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有此一說 / 梵谷左耳  被高更割下的?


小學五年級,第一次出國便去到歐洲,第一次搭飛機便搭17個小時搭到只知道爽很大,第一次去到荷蘭便去到梵谷美術館,小白痴的我的所有第一次 ─ ─ 不懂。


所謂有一就有二,有二便有三,無三不成禮,我則是禮多到人人皆喊怪 ─ ─ 每年暑假必再去到歐洲。


娘親視梵谷為超偶,幾年後,進入叛逆期的兄妹倆第二次被拉著去到梵谷美術館,從小白痴進化為大壞蛋的我的第二次 ─ ─ 在梵谷最後一幅自畫像前大哭。


說來荒唐。娘親把梵谷的生平粗略地口頭繞了一圈,剛轉進梵谷一生皆所愛非人時,表姊、有婚約的女人、直至最終的妓女,聽不到如何割耳,大壞蛋已經歇斯底里完全失控。


關於梵谷割耳事件的傳言,絕非上述這則新聞自以為揭露了世紀大秘辛般轟動,它早已不新鮮,只要是梵谷的忠實粉絲,絕對知之甚詳,而且還是在N年前便知曉,把話說白了,那便是:記者們真的孤陋寡聞又淺顯,當了那兩枚德國臭皮匠的新書免費宣傳活體道具,舊聞當新聞,全球記者素質之差,無以復加,難道沒半個人在報導前,查閱到N年前就有許多野史對此傳言描寫得更深入嗎?


是的,第二次在梵谷美術館時,我已從娘親口中得知這項傳言,娘親與兄妹倆足足恨了高更N年﹝娘親恨更久﹞,此恨至今未消,看來是無絕期。三人非常堅信這項傳言的真實性,所謂「無風不起浪」,天底下沒有「空穴來風」這回事兒,瞧瞧哪一樁被〈壹周刊〉踢爆的「明星好亂」是假的?嘸啦!


他以為每一段愛都是真愛,殊不知,虛情假愛都是更深一層的傷害。


他以為那個人是生死與共的摯友,殊不知,那個人在他病得最重時拂袖而去,一顆大頭回也不回。


他以為真心付出是應該,殊不知,「應該」讓他憂傻地更厲害。


他以為走向那片熟悉的麥田能得到解放,殊不知,麥田的清幽,讓那聲槍響更脆耳。


華人社會的面相之說放諸四海皆準,高更正是「凸目無情」的極品之相!


我相信,耳朵是凸目人狠心所割,我一直相信,也會永遠相信下去......


記者扒糞,他們根本不會懂!


高更屎人,他不是不懂,他是醜陋到聽不懂!


我是粗人,我愛娛樂,卻不懂畫作藝術。


文生梵谷的畫、文生梵谷的人,我可能不懂,但,我願意流著淚去懂......


Now I think I know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


Then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梳髻
  • 親愛的馬可兄

    凌晨兩點多還有興致發文 我跟小娃兒都不知夢到哪了

    孤陋寡聞來這還可以長知識 不錯不錯

    我一直很羨慕馬可兄有一個這麼前衛的媽媽
  • 我都覺得我會像梵谷一樣到最後發瘋了,天ㄚ ~ 誰能想像我是個每天早上要趕九點的歹命上班族吶 ~ ~ ~ 如此過人的生活作息,我看死大學生都沒我那麼有活力咧!

    橫批:返老還童!

    關於我娘前衛這事兒,我還真得要承認,實在有夠拉風!天殺的,要不是有這種娘,我看我今天不知是在哪座少年觀護所度過青春歲月的了,可遇不可求,屎到我讓我遇到了!

    希望看完後妳也會愛上梵谷!他是一個值得世人永世疼愛的人!

    李馬可 於 2009/05/12 15:29 回覆

  • aaalion
  • 我當年背著大背包去荷蘭時,住處就在梵谷美術館附近,我原本不是很喜歡他的作品,再紐約看到原作時就改變了,去了荷蘭就更不一樣

    前文說你看不懂後來為什麼你要大哭?
  • 看不懂的意思是指用色美學專業術語概念之類的,但自畫像......我應該......還能看得清楚啦!

    看畫加上聽故事,真的是「雙重哭效」!

    李馬可 於 2009/07/11 04:43 回覆

  • aaalion
  • 我在NY的MOMA站在星夜前旋轉暈眩
    在國家公園內的乾枯向日葵前定住

    站在原作前若能安靜看畫
    會定住不動感受畫作能量與作者對話
  • 現代藝術博物館在曼哈頓中城,吼,我很熟哩!當初在紐約時,布魯克林和曼哈頓都是我的管區說,妳陶醉我也懷念 ~ ~ ~

    對,就是這樣,雖然我真的很沒美術天份,連一顆蘋果都畫不出形來,但梵谷的畫都會讓我不由自主想像他當年的病徵,每一幅都代表他生病的不同時期,光是用想的又想到想哭了!

    對了,妳香港玩得如何?我前些日子跟著妳的腳步又去了一趟哩!我覺得下次可以一起結伴同行,香港只要一個週末,實在太好喬時間了。

    李馬可 於 2009/07/11 05:05 回覆

  • 悄悄話
  • aaalion
  • 去過兩次後
    我其實也不喜歡日本

    這次是因為我學生在日本京西區唸小學
    就想過去瞧瞧

    香港夜店喔聽起來好好喔
    你果然是玩咖
    我大概有十年沒去夜店混了
    每次出國都是和教育界的
    要去夜店都會被阻止曉以大義

    ZARA和H&M(筆記中)

    除了電影文
    爬爬幾篇旅遊文啦~~
  • 娜姊代言過H&Mㄟ!必記!

    下次我們一起去蘭桂坊走跳,管它幾年沒去,反正「有舞堪跳直須跳,莫待無舞空扭人」是我的座右銘,就算變怪叔叔我都要玩到死。

    旅遊文好風雅,我從來沒寫過類似的文ㄟ,真的Never,我很怕我寫一寫都變成吃飯的流水帳,倒是妳,我看過妳寫好多篇,我覺得寫得很好,範圍由小至大,邏輯清楚。

    李馬可 於 2009/07/14 00:53 回覆

  • aaalion
  • >就算變怪叔叔我都要玩到死

    擊掌!

    昨吃飯又一個教育界的好友苦口婆心提醒我該成熟點之類的
    我永遠也不要像她們老氣橫秋的樣子

    啊~~跳舞ㄟ
    聽麥可音樂亂跳中......

    (娜姐和我同星座ㄟ,可我連她千分之ㄧ氣勢和精彩都沒)
  • 那我得把腳伸出來才夠誠意!

    啥叫成熟?熟過頭的蜜桃誰想吃啦?誰說大家都得照世俗所規範的模樣去活?難道人生也要穿制服嗎?

    去練練瑜珈,至少骨頭不能比娜姊硬!

    李馬可 於 2009/07/16 01:07 回覆

  • 放月
  • 去年去歷史博物館看他的展覽,走近仔細看,才知道油畫是立體的,線條是一筆一筆是用刀子雕出來的.真的很震憾.好像還是可以感受到他對藝術,如此狂熱.
    至於高更遠走高飛,給他的打擊很大.藝術家的感情世界,我無法理解,但是,梵谷的脆弱與無助,乃至後來發瘋割耳自殺,讓人看了很難受.
  • 乃至後來發瘋割耳自殺,讓人看了很難受.
    ↑ 不不不,是屎人高更割的!

    姑且不論高更是否真的割了梵谷的耳朵,當一個人會在好友病得最重時拂袖離去,那一刻就已經證明他沒有人性,那與是否身為藝術家毫無干係,否則,以後當大家想泯滅人性前,就都趕緊去學畫畫然後自稱我有藝術家性格算了。

    李馬可 於 2011/03/01 21:17 回覆

  • 放月
  • 請問一下,高更離開梵谷時,梵谷"病得很重",是指梵谷的”精神疾病”嗎?還是有其它的疾病?這我就不清楚了.我朋友中也有這種人呀!把年老的父母放在養老院或安養中心,即使父母重病,子女也沒去探望.有時,不要期待每個人都有人性,這樣比較不會失望.
  • 是的,就在他最憂傻之時!

    妳說到重點了,我就是從來都不相信人,所以才會三不五時跟大家佈道玉嬌龍說過的至理名言:「朋友本來就是假的,只是我懷疑當我的敵人你可以撐多久。」

    李馬可 於 2011/03/03 21:4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