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讓我想想先,這事兒該從何說起好呢?


故事帶著戲中戲的味道,可以用倒敘、插敘來增加戲味,問題是,這裡是平面媒體〈是地,只有文字當然可視為平面〉,兩種手法無法如大銀幕那樣完整呈現出本人的遭遇,索性就平鋪直述從頭說起吧。


進入故事之前,在此先答謝各方友人大德的貼心呵護與關懷,未免大家持續追問我的近況而令雙方不勝其煩,這篇文章獻給所有向我問安過的人,至於知情卻連一句問候都沒丟過的人呢?謝謝你們讓我對於朋友的定義有了更深一層得道的領悟。


 


話說前不久新加坡四天三夜的走趴之旅,同行的一名男姓友人與我同房。第一天剛抵達飯店,向櫃檯登記後,拿了門禁卡,進了電梯,出了電梯,按照房號指示牌向著房間走去。走到定點,插進卡片,綠燈亮起,推開房門,媽的ㄌㄟ!一陣無法言語形容的濃濃刺鼻味迎面襲來,有味道、沒感覺〈若有阿飄太兇,本人的太陽穴會強烈抽痛〉,床鋪、浴室乾淨整潔,雖不滿意至少可接受,第一晚,安然無恙。


第二晚,由於連趕了唱K以及到舞廳走跳兩攤,一群人皆High得鏗鏘到不知幾更才回到飯店在床上躺平。


當晚,有怪事了。


不知睡了多久,翻了一下身,睜開惺忪的睡眼,矇矓望向隔壁床的友人。


「人ㄌㄟ?」被子半掀地攤在床上,枕頭歪向一邊,就是不見人影。


有氣無力地勉強喊了幾聲友人的名字,沒人回應。體力再也不復當年,兩攤就讓我虛脫到只能力不足地遙望著浴室,即使心有餘也沒辦法起身走去探個究竟。


幾點?原諒我的視覺神經和大腦運作找不到連結點。


終於,我醒了,扭動著頸肩艱難緩慢地直起腰桿,友人在一旁恍神地坐著,雖然無神,卻看得出早已梳洗完畢。


「昨晚你去哪裡?去散步嗎?」我的老天爺,就算我認為事有蹊蹺,怎麼也沒想到會連「散步」這種詞都出口了,試問,有誰能在徹夜酒肉狂歡後不睡覺,還能氣定神閒地在夜半時分出門悠哉散步?更何況還是在異鄉。我錯了,在我說出那兩個字的當下我就知道我犯了大錯了。


「恩......我覺得這兩天一直很不舒服,只要在房間裡就會頭暈想吐,可能昨晚又喝太多酒,狀況更糟,受不了就到樓下大廳外的木頭椅子上睡覺。」友人吐著一字一句,雖然我的太陽穴沒明示我,但真的有暗示的感覺了。


「你怎麼不睡在大廳裡?至少有冷氣有沙發啊!」


「對厚,我沒想到ㄟ,害我還在外面滿頭大汗又被蚊子叮得滿頭包。」


他中招了!我沒明說、他沒明講,兩人卻心知肚明。


 


飛機落地桃園後,友人馬上由家人陪同去廟裡燒香拜拜。另一名同行的女性友人則在結束旅程的隔天連續重感冒半個月。我呢?還暗自慶幸自己好端端啥鳥事都沒有哩。


我又錯了,在我出現那個天真的想法、又得意地沒去向媽祖娘娘報到後,我就知道我又犯了大錯了。


原來,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兩個星期前的某晚,洗臉時,手指莫名奇妙地使著吃奶之力,接著天外飛來一指直往鼻孔插去、外加走位了一下鼻樑軟骨,整個就是一個痛到......〝幹〞!顧不得濕髮水臉、阿宅衣褲,馬上衝向巷口耳鼻喉科診所掛號,診斷結果是鼻黏膜發炎紅腫,最可悲的是,醫生詢問我發生什麼事時,我竟然羞到根本不敢把實情托出,只好胡亂瞎掰自己被撞到,被啥撞到呢?天ㄚ,我現在都不記得是掰啥藉口了。


蝦咪「一天一顆蘋果,醫生遠離我」,虧我家裡冰箱最不缺的水果就是這一味,只能說「人類遇到飄,道理隨風飄~~~


 


你們以為事情就此結束了嗎?當你們這樣想時,就換成是你們錯了,哈,我就知道你們犯了大錯了。


這枚阿飄先生或小姐〈我看不到他或她,但他或她可牢牢抓得住我呢〉可不比飄逸柔美的小倩會和我玩家家酒的兩小無猜,阿飄插我、捅我〈嚴肅,當然是鼻孔〉,天曉得〈不,是鬼曉得〉這枚阿飄兇得很,過沒幾天,阿飄又撞我、敲我,有別於上回的武器是我自己的手指、媒介是洗面乳,這次的武器則是〝鐵錚錚、硬梆梆〞的鐵柱、媒介是仍和我脫不了甘係的MP3


這天早上,急急忙忙地出了家門往市政府捷運站1號入口狂奔〈沒錯,我又遲到了,自從他馬的520上任後,不僅帶賽建神整季報銷,就連我也被煞到天天遲到,咒怨之深可比阿飄〉,以短跑的加速爆發力千軍萬馬之勢奔向月台,就在車廂即將關門之際,我靈巧地鑽進去了。如今,回想起那一刻,我多盼望當時的劇情能夠變成像《雙面情人》裡的葛妮絲派特洛那樣沒搭上那節地鐵,那麼,接下來發生的衰事可能有轉運的機會也說不定。


很快,快到意想不到;很賽,賽到沒人想像得到目標明顯的直立式鐵柱站著不去撞,反而是在屁股往椅子一坐後 → MP3的耳麥線太冗長纏繞著脖子 → 仰頭往後一甩以便瀟灑地把耳麥線甩到耳後 → 沒想到耳麥線沒甩成功 → 倒是把後腦杓不偏不倚地甩向鐵柱直中紅心 → 賓果!


......呀!媽媽......咪呀!媽祖......娘娘呀!


撞擊的聲音......大聲......大聲......天殺的大聲到前後左右只要有生目睭的人全都盯著我瞧了!


場面之誇張,我都想叫他們有本事最好趕緊拿支大聲公向隔壁車廂昭告有人笨到坐著撞鐵柱了啦!


..................想吐......想吐......還是想吐..................我是優雅帥氣、毫髮無傷、若無其事、堅忍不拔的〝忍者〞


想看我出糗?除非我當場一頭撞死!不然就等下輩子吧,因為你們沒機會了!


當下心裡只有兩個想法:


1. 這枚阿飄金正他媽的有夠兇!


2. 幹恁娘,有種就活活玩死我,不要只會不時地陰我,當阿飄當成這副德性真的有夠下死下症!


 


拖著暈頭病體進了公司,不唬爛,我啥都不會,就是忍功一流,無論是犁田、脫臼、頭破血流、顳顎關節移位、頭撞各大小門簷,本人通通親身體驗過,就是沒有這次痛徹〝腦〞扉。


下午請了病假,先往公司就近的行天宮參拜關老爺,順便讓師父收驚,對了,貼心叮嚀一下,若是覺得事事不順,卡東卡西卡到陰的話,收驚時記得提醒師父為此道而來,那麼師父收驚的方法會和平常稍有不同,大功告成後會向收驚者道聲「平安」!P.S. 可以的話請盡量跟師父說台語,師父們幾乎都是慈祥的道地本土阿嬤,千萬不要到了廟裡還蓋高尚撂著北京話。〉


接下來我去了台大醫院掛急診,一個渾身〝菜味〞的菜鳥實習醫生來幫我問診〈他真的只有口頭問,我那顆受重創的頭殼他連看都沒看〉,不多不少,6分鐘,真的只有6分鐘就結束問診,「他以為6分鐘就能讓我護一生嗎?」我暗自滴咕著。


最後,我拿著藥單向藥劑師領藥,我問那位女士是什麼藥?


9顆普拿疼,13顆,6小時吃1顆,不需要飯後吃。」


「幹恁娘!」我內心暗潮洶湧、波動起伏喊著我最愛的口號。


普拿疼?!我還需要來全國醫療資源最完善的台大醫院買嗎?!再者,我家的止痛藥甚至還有百服寧,就連普拿疼都還是加強錠啦!我還需要台大醫院來教我飯前吃或飯後吃嗎?!一天吃3顆也太過份了吧?!想讓我肝變黑白、敗腎去洗腎嗎?!


更慘烈的是,當我去結帳聽到出納小姐說:「700塊。」時,我眼睛傻到快瞎掉。


700塊嗎?」我提高音量質疑著。


「是的,700塊,收據請保留好明年可以扣抵綜合所得稅。」出納小姐表情既認真又嚴肅。


「幹恁娘!」此時我又在上演內心戲了~~~


差點把頭撞到變康安,卻花700塊到台大醫院買9顆普拿疼?!還要讓出納小姐教我醫療收據可以扣抵綜合所得稅?!這需要出動一個出納小姐來教嗎?!我還知道扣掉的錢是必須先乘上6%哩,700 X 6% = 42,好唄,扣掉42塊,等於花658塊到台大醫院溜達,這有比較便宜誘人嗎?!


 


衷心期盼「舉頭三尺有神明」來收妖,而不是「舉頭三尺有鐵柱」來撞邪!


 


CAST


左:最賽臨演 ~ 小淫  中:最賽男主角 ~ 李馬可  右:最賽臨演 ~ 可人兒



↑ 最賽鋼鐵人 ~ 阿飄


 


Theme Song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擅長毀滅自己的Sophia
  • ......
    好在我沒有這種經驗 希望一輩子都不要有....
    不過 去大醫院看醫生 我倒是有一個很不好的經驗
    我有一次 感冒咳了3個禮拜 診所的醫生 就幫我開轉院證明
    要我去大醫院
    結果醫生問我說 你哪裡不舒服
    我跟他說 我咳了好久 咳到肺好痛
    這時 醫生很正經地說了 肺沒有神經 不會痛!!
    我心裡的OS是 是我不好 我沒有好好念書 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的痛
    真是有夠機車的 管我肺會不會痛 反正我就是咳到快死了就對了!!
    所以 我對於去大醫院看醫生 非常反感
     
     
     
  • pig lady
  • 好啦好啦~等弄好就跟你說
  • pig lady
  • 切~「忘記那個格友是誰..」有說跟沒說一樣....純粹廢話!最好我還能開天眼啦
  • pig lady
  • 沒有遇過直接接觸身體的....但看到被嚇到的有一些,呵呵
    我還沒去開版,我是自己在網路上查,聽大家說好像不錯,上傳相簿或是網頁設計都不賴,我很多朋友都在無名,但聽說現在許多無名都搬去痞客邦,唉~我也不甚清楚。至於之前那些文章我是直接剪下來貼在ward檔保存,總是一個紀念啊。不然你也可以兩邊寫,以後看情況再決定慢慢收掉哪一個,我好像一直在這裡出鬼主義,哈哈
  • liz
  • 口憐的 Marco ....
    遇到阿飄... 還要花 700塊買 9 顆普拿疼....
    真是給他好樣的阿飄..... 不過... 阿飄到底走了沒啊?!...
    要是再醬子繼續下去.... 應該不掛也半條命沒了捏.....
  • pig lady
  • 我只有打聽那個地方的好用,但pixnet純粹就是部落格網站,所以我想應該沒有我們擔心的問題吧~你也可以問問其他人意見,大家討論一下哩。我當然也會寫啊~
    頭如果好些那就好,但還是要多休息。所以,你是在清鼻孔就是了,只是不小心弄太深,對嗎?哈哈,我還以為是阿飄抓你的手咧,但如果是也不稀奇啦
  • pig lady
  • 嘿~這麼慘你怎都沒跟我說啊,真是的.....好可憐哦
    你後來還有去別家醫院看嗎?沒有照個X光片啊?記得,如果最近還有噁心感要再去看醫生哦,不過,我可以想像那有多痛,但是鼻孔那個是怎樣?怎麼會把手指插進去的?是你滑倒還是他抓你的手啊? 奇怪......  不過說到出國遇到阿飄,我也有同樣經驗耶,而且兇狠程度絕不下於你們遇到的,相當相當恐怖,那時候我也超級慘,上吐下瀉,虛弱到幾乎不能走動,難過到不行,說起來是很長的一個故事,你有興趣找時間再講給你聽...總之,要保重哦
    啊~對了,我還沒去申請痞客啦,那你有要搬嗎?
  • ilouise
  • 9顆普拿疼,1天3顆,6小時吃1顆,不需要飯後吃。
    ↑ 對不起, 原諒我, 看到這實在忍不住... 哈哈大笑
  • 不只妳想笑,我當時要不是氣到發癲,不然若換成我是第三者在旁邊看到這一幕的話,我鐵定要笑到讓藥劑師聽到,笑完再原地轉三圈後地上打滾!像《食神》裡的好姨那樣滾!

    李馬可 於 2008/12/13 05: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