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格列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讀!
嚴重警告:本格內容充斥暴力與腥羶色之字眼,未成年者請勿擅自閱讀,若真的很癢忍不住,請由父母陪同閱讀,若父母沒空,請由兄姊陪同閱讀,若兄姊不幸跟你一樣幼齒到未成年,那麼李馬可謹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本格與您有緣無份,謝謝別聯絡!


下午一點三十分,揉著惺忪的雙眼從紛擾的辦公桌上慵懶地抬起頭來,半趴半坐、無意識地胡亂點閱著新聞觀看,嗯......該說是視線掃描確切些。猛地,眼睛專注定格在我的偶像「西恩潘導演路不回頭」這則新聞上。內容寫著西恩潘完成了第四部自編自導的電影《荒野生存》。


「很吸引人的片名。」我心裡想著。繼續拖著滑鼠往下瞧。影片改編自美國知名作家強克拉庫爾(Jon Krakauer)的暢銷紀錄文學作品《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


「十年了,終於等到好萊塢要改編這則真實故事;十年了,距離閱讀這本書已過了六分之ㄧ甲子;十年了,18歲的熱情與夢想,如今彷彿又垂手可得;十年了,竟然還是自己的偶像來幫我喚醒塵封於稀落書架上的這本書的記憶,更是彌足珍貴......」無數個可話的十年忽然以排山倒海之姿直衝腦門,我以無聲的嘴型自言自語著(PS. 這一直是我過人的強項,我自己非常清楚,清楚到明知旁人以看龍發堂堂員的眼神審視我,我仍不以為意)。


 


「三毛的北美洲男性分身!」這是十年前看完第一章節就下的結論。


1998年,因著我已不復記憶的某雜誌頁尾精簡概要的新書介紹,言簡意賅的字句撼動我心,二話不說,馬上騎上小綿羊往金石堂的方向邁去。書藏在不起眼的位置,找到後如獲至寶,我永遠記得看到封面的悸動:一輛溶雪的廢棄公車,一枚坐在車頂、形單影隻瘦削的背影,我看不到這背影的眼神,但我卻似乎知道這背影看到了他即將死去的極光。這就是我和這本書的緣分,我相信。


1992年,這具男屍在阿拉斯加一輛廢棄的公車旁被發現。男屍來自華盛頓特區,畢業於長春藤名校,名叫克里斯麥克肯多斯,家境富裕,他卻選擇遠離〝公認〞的光明的未來,獨自走入入世之人所謂的鳥不生蛋的阿拉斯加曠野,他要證明什麼?他要追求什麼?證明資本主義的無稽?追求出世之人脫俗的心靈光明?即便作者踏遍千山萬水追隨他走過的足跡;搜集他寫過的〝語無倫次、跳躍式思考〞的日記與信件;就算我們用心讀完整本書、用力體會他的心境,一切,皆無疾而終也無以名狀。


 


如果三毛是個居無定所的旅人;克里斯就是個狂野不羈的浪人。


三毛屬於擁有浪漫情懷的傲氣文人;克里斯歸類未知今夕何夕的游牧民族。


三毛漂泊又泊岸,讓人心神嚮往的新女性主義;克里斯泊岸又下海,令人為之鼻酸的孤芳自賞。


三毛再怎麼流浪,始終在資本主義間游走;克里斯再怎麼追夢,終究似困獸之鬥於三不管的無間道。


三毛浪跡後雖有荷西的歸宿,卻也痛失未亡人的身分,徒留一串謎般的死因;克里斯走入曠野後,只能擁抱環山,留下一具默默被阿拉斯加笑納的屍體。


他們身體都在流浪,卻不曾迷失最初的本心。


他們本心都在追夢,夢,仍止步於藍圖,未圓......未竟......


 


我景仰三毛,那是一種激勵原始人性的愛恨嗔癡。


我佩服克里斯,那是一場與生命力打賭的勇者表現。


我迷失自己,忘記了劉德華在《追夢人》裡不顧一切的衝勁,現實讓人低頭,那是一聲不得不的哀號。


 


三毛越過撒哈拉~~~


克里斯走過阿拉斯加~~~


他們已沒有未來,但他們的過去不是夢,因為,他們追過!


 


後記:



本書改編的電影版已於9月21日在美國作小規模的口碑定點放映。目前IMDb8.7顆星超高評價,秋季檔奧斯卡前哨戰第一砲,可望壓寶期待,敬請各位愛發夢的影痴們,即刻搶閱原著先睹為快!等不及的呢?那......就看電影預告片解癮吧!

創作者介紹

愛,想起來太哀傷......To be continued

李馬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梳髻~
  • 追風箏的孩子已經上檔了!不曉得馬可兄有沒有看過這本書
    不愛看書的人愛看的書 ( 1 ) →在這分類裡 才僅這一篇
    會不會 也太少了一點 呵呵...我知道馬可兄是很忙的
    不過 這本書 還真的沒看過
    有機會一定會找來看的 畢竟 已在不知不覺中成為馬可兄的信徒
    等到我會發光發亮的時候 再去找馬可兄吧!
    哇哈哈... ←書念太多的症狀群...
     
  • 三腳貓
  • ㄏㄏ
    我也有看過這本書耶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 haha
  • 請問恁爸是台灣人這個mark可以盜用嗎
  • HeHe,那是串聯貼紙,當然多多益善囉!

    李馬可 於 2009/11/02 15:56 回覆

  • LOUiSE
  • 我是某天先轉到電影才買書來讀(還在翻, 呈人字形躺著) 目前覺得電影比書好.

    電影印象最深刻的段落是他殺ㄌ隻動物, 想實驗利用煙燻製法來儲藏食物... 結果失敗, 他萬分懊悔不該殺ㄌ牠.
  • 可能我本來就偏愛傳記類的真實故事,所以我覺得書和電影一樣好......哭。平心而論,《阿拉斯加之死》這本書是挑人讀的,不是說會喜歡它的人就多有水準,而是具有乖僻性格的人會比較容易融入其中的意境,對,我在說我乖僻。

    李馬可 於 2011/02/21 00: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