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4月底時看到一則外電報導,根據一家國際人力資源諮詢機構最新的「2009年全球城市居住品質排行榜」調查顯示,奧地利的維也納排名第一,其次才是有著「世界公園」美譽之稱的瑞士的蘇黎世。對比方才看完《維也納復仇》的特映,復仇在質優的城市裡上演,分外地突兀、格外地刺眼。


來自入圍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最後五強之一的奧地利的《維也納復仇》,好看到滿點!這兩年所看的歐洲電影部部都精采萬分,例如芬蘭的《職業男人》與《冰火情敵》皆是如此,而法國的《雜貨店老闆的兒子》更是不容錯過的極品!



一個是幫妓院老闆負責照料旗下鶯鶯燕燕生活所需的小弟,一個則是被妓院老闆捧在手心的紅牌妓女,小弟戀上妓女﹝再熟悉不過的港產電影情節﹞,為了擺脫老闆雙宿雙飛,窮途潦倒的鴛鴦只好去搶劫銀行,孰料,最後關頭卻遇上一名交通臨檢的員警,他開了槍,妓女就此亡命。逃回爺爺家中避風頭的男主角,卻又在此時意外發現這名員警與妻子竟然是爺爺的鄰居,戲劇性轉折自此展開。


所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維也納復仇》裡的每個人物要面對的事情永遠不會少,只會多到要你做出選擇,而這選擇只要稍有差池,便會出人命。男主角單純地只想搶到錢後與愛人高枕無憂,但麻煩卻總是不請自來,天曉得他會愛上不該愛的女人,這份愛是錯誤一;天曉得他會傻得去搶劫銀行,這股傻勁是錯誤二;天曉得他會答應愛人讓她一同跟去搶劫銀行,一時心軟便是致命的一擊。



員警自以為是神射手,天曉得明明是要射輪胎,怎會射到「脫靶」?因為員警無法生育,所以當妻子遇見漢草威猛的男主角時慾火焚身,天曉得猛男把想殺員警的滿腹怒火以陽具發洩在這名人妻身上,人妻竟渾然不知還樂此不疲,當慾火碰上怒火,兩把火所點燃的笑點與爆點之驚人,絕對會讓你有想把編導抱起來轉圈圈外加左右臉各親三下的衝動,這分明是「浴火鳳凰」的絕佳示範!



整部電影如同迷你影集般,大致上可視為上下兩集來看:上半場帶出男主角與妓女在龍蛇雜處的妓院中如何避人耳目偷歡,維也納見不得人的一角,即使殘花敗柳也有找尋春天再生的權利;下半場則進入男主角在鄉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絕處逢生。電影把長鏡頭運用到極致,時而把畫面拉遠到ㄌㄤ掉,留白的空間給觀眾有餘思味兒,這是歐風電影的慣性,熱中此道者不會失望;時而讓男主角於夜半時分躲在員警家門外圍窺伺,這部份彷彿是《衝擊之路》裡飾演肇事逃逸的律師馬克魯法洛的再版,差別在於,前者是另類的受害者要伺機報復,後者則是不折不扣的加害者在良心不安。


職業男人》裡的失業男人為求家人溫飽而下海當鴨,《維也納復仇》裡說著俄文母語的婀娜女子為了掏金而來到維也納,無論男鴨或女雞,就算是「一手交錢、一體交貨」的銀貨兩訖,雞鴨的原形仍是個人,尊嚴不會因著職業的卑賤而有所削減。《冰火情敵》裡的元配為保婚姻而到第三者家裡當臥底與之稱姐道妹,《維也納復仇》裡失去愛人的男主角為了復仇而與仇人的妻子發生性關係,兩者都帶著恨意出發,卻到了終點站才驚覺:姐妹好過老公、不倫孕育了新生命。



全世界最先進文明的歐洲大陸,生活在其中的人們往往不如亞洲人所想像的高竿而美好,誠如片中爺爺對孫子的感嘆:「都市讓人變得傲慢或無賴,他正是個無賴。」奧地利的薩爾斯堡有音樂神童莫札特,奧地利的維也納有出於此都市返鄉的無賴,即便天差地別,不脫是奧地利製造。



不是劃破天際,也無平地一聲雷,波光粼粼的湖面突地水花四濺開啟了這起故事,無賴的仇恨會讓他走到哪裡?答案在電影裡,看完之後,會在你心裡......




後記:承蒙【開眼電影網】厚愛,本文同時刊載於【開眼電影網之e週報 vol.219 素人影評專欄】。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RENE
  • 馬可大人,最近幾天連續看了您的部落格,真的很有感觸。
    突然覺得台灣的民主好像到我們就沒有了。現在年輕一輩的孩子們根本沒興趣參與,他們有線上遊戲和手機就好。昨天看到新聞訪問一個高中的孩子,她說如果沒有手機會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我在想,那妳老杯老木生妳要幹嘛?!我老媽看到這則新聞也是很感慨,她說完全不懂現在台灣的年輕人在想什麼,台灣被賣掉他們還很高興在數鈔票,而且很快就要數人民幣了。不過沒差啦!他們可能還會想說人民幣還比台幣有價值,可以買更多遊戲和新款手機吧!
  • 我在想,那妳老杯老木生妳要幹嘛?!
    A:來玩手機的!
    延伸題:若沒手機呢?
    A:玩自己!

    妳的感嘆沒錯,這就是我時不時沒辦法不念一下現在的小朋友或大學生的原因,N年前就把這些人看衰了。兵都快不用當了,何苦之有?何樂而不為?這正是當初比台灣落後的南韓,今日何以能超越台灣之故!

    李馬可 於 2009/05/16 15: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