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妳)愛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那麼你(妳)會對佛森歐茲派特(Ferzan Ozpetek)愛屋及烏。

 

如果你(妳)對西班牙的巴塞隆納念念不忘,那麼你(妳)會對義大利的羅馬流連忘返。

 

如果你(妳)曾為愛情心碎,那麼你(妳)會在《熾愛》中羅織的情愛天堂裡找到一絲支撐的力量。

 

如果你(妳)又煙又酒、吃喝玩樂、性好漁色、熱中美人,那麼《熾愛》會教你(妳)如何生活。

 

如果你(妳)是濫交的同志,那麼《熾愛》會讓你(妳)看到什麼是堅貞。

 

如果你(妳)是堅貞的已婚者,那麼《熾愛》會讓你(妳)認清配偶的外遇可能是濫交的開始。

 

醉人的音樂、迷人的演員、動人的故事、簡約的畫面、鮮明的配色、拉丁的悠哉,成就了《熾愛》這部美得過火的家庭肥皂劇。

 

 

還記得他嗎?已出櫃的導演佛森歐茲派特曾公開稱讚最喜愛的男演員之一、在導演於2003年闖出國際知名度的前作《外慾Facing Windows》中玩弄多角感情的雷歐波瓦(Raoul Bova)(PS. 就是那隻曾在《托斯卡尼豔陽下Under the Tuscan Sun》中把好萊塢最美的熟女黛安蓮恩迷得團團轉的義大利頂級種馬啦),很抱歉,他沒參與《熾愛》這部片,提到他純粹是為了讓大家更明白導演在挑選演員方面〝一貫俊美〞的堅持,而導演的慣性則成了觀眾對電影的習慣。當然,《熾愛》繼續承襲這項〝優良傳統〞,並且在男女、異同之間發揮得無比灑脫。

 

好看的明星可以彌補劇情的不足;好看的明星也把劇情的美好更加神蹟化。

 

 

達維與羅倫佐,同住一個屋簷下,有愛有性,並擁有一大群好朋友圍繞支持祝福,一幅此情只應天上有的圖像,讓人不免想慨歎道:「人生難得幾回醉,就醉這一回吧!」

 

達維的愛,為了羅倫佐的生而生,也為了羅倫佐的死而滅。

 

愛情,可以一灘死水,可以生生不息;可以朝夕之間,可以朝朝暮暮~~~

 

 

天下父母心,尤其要陽性的父親承受膝下的兒子是個陰性同志,更教人情何以堪?尤甚者,兒子還英年早逝,更折人的是,非得在失去兒子後,才了解兒子生前的居處環境、愛人是啥模樣,謎底揭露前後的不解與釋懷,是活受罪的應許?或報應?

 

愛情,可以分手後體悟;親情,無法割捨後諒解~~~

 

 

蘿貝塔(PS. Ambra Angiolini飾,美得懾人,活脫脫宛如義大利版的小潘潘,怎不令人生疑佛森歐茲派特的確事事向阿莫多瓦看齊?!)對於羅倫佐的愛,一種脣齒相依的矛盾,讓陷於泥沼的自溺更加無法自拔。

 

在停屍間,她看到的不是羅倫佐的屍體,而是朋友們互道安好的和樂。

 

她知道要停止幻想,但這場白日夢卻無限延伸,幻想,讓人無所作為;白日夢,讓人得到解脫。

 

羅倫佐生前,愛情之於蘿貝塔,是奢望;羅倫佐死後,友情之於蘿貝塔,是渴望~~~

 

無論奢望或渴望,至此,再也盼不到一個希望!

 

 

安東尼歐與安潔莉卡,育有一雙子女、貌合神離的夫妻。兩人世界對於丈夫而言太狹隘,需要第三者來增加自我的存在感。

 

丈夫說:「『又』戀愛了,在公司轉角的咖啡館。

 

妻子頓悟了,她不是〝又〞字的共同主詞,而是被告知結果的被動受詞。

 

丈夫覺悟了,天真地以為坦白從寬,天真地以為妻子會為他高唱《愛的真諦》:「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

 

丈夫忘記了,妻子不是耶穌,是會嫉妒的凡人。

 

天真,永遠是個錯誤;愛情的字典裡,永遠只有「抗拒從嚴」!

 

丈夫、妻子、第三者,攤牌,讓丈夫變得更懦弱;讓妻子變得更脆弱;讓第三者變得更理所當然。

 

外遇,終究是一場〝目中無人〞的懲罰遊戲,丈夫看不到妻子,而讓置身事外的第三者成了勝利的行刑者;妻子的身影淹沒在丈夫的盲目中成了待宰的受刑者;而丈夫,無形中則成了刑台的主宰者,他的懦弱,便是刑具。

 

註:題外話,本片若被好萊塢翻拍,丈夫一角絕對要〝注文〞羞羞臉的休葛蘭(Hugh Grant)唷!這角色左看右看都像是為他量身訂作似的。

 

 

肢體的觸碰,低估了性愛的衝擊,醜化了性愛的天性!


心靈的交流,高估了愛情的價值,美化了愛情的故事!


性與愛,在身體熾熱與靈魂伴侶之間游移......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