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溯既往!李慶安淚訴:難道過去我審的法案也無效?


依我看來,由李慶安身兼編導演三職的《American Dream》,擺明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和《天下父母心》硬槓誰的集數比較長了。說來汗顏,它的集數有多Long,我的級數就有多Low,因為真的爛到一個出神入化的好看。



我們可以看到一名弱質女流如何手無寸鐵不服輸地和大環境拚搏想來個絕地求生﹝註:面大餅不代表強到像隻女金剛,手握一億也不表示就有藏匿致命武器﹞;我們甚至可以從中學習如何慢性自殺,只要像李慶安那樣血淚控訴不公平的社會,全台灣二千三百萬的同胞就會一人賜你一口唾棄的口水淹死你,完全不必去買炭回家關起門來燒,循此邏輯,《American Dream》這齣連續劇的片尾應該加註警語:衛生署長楊志良關心您!



我一直有個想法,李慶安此人理當被寫成一則媲美《木偶奇遇記》的警世童話故事,小木偶因為說謊而讓鼻子變長,李慶安則是誆人加栽贓後,反而不斷自打嘴巴,而把自個兒的臉打成像豬頭那麼大,以此來告誡小朋友們:若要有張巴掌臉,千萬別學李慶安!想當年,李慶安卯起來幹譙台北市副市長陳師孟是美國人,陳師孟馬上宣誓放棄自己的美國籍,如今,李慶安就算被打到在地上爬,她仍是隻美國傻大妞,而陳師孟則幻化為「抗安英雄」;想當年,李慶安卯起來幹譙涂醒哲舔小男人的耳朵是噁心又恐怖的老Gay,結果,事實證明涂醒哲無辜到能去拍一部莎莉賽隆男性版的《北國性騷擾》了!


當李慶安落下斗大的第一顆淚珠那一刻,吾心立刻彷彿徜徉在九霄雲上,原來,李慶安的絃外之音正是在在要大家相信她不是詐欺犯,而是貪污者!既然李慶安也覺悟詐欺不足以治她的罪,懇請檢察官改以貪污罪名起訴,並請法官從重量刑,好成其所願,讓李慶安的淚水流得無悔無怨!


李慶安靠夭她的罪要向後生效,挖咧老天爺!李慶安把自己神化到可以去當全球罪犯心目中景仰已久神聖不可侵犯地位猶如《阿凡達》裡那顆潘朵拉星球上的納美人供起來拜的伊娃了啦!從今以後,不論你是現行犯或共犯或正在預謀,都不用再怕被活逮了,因為可以向司法單位嗆聲:「當你抓住我的剎那,我所犯的罪行都已成過去式的往事,往事隨風一筆勾銷,所以你抓不住我!」


李慶安說她就任公職後便自動喪失美國籍身分,如果放棄國籍有簡單到如此無腦,那我也要像剪信用卡般把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一刀剪掉,然後飛去美國拿大聲公喊囂:「恁爸係美國人!」這個藉口和馬英九的綠卡事件的詭辯一模一樣地鏗鏘!時至今日,李慶安已準備好去監獄裡面咿咿哦哦,馬英九卻依然高枕無憂,公平嘸?嘸啦!反正台灣的司法一遇到馬英九就變得鏗鏘也不稀奇了,誠如馬英九當初和戰哥結伴去喝酒,把自己喝成花枝亂顫滿面紅枝枝的陰酒姑娘後,含羞帶怯的那句嬌嗔:沒有啦!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