帥到讓你看不出來﹞,註定是這個角色的不二人選,大量的旁白由浪人式的滄桑聲線所賦予,你會信服他真是一位可以吃苦當吃補的盡責的父親。亞拉岡與連恩尼遜同種,皆為慢啼的大隻雞,只是連恩尼遜遜了點,因為他比亞拉岡更晚叫、更大隻!



莎莉賽隆所飾演的母親,於末日降臨之際誕下了兒子,生人的自認在造孽,被生的何嘗不是宿命地運氣更背?!外頭的世界以鬼哭神號的全非方式在改變,面對丈夫的妻子卻處變不驚,害怕?那是苟活之人的權利,不是她的義務。一心求死,是她一意孤行的態度;以死相逼,是她對丈夫所能打出的最後一張王牌。以死能否明志?她不在乎,也不留戀。自戕,非丈夫所許,無多餘選項的唯一選擇:套上短衫,沒入暗夜,飄然遠去。自戕以及拿槍指著親兒的逆天之舉,早些時候已有《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的前車之鑑,雖異曲,同震撼。丈夫希望妻子別死於自己槍下,即便終將一死,妻子也不願和親兒道別,不願多留下一句話,「寒冷的世界是她最後的禮物。」丈夫憤嘆道。



父子倆於途中與由勞勃杜瓦所飾演的孤身老人的相遇,則更加確立在這個天災人禍的紛亂局勢裡,其良善的本質堅不可摧。我很喜歡父親與老人間的一段對話。「你有想過自殺嗎?」父親問。「這種時候還有奢求太愚蠢了。」老人答。倘若自殺等同於奢求,那麼「無欲則剛」便是自殺的「防腐劑」,我想。此次相遇的過程,不偏不倚地呼應了電影稍早前的段落,父親殺了第一個掠食者後的當晚,驚魂甫定的兒子以不確定的口吻問父親:「我們仍然是好人嗎?」父親以堅定的語氣回答:「是的!」


父親長期教育兒子以「上帝的使者」自居,男孩做到了,縱然,世界依舊沒有因此而好轉,然而,最令人斷腸的,永遠是男人那段壓抑矛盾的感傷之言:「若真有上帝,何以會讓世界淪落至此,而不做改變?」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愛波
  • 兒子也很會演。演出了那種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而成長的一種特殊的表達方式和有限詞彙的使用。

    很好看,慘到一個無以附加的地步........
  • 小說描述得更淒慘無比,看完後會豁然開朗 ─ ─ 再也不怕死!

    我要跳Tone一下,兒子如果找個更可愛一點的會更催淚!

    李馬可 於 2010/04/27 18:33 回覆

  • i.louise
  • 邊看邊覺得小男孩長得好像莎莉塞隆吶~

    近尾聲: 在父親離開後, 小男孩碰到好心人時, 試圖從問答裡尋求確認時, 冒出那句話: 你心中也有團火麼? 陌生男子愣ㄌ下: 你這小子真夠怪胎ㄌ

    有時候, 在灰撲撲的世界, 就是得冒個險, 學著再試著去相信還是有好事發生(真八股)

    題外話, 前陣子天災報導不斷(ex.地震.火山噴發...) 女同事就突然說: 還是別生小孩ㄌ 這世界太不穩定ㄌ<<<然後, 我也很北七不經腦的磞出: 別耽心, 說不定妳家生的小孩就是救世主(到底要救誰呀~); 說/聽完就哈哈大笑, 她說: 不要! 當救世主的媽責任太重大ㄌ 囧
  • 別怪小男孩了,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從一出生到現在,交談的對象只有父親一人而已,所以他根本不懂如何正常對答,沒有練習機會囉!

    她說: 不要! 當救世主的媽責任太重大ㄌ
    ↑ 她應該要比較擔心她會變得像琳達漢彌頓那樣粗勇才對!

    李馬可 於 2010/05/05 0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