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如果說《愛情三選一》是一堆歌頌真愛的類型片中所謂的懸疑電影,那麼《第四者》絕對可稱得上是矯情假愛的諜報片。前者利用一男選三女的手法來混淆觀眾的視聽,到頭來不過又是一場販賣真愛後剝削觀眾肉作的柔軟之心的亙古正道,21世紀不脫如是;後者時間則往前推60年,我們會震懾於在那個民風保守的時代裡,人們可以一面偽善地信守十字架前一生一世的誓言,一面卻也可以靈肉分離地如此徹底,讓人分不清究竟是每一張笑裡藏刀的嘴臉可怕,抑或是在尚未完全開發的40年代,而更易激發出人性原始的醜陋的不寒而慄。


相較於英文原片名《Married Life》無趣的「婚姻生活」,中文取名為《第四者》的確更吸引人也一語中的﹝雖然這梗已在2004年由喬許哈奈特主演的《第三者》被玩過﹞。《第四者》是一部故事亦簡同時亦艱的電影。你(妳)能說它是洗淨力強的肥皂,乾淨就好,滋不滋潤不重要,但稍加留意,便會發現劇中每個人物說的某些話、做的某些事,對誰說、對誰做,一點點一滴滴都可能頓時幻化為珍貴的精油,粗不粗俗、高不高級,取決於你(妳)愛不愛、要不要一線之隔﹝或許還包括性不性﹞。



克里斯庫柏飾演一名中年有成的已婚〝〞好男人﹝一方面是背景年代之故,另一方面是真正的好男人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新舊之分,我說太陽底下的傻女人吶﹞,這當然是表象,暗地裡與瑞秋麥亞當斯偷情才是真相,而把情婦介紹給玩世不恭的好友皮爾斯布洛斯南認識便已預告了未來落得狼狽的窘相,最後,克里斯庫柏竟異想天開選擇以謀殺派翠西亞克拉克森飾演的妻子來代替離婚的醜相,原因是不忍妻子會受不了遭受背叛的打擊,孰料一報還一報,到底是妻子討客兄在先讓丈夫戴綠帽?或者丈夫外遇讓妻子蒙羞於後?A與B,B與C,D旁邊又出現一個E,這就是《第四者》情節有趣,但箇中的親情、愛情、友情的詭譎卻讓觀眾的腦子深思地轉到不太有趣之處。



事實上,《第四者》絕不是片商大肆宣傳或國外影評大力讚揚的Comedy,它是黑色、它有狡黠、它更沉重,卻絲毫不帶有喜劇的輕盈。當婚姻埋葬了愛情後,親情變成終了只為尋求一座能夠泊岸的棲身港口,僅剩全身而退的安全性與便利性,無論港口在哪兒,燈塔照得到已足夠,第三者所吹皺的一池春水,才有乘風破浪的快感可言;「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左右都不是為難了自己」,當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兄弟的哥兒們對自己的外遇對象虎視眈眈時,為難的其實不是自己,而是掀開人類獸性的面紗罷了;當妻子給予的親情是被好兄弟洗腦後的被動行為時,那一點都不足堪慰,對丈夫而言,只是自我催眠的慰藉;當情婦擺盪在兩個好朋友之間時,即使面容宛如天使,都是墮落,她放了一把火,燃燒試煉著兩個男人,看他們自相殘殺,自個兒卻好端端作壁上觀。


《第四者》不是一部政治正確的電影,不管誰極力表示愛情世界本就無是與非,追你(妳)所愛天公地道,片中卻沒有任何人是清高的政治家,人人都是潮來潮去的短暫政客,謊言被精雕細琢,多堅固的情感皆可被輕易挑撥,犀利地會讓人想重新審視週遭一遍,搞清楚是敵是友、是真愛或錯愛。


我沒看過本片編導艾拉薩克斯過往在獨立製片界的作品,因此,在首次觀賞一名不熟悉的導演所呈現的電影後,《第四者》給我的觀感印象是良好的,雖說它仍非主流,但憑藉著擁有主流的卡司撐腰﹝堪稱獨立製片界之后的派翠西亞克拉克森已經很努力上岸了,懇請大家告訴大家,給她一個再次歸類劃位的機會﹞,可看性夠了,也不必過於苛求劇本在許多時候給我們的實在太淺,時常要勞駕我們自己感受到某個點後自由心證或自我融入後再發想,更甭提瑞秋麥亞當斯的情婦一角被花瓶化地堪憐﹝我知道她始終很花瓶,但看得到她想長進了﹞。至於克里斯庫柏這號人物,愛看電影的朋友們若還有眼不識泰山這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話,那麼他在2002年為了演出得獎之作的《蘭花賊》而硬生生打落門牙和血吞的犧牲之舉就真的枉然了。而一致公認史上最帥的前任007呢?嗯......撇開超凸的肚腩與永遠的101號表情不談,在《第四者》裡,他,還是帥的!



《第四者》最大的敗筆莫過於丈夫謀殺妻子的手法,任誰看了都會聯想起1990年讓傑瑞米艾朗在奧斯卡封帝的《親愛的!是誰讓我沉睡了》,是編劇太拙劣?或是在向前輩致敬?又或者只是為了向觀眾用力強調藥罐子必須時時不離身,身體可以亂破病,藥可不能隨便亂吃,尤其還是枕邊人餵的藥?



敗筆雖敗,可喜的是驚喜處處綻放。例如丈夫、妻子、好友、情婦四人於餐桌上舉杯交會的那一剎那,每個眼神之間的交流盡是算計機巧,男人有秘密不能說,女人不也是心機重重?!他們都在耍著小聰明,幸福好似赤裸裸躺在眼前,卻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動輒易碎,無人真正勝出,即便擺個擂台多來個幾回合,終究敵不過「有些人會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不幸上,但有良知的人不會這麼做」這句既迴盪在四人耳邊卻又讓眾人皆墨的做作之語,各個皆是從未獲得大智慧且四面楚歌的愚者!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ple
  • 馬可兄,今天好啊!

    在德國有沒有多喝點啤酒啊?我大二的時候和同學一起去德國兩個月學徳文,哈哈,現在的程度大概只能看看保養品的說明書!

    言歸正傳,上週才在家跟老爺看完<第四者>;說真的一開始我不是太大興趣,除了前007還吸引我(小學的周一晚上我常熬到11點看他演的龍鳳妙探,他依舊風度翩翩,但女主角實在老得太沒有保養了。)不過是老爺挑的DVD所以我就乖乖的一起看,咦,出奇的有趣,很有黑色幽默的味道;不過我很欣賞那位太太的風韻,派翠西亞克拉克森雖然不甚有名,但她有磁性的嗓音以及優雅的神韻很吸引我,希望我50歲的時候也有這樣的舉手投足。

    剛好這幾天我又看了一次<郵差總按兩次鈴>,傑西卡蘭芝年輕的模樣真是動人。一個要殺妻一個要殺夫(看得我忍不住跟老爺說如果變心了請直說千萬不要殺我…當然我沒說出口的是小心我砍他…哈哈哈哈哈!)

    我喜歡你下的標題--四面楚歌的愚者,妙不可言!

    昨天我終於看了brothers & sisters第三季的第一二集,莎莉菲爾徳真的演得入目三分,我也沒想到她輸給了<金權遊戲>,可能去年已經得過獎了今年要換一位。就像跟你想<越獄>一樣的心情,還能怎樣越獄呢?還能怎樣兄妹呢?果真還能,<世紀交鋒>的編劇真該請益一番。

    我回來了,一切還行,至少又可以天天一杯咖啡囉!咱俩繼續空中啤酒咖啡的乾杯吧!
  • 又是一個巧合,我大學時副修的剛好就是德文,不過妳強多了,還看得懂保養品的專有名詞,我是落得只能Guten Tag。

    哈哈哈,這時我可得要大聲說《龍鳳妙探》我沒看過,因為人家大概還小Maple一期!﹝群眾:說有多不要臉就有多噁爛!﹞

    我欣賞派翠西亞克拉克森,我一直覺得她和瓊艾倫幾乎是同一掛的,只不過瓊艾倫的星運好點,但兩相比較,我還是愛瓊艾倫多些,永遠記得她在《白宮風暴》裡飾演尼克森夫人那冷峻的苛刻演技,就是這一部讓她成名也讓我開始注意她。

    (看得我忍不住跟老爺說如果變心了請直說千萬不要殺我…當然我沒說出口的是小心我砍他…哈哈哈哈哈!)
    ↑ 這一段我看了好多遍,每看必狂笑,愛死妳的幽默了!

    其實,我不喜歡潔西卡蘭芝,我也說不上來,不過她和山姆謝普的配對真的是郎才女貌。《郵差總按兩次鈴》是我國中時租錄影帶來看的,金正就夭壽ㄟ ~ ~ ~

    我還沒去看我們的艾莉啦,這幾天剛回國馬上就去上班,忙到連照片都還沒整理,急死了。我想妳應該知道我真的不喜番葛倫克倫絲那個肖查某,她的確是演技好,但別譙我,難道妳不覺得就算她不演肖查某,她仍是長得一臉瘋婆樣嗎?礙於長相,正派的角色就是不像,演來演去大部分都是有心機的女強人,戲路太窄,連片商也不敢賭她別的戲路一把。

    妳知道嗎?我看《越獄風雲》第三季時,真的只要片頭配樂一下,我的情緒就整個激昂了起來,太High了啦!

    李馬可 於 2008/10/18 21: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